第一百六十六章

作者:玉搔頭書名:快穿類別:其它類型更新時間:18/03/26 20:35:29字數:8624

兩人離開了人群后,蘇嫣立馬就把她遇到羅心榆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特別是關于羅心榆手上血珠子的事情,更是重點提及。

“師兄,三谷連戰無法向外傳遞消息,但我擔心遲則生變。何況,那羅心榆遭到我的刺激,我怕深淵血獸那里會有異動。因此,我想捏碎玉牌,先退出這三谷連戰。”

蘇嫣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如今時間才過了一半。她本來的目的就不是奪得好名次,順便歷練什么的,羅心榆才是她的目標。

“師妹,我覺得不妥。如今你我實力低微,而且你就這樣出去,怕不明事理的人反倒認為你胡說八道。不成元嬰,難以助力此事。你我二人一直壓制修為,如今既然有要事,不如直接突破,使得陣法自動排斥我們,以此離開,也全了宗門的榮譽。”

蘇嫣考慮了一番,雖說在三谷突破危險系數比較大,但這樣比較符合當前的情況。實力永遠是第一的,她要是元嬰,絕對會是新一輩的領頭人之一。她的話語權以及隱性的權力會無限上升,對于接下來的大戰至關重要。

“師妹,我幫你護法吧。”

看出蘇嫣有些猶豫,玉箐猜想到對方的為難。兩人之間不能同時突破,以防出現他人偷襲的情況。但是不論誰先突破,都會面對一個情況,那就是在此孤身奮戰。

“師兄,我……”

蘇嫣雖然很想突破,但她沒有羅心榆這種穿越者以自己為中心,玉箐的這番話無疑是給她一份機緣。

“師妹,我知道那羅心榆的奇怪,而你對她的過分關注和忌憚根本不僅僅是仇人的表現了。我不知道你需要做什么,但我覺得,你做的對我們來說是好的。師妹,我畢竟是你的師兄,當然要護著小師妹你啦。時間緊迫,希望師妹不要再和師兄客氣了。”

蘇嫣沒想到玉箐觀察如此細致,對方對她的關心顯然是把自己當作妹妹來愛護的。

“師兄,謝謝你。那么,就請師兄收下這些東西。”

除了琉璃羅盤和劍她還需要用到,蘇嫣把很多丹藥和法寶一股腦兒給了玉箐。她畢竟是蓬萊宗長老的女兒,自從知道自己的女兒差點身死,作為父母,玄虛長老他們暗中又給了蘇嫣很多東西。

“師兄,你不要推辭,一個人在這,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何況,你給了師妹一份機緣,師兄若是不收下,師妹可是會有負罪感的。”

可你這給的也太多了吧?!

玉箐看著蘇嫣給他的,心里一暖。自己的付出被對方知道并且也維護自己,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蘇嫣給她的,有些丹藥是有價無市,對方也真的是把自己當師兄看待。

“事不宜遲,師妹,此處偏僻,我們開始吧。”

收起別的心思,玉箐把東西收好后,開始幫蘇嫣勘察周圍。而蘇嫣取出了很多靈石,將他們擺放起來,形成防御陣法。同時,又在遠處設置隱匿陣法,使得在三谷里的人或者獸都不至于很快能找到他們的位置。

只是天劫一旦開始,隱匿陣法就如同海市蜃樓一般,也不知道能迷惑他人多久。

“師兄,我渡劫時候,師兄切記小心。宗派弟子不至于和我們為難,妖獸之類的就要麻煩師兄抵擋一二。”

玉箐點頭,到陣外護法。蘇嫣盤膝坐在陣中心,放開自己的修為,立馬感覺到三谷內結界對她隱隱的排斥。同時,三谷里面烏云開始匯聚起來。

清涵在三谷外閉目修煉,但感受到周圍氣流變化,立馬睜開眼。再看到三谷上方烏云滾滾,高冷的表情破功,竟然皺眉起來。

“三谷異象,這番動靜,怕是……”

清涵喃喃自語,隨即閉口不言。下一刻,趁眾人注意力轉移的時刻,悄無聲息踏入了結界。

隨即醒悟過來的其他長老,互相看了看,顯然是目瞪口呆。

谷外過谷內的人,凡是看到這渡劫的,都開始議論紛紛。

“這是小天劫!看來是有人要碎丹成嬰了!”

“小天劫竟然如此厲害,看這雷云聚集程度,怕是哪位宗門的天驕人物了。”

“……哼,這樣還能度過?怕是天妒英才!”

“……”

外面的動靜蘇嫣無從得知,她只是感受到自己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強。雷云聚集時間越長,表明強度越大,一方面是肯定她的潛力,但另一方面也代表危險系數上升。

她不過是金丹期,還沒那么本事,像別的主角那般敢到雷云里面去攪和。不知道是不是和深淵血獸有天生敵對關系,蘇嫣在這種高度精神緊張的時刻,感受到很遠的地方有一股躁動的能量。

雷云聚集,風聲鶴唳。似乎感受到自己的強大,第一道雷劈了下來。

“果然是小九天劫,看這雷的顏色,似乎還是加入了五行雷劫,呵呵,待我不薄呀。”

作為當事人,蘇嫣能看出雷的威力是加強版的,掏出了琉璃羅盤,第一道雷蘇嫣還是面不改色擋下。原主天之驕女的名聲可不是浪得虛名。只是原主按照正常劇情,渡小天劫的時候應該是小九天劫,而不是因為她的緣故,多加了一重。這下,讓蘇嫣都對接下剩下的八道,有點忐忑了。

如果她此時用了自己的本命武器,就是作弊,這時候作弊世界天道是不允許的,回頭雷劫變異就得不償失了。

蘇嫣取出了劍,她最擅長的是音道,其次是陣道和劍道。對于其他的,雖然會卻算不得其中佼佼者。此刻,她就用陣與劍,來度過玄冰仙子的小天劫。

“蘇嫣,取出你的箏,借用玄冰仙子的力量,以及通過此次小天劫,強行突破元嬰。”

荔枝的聲音忽然在腦海里想起來,蘇嫣聽到之后,來不及詢問原因,就把箏拿了出來。她相信荔枝不會害她,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通過這次考驗。

九彩琉璃箏一出來,雷云翻滾。本來打算劈下來的雷卻是暫停了,但是,雷云擴大,別說整個巨大的三谷,就是谷外都能看到。而且,雷云顏色更加的深,原本是藍黑色,漸漸如黑墨一般,同時,又不時閃耀著五顏六色的光芒,仿佛一條七彩雷龍在其中翻滾。

“蘇嫣,你的箏本來九根,但實際,此箏乃是十三弦。此次過后,你將面對的將是這把箏真正的力量,七情六欲。”

荔枝的話讓蘇嫣的手都頓了一下,能讓荔枝那么鄭重說出來的力量,絕非等閑之輩。而且,看箏出來時候雷云的變化,蘇嫣就知道有多令天道忌憚。

忽然,雷劈下來,卻不是蘇嫣的方向,而是遠處。但就是這一道,讓蘇嫣心驚膽戰。

“吼!”

整個三谷都聽到了這聲吼聲,修為低下的直接雙耳流血。

“不好,是深淵血獸,因為這雷劫,怕是這里的妖獸要暴動了。”

“快快快,捏碎玉牌,我們快點傳送出去!”

“快,趕緊撤退,同時通知各大宗門,妖獸暴動了!”

緊急措施迅速啟動,而幫蘇嫣護法的玉箐看著這變化也是不知如何。就在他打算誓死保護師妹的時候,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你出去后,迅速回到宗門報告此事,不過,別把你師妹的渡雷劫給說了。”

“師尊,是。”

玉箐知道此事嚴重性,高興于自己師妹的強大和潛力,但妖獸暴動如果被人知道是自己師妹引起的,怕會認為師妹是罪人。玉箐捏碎了玉牌,有師尊在,那師妹應該就沒什么事情。

“真是……令人懷念呀……”

清涵說出的話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果然,比起以前來弱了那么多,卻還是那么強勢呀。”

蘇嫣眼角看到清涵來了,而且還有點目光復雜。但此刻她來不及思索,精神高度集中。沒有任何雷劈下來,但是受到的壓力壓迫著她,就很讓她感到窒息。

“乾坤八卦,兩儀生太極!”

琉璃羅盤直接震碎,露出核心的伏羲八卦碎片,同時撐起來一道防護罩,讓蘇嫣獲得喘息的機會。

第二道雷劈了下來,不是之間第一道的烏黑如墨,而是潔白無瑕。蘇嫣劍一揮,劍意附著其上,抵擋住了。但是部分的雷的能量順著蘇嫣的身體,傳達到箏上,也對蘇嫣造成了傷害。但是同時,丹田內金丹迅速修補,同時借助能量在鍛煉自身。

蘇嫣感覺很痛,但是下一道雷劫不給喘息又劈了下來。她只能迎頭抵擋,防護罩幫她削弱一些威力,但還是對她身體造成很大的損害。因此,不過是第四道,蘇嫣就吐出了一口精血,同時看起來凄慘至極。

“天羅地網,起!”

蘇嫣開啟陣法,這本來是囚禁人并且吸收內部攻擊的,被她改了一下,用來抵御外部攻擊。同時,她奏響了琉璃箏。

宮商角徵羽文武,這是琴,而她的琉璃箏沒有箏的弦多,而彈奏之法也格外獨特。她每次只能彈奏一根弦,但是此刻,她發現,箏本身似乎在發生變化,原本的九根弦流光溢彩,似乎都在邀請她彈奏。

又是一道雷劈下來,蘇嫣彈了第一根弦。第一根弦聲音清脆靈動,彈出時令人心情愉悅。蘇嫣聯想到荔枝所說的七情六欲,心中明悟,這根弦,應當是七情之一的“喜”。

七情無形,到雷遇到這無形的力量,忽然遲疑了一下。周圍出現了歡聲笑語,雷隱隱弱化,最后,柔和的通過蘇嫣身體,進入箏身。

“……”

目睹這一切的蘇嫣目瞪口呆。

接下來,按順序,剩下的六情被依次彈奏,每次都會出現不同的效果,特別是最后的“驚”,嚇得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鉆進蘇嫣身體,讓蘇嫣丹田都碎裂了一些。幸好金丹之前已經被鍛煉過,溢出來很多的靈氣修補丹田,同時,金丹上裂痕很多,元嬰仿佛就要破殼而出。

箏本身發生很大的變化,在前面七根弦彈奏后,吸收夠能量的琉璃箏忽然變寬了一些。同時,增加了四根弦的空位,箏碼都隱約出現其中。

蘇嫣抬頭望天,雷劫看來在蓄力進行最后一擊。按照以往,只有九道雷,只是如今,想來會是暗合十三之數,那么還剩下兩道天雷。

“轟!”

天雷轟下,而且竟然是雙雷齊發,同時,雷化成龍,兩條雷龍一藍一綠沖向蘇嫣。蘇嫣忽然覺得熟悉,放出小白虎。同時,按住最后兩道弦,同時彈奏。

巨大的爆炸聲傳出,天上的雷云漸漸從中間破開一道口子,一道七彩光芒籠罩蘇嫣。在其中的蘇嫣渾身破破爛爛,皮膚黑紅如熟透一般,皮開肉綻。小白虎在一邊也是如此,但隨著這光芒的籠罩,如蛇褪皮一樣,人皮直接從蘇嫣身上推下,不過是一刻時間,蘇嫣就變成另外一番模樣,更加的神圣不可侵犯。小白虎則長大了一些,眼里的靈動更加明顯,修為雖然沒有增長,但肉身強度絕對是跨等級提升了。

蘇嫣看了一眼在自己膝上的琉璃箏,此刻,十三根弦閃耀。而她一起彈奏的那最末尾的兩根弦,應該是六欲中的“觸”和“意”。

收起琉璃箏,蘇嫣看到清涵向她走過來。

“師尊。”

“雖然知道你此刻定然是精神疲累,不過,因為你的緣故,妖獸暴動了。”

“……”

蘇嫣心里很想給天道豎一個中指。

“同時,我收到傳信,深淵血獸借助這次力量,舍棄肉身,已經出來了。而且在妖獸暴動的同時,不知道奪舍或者附身到了誰的身上。現在,修真界的一場浩劫,開啟了。”

“師尊……”

“玉霜,天機本來不是這樣的。不過,既然天機不可測,那么,就要靠人力勝天了。”

“玉霜一定會盡自己的努力,平定浩劫!”

蘇嫣單膝跪地,向清涵許諾。同時,對于羅心榆的殺機迸發出來。

深淵血獸才不會那么傻選擇妖獸附身,那么只有人了。奪舍危險大,指不定還會磨損它的靈魂。那么,就只有附身最保險。

而附身,必須要本人同意。深淵血獸選擇附身的人,肯定要它信得過,同時有實力和潛力,那么,無疑就是羅心榆了。

而羅心榆明知道深淵血獸對于修真界來說是災難,卻還是讓深淵血獸附身。

其心可誅!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杨方配资 大发快三9.8倍下载 vr3分彩开奖全天记录 三峡新材股票涨跌 近期股票行情如何 江苏七位数100期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百度 广东快乐10分胆拖 上海炒股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福建快3加奖第一天狂中奖 快乐十二中奖金额图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有哪几种 51pk10全天计划网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人气最高的股票配资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