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于紅袖被人撞倒

作者:傾咔書名:棄婦當家:帶著萌寶去種田類別:其它類型更新時間:16/07/15 18:24:05字數:7010

白若竹覺得眼皮子跳了跳,沒由來的一陣心慌,她差點就跳了起來,不是于紅袖出事了吧?

王妙雙瞪了丫鬟一眼,臉也冷了下來,不悅的說:“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丫鬟被王妙雙一瞪,嚇的說話都哆嗦了起來。

“夫、夫人,是謝夫人在路上摔倒了,還見了紅”

“什么?”白若竹騰的跳了起來,把凳子撞到了也全然不覺,她沖過去扯住丫鬟的胳膊,說:“謝夫人在哪里,趕快帶我去!”

武櫻跟方桂枝也跟了過來,武櫻一把拉了白若竹說:“我會輕功,帶你們去更快一些。”說完她一把扯住白若竹和那名丫鬟,飛快的朝于紅袖離開的方向掠去。

王妙雙在那邊張了張嘴,卻不想她話都沒說出來,人家就走了。她覺得自己這個主人都沒發話,面子實在掛不住,很想當場就發作,可這時孟錦瑟也站了起來,說:“娘,謝夫人是奶奶的客人,如今在府里出事了,你還是趕緊讓人給奶奶送個信兒吧。還有,咱們也跟去看看,或許也能幫上忙。”

王妙雙深吸了一口氣,謝先生是她夫君跟前的紅人,又是三十歲可算頭回有了子嗣,如果謝夫人真的出點什么事情,別說老太太了,就是孟良升也得怪到她頭上不可。

“走,我們過去看看。”王妙雙無奈的說。

武櫻一個人拎了兩人卻能走的很快,輕功確實讓人佩服,只是白若竹如今心思根本不在其他方面了,她冷著臉問那名丫鬟,“你說下是怎么回事?還有謝夫人摔下去是什么姿勢。”

那丫鬟上牙打下的說:“原本舒心姐姐陪著謝夫人朝老夫人的悠然居去了,她們走的很慢,一直比較小心。后來席間有兩名夫人去如廁,剛好追上了就跟謝夫人聊了兩句,還跟她一道往前走,結果一名夫人不知道怎么滑了一下,一下子撞到了謝夫人身上。”

丫鬟說著嗚嗚的哭了起來,“我本來是灑掃的粗使丫鬟,剛好就在附近掃落葉,是舒心姐姐叫我趕緊來報信的。舒心姐姐撲過去墊在了謝夫人身下,好像把腰給摔壞了。”

難怪這丫鬟嚇的如此,平日里只負責灑掃,怕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

“那謝夫人是趴著摔下去的,還是怎樣?血多嗎?”白若竹又問道。

“是被那名夫人撞到了左邊,然后側著摔下去的,我走的時候血還不多,大概小孩拳頭那么大。”丫鬟答道。

白若竹心都揪到了一起,丫鬟是只看到小孩拳頭那么大點血跡,可此時天冷,衣服都穿的厚,能滲出來那么點兒,可不代表血只流了那么點兒。

武櫻見白若竹心急,勸道:“很快就到了,你先冷靜下來,才能救的了你朋友。”

白若竹點點頭,感激的對武櫻說了聲:“謝謝。”

很快,三人就看到遠處一道道的身影,這里距離二夫人的院子比較近,二夫人本來是生病沒參加宴會的,此刻帶病也趕了過來。

“就在那邊。”丫鬟急忙說道。

武櫻不由加快了速度,然后大喊:“讓一讓,大夫來了!”

白若竹看到于紅袖的時候,眼眶就有些濕了,一下子模糊了視線,她好后悔,自己剛剛真應該離席送于紅袖回去的。

不過她很快吸了吸鼻子,把心里的各種情緒都壓了下去,如今什么都沒有救人重要。

“若竹,快救救我的孩子”于紅袖不知道是嚇的還是痛的,已經哭紅了眼睛,她捂著肚子有些虛弱的說道。

“別怕,有我在沒事的。”白若竹溫和的安撫她的情緒,如果她的情緒不能平伏一些,血會流的更多。

說著白若竹蹲下給于紅袖把脈,情況不怎么好,于紅袖肚里是兩個,本來就得十分小心,可偏偏前陣子心情不好,已經影響到胎兒的情況了,加上今日還這樣摔倒見紅,可以說是萬分危險了。

白若竹不敢多耽擱,從頭上發簪里拿出銀針,開始給于紅袖下針,她一邊下針一邊對旁邊的二夫人說:“勞煩二夫人派人抬個擔架過來,這地上涼,得盡快把謝夫人抬去房間里治療。”

孟二夫人急忙點頭,“我這就安排人去。”

“一定要能平躺的擔架,不要軟轎。”白若竹說著看到了一旁額頭直冒冷汗的舒心,又急忙說:“弄兩抬吧,舒心護主受了重傷,也把她一同抬回去。”

舒心臉上露出愧色,“我不要緊,沒保護好謝夫人,我對不起老夫人和白姑娘的囑托。”

白若竹沒跟她多少,她開始專心給于紅袖治療,待會于紅袖情況穩定了,她也會去救舒心。

如果沒舒心在下面墊著,于紅袖就算是側著摔到地上,也怕是來不及保胎了。

等白若竹下完針,于紅袖虛弱的說:“好多了,肚子沒那么痛了,孩子是不是有救了?”

白若竹看向她,認真的說:“有我在,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和孩子的!”

于紅袖放心了許多,緊緊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

隨后白若竹又輕輕給于紅袖按摩,就是曾經她教給后山村的李大夫,救回了王來娣肚里孩子的那種手法。一會下來,于紅袖出血已經完全止住了。

這時候二夫人派去的人趕了過來,抬了兩抬擔架,還有幾名侍衛跟著,讓他們抬擔架能更快更穩一些。

白若竹讓下人把擔架放到了地上,然后叫武櫻幫忙一起抬于紅袖,這時候方桂枝從后面也小跑著過來了,就跟著一起搭了把手,把于紅袖平穩的挪到了擔架上。

“你們抬平穩一些,盡量不要有大的晃動。”白若竹對要抬擔架的侍衛說道。

侍衛應了一聲,小心翼翼的抬起了擔架。

這時候王妙雙帶著眾人也終于到了,就看到白若竹去幫忙把舒心挪到擔架上,王妙雙冷哼了一聲,跟旁邊的李夫人說:“這白姑娘平日里不是跟謝夫人關系最好嗎?謝夫人出事她也不急,偏偏去管一個丫鬟的死活,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北京pk10计划手机软件 吉林快3现在开奖结果 怎样看股票涨跌图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app 2019平特一肖最准资料 2003年上证指数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360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kl8com快乐8登录导航 福利p62彩票开奖结果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赵风采20选5预测号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今天 必赢客吉林快三手机版 福彩3d试机号规律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