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稚嫩的想法

作者:官笙書名:獨斷大明類別:其它類型更新時間:18/03/21 20:36:28字數:7694

景正二年,四月十二。

紫禁城,大興土木。

內閣被推倒重建,大元帥府拔地而起,工部數個員外郎在親自指揮,整個外廷都是忙忙碌碌,熱火朝天。

內閣現在搬移到了文昭閣,大元帥府在武成閣,這兩個地方,是現在大明最熱鬧的地方了。

相對而言,朱栩的事情就輕省了很多,每日不過是復核,真正要處理的事情,反而減少了大半,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個框架內運轉,內閣,六部等已經日漸熟練。

‘新政’之下的各種政務,理念,在有聲與無聲中,改變了很多人。

乾清宮,東暖閣。

朱栩手里的是內閣與戶部,國稅總局等聯合上奏的,關于‘景正稅法’的奏本,重點是‘商稅’,詳詳細細,涵蓋了幾乎大明所有的商業活動。

從鹽稅,礦稅,茶稅等朝廷幾乎壟斷的大稅種到販夫走卒的幾乎可以忽略的小稅種,條條框框,言簡意賅,洋洋灑灑近萬字。

這些都是‘大框架’,具體的還得多部門再次合議,詳細的規定還要幾個月才能出。

朱栩慢慢的看著,神情相當認真。

‘商稅’是他最為關心的事情之一,經過多年的醞釀,現在終于要徹底鋪開,落地。

從內閣的計劃里,朱栩隱約看得出,他們的想法似乎想要將商業變的‘可控’,并沒有積極促進商業發展的意思,很多商業活動要么被禁止,要么被大力限制,只留了一條縫隙。同時,有些收了重稅,比如各種糧食,谷物等,甚至一些地區還嚴禁買賣。而有些形同免稅,比如小商小販,書籍買賣之類,竟然三十稅一!

朱栩扔到一邊,留中不發,突然又抬頭看向曹化淳,道:“關于這‘稅法’,就沒有人有不同意見?”

曹化淳上前,想了想,道:“回皇上,‘新政’的各項政策都會對外征集意見,內閣,戶部,國稅總局那邊收到的各種信件不下萬封,‘景正稅法’已經公開征集半年多,反對聲很大,支持的也不少,特別的話,應該說是朝報的主編顧炎武了。”

“顧炎武?”

朱栩一怔,事情太多,他都快忘記這個人了,不禁摸著下巴,道:“朕差點把他忘了,他現在是什么官職?”

朱栩關注的人,曹化淳都會盯著,心里自是有數,道:“朝報的一個主編,從六品。”

朝報是內閣直屬機構之一,里面的官員的品級普遍不高,一個小主編自然不會有多大的官,從六品,也是朱栩關注下的特殊照顧。

顧炎武還年輕,要慢慢培養,朱栩不著急,感興趣的道:“他說了什么?”

曹化淳回憶一番,道“奴婢印象深刻的是,他寫了一篇文章,是關于商稅的,這讓一位大儒氣憤的打上門,顧炎武據理力爭,毫不退讓,將那位大儒氣的臥床三月不起,差點沒撐過來。顧炎武的大概意思是要對商業逐步放開,有序的鼓勵發展,朝廷可以從中收取賦稅,同時能夠有力的應對農稅減少,成為相當好的補充……”

朱栩聽著微皺眉,顧炎武到底還年輕,沒有他印象中的思想那么成熟,看問題透徹,前瞻,現在的他,還顯得有些嫩,居然將商業看成了農業的一種補充,還沒有看到商品經濟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只是初步的一個萌芽……”

朱栩大致明白顧炎武的想法,捏著下巴沉吟一聲,道:“記下來,等出海的艦隊回來,在政院開經濟科,顧炎武調去做副教授。”

去歐洲的艦隊,實際上也算是一次環球航行,同去的那些‘科學家’,‘學者’一定帶回不一樣的東西,這些都會在政院鋪展開來,或許會給顧炎武帶來不少新的啟迪,促使某些事情提前發生。

“是。”曹化淳應聲。

朱栩沒有再說,繼續埋頭批閱他的奏本。像這樣的‘小事’,他也不記得安排了多少,這些人與事,在將來可能不會有什么,但在某一天也可能會給他帶來巨大的驚喜!

總而言之,這些都是順手為之的‘伏筆’,他帶著平和的心態,靜靜的等待著。

大明上下,熱火朝天,高層官吏前所未有的齊心,有熱情,陷入了一種狂熱的忙碌中,幾乎沒有一個衙門有閑人,強大的‘新政’風暴,橫掃大明所有軍與政機構,各種政策應接不暇,如山的壓力推動著一波一波的改革,不斷帶來新的變化,每一天,甚至每一刻都上演著不同的變化與故事。

長城外,歸化城。

林丹汗牙帳。

林丹汗坐北朝南,看著國師尼克魯以及一干千戶,面色怪異。

林丹汗滿心怪異,表情也不知道該如何,看著一群人,道“安達山的話是真的?”

尼克魯端坐在那,神色不動,頗有些高深莫測,林丹汗聲音落下,所有人習慣性的都在看向他。

尼克魯平靜的看了眾人一眼,語氣緩慢的道:“安達山臺吉傳信來,明朝陷入內斗,無暇顧及我蒙古,攻打我察哈爾的計劃可能會再次延遲,甚至取消。我詳細的分析過,如果這一次明朝真的推遲,那么他們真的可能就不戰而退,并且短時間內不會再來。”

“詳細說。”林丹汗看著尼克魯,語氣有些激動的急切。察哈爾的實力真的太弱了,早就被后金打殘,短短兩三年根本恢復不了多少,面對大明的十多萬大軍,林丹汗從頭到尾都沒把握獲勝。既然如此,他自然希望明朝不戰而退,這樣他就有了休養生息,韜光養晦的時間。

一干千戶面色不動,同樣的都在看尼克魯。

尼克魯道:“第一,明人說‘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明朝如此不斷的推遲開戰,三軍必然軍心渙散,人心思歸,士氣不再。第二。十多萬大軍,每日消耗的糧草不可估量,久拖不決,必然難以支撐。第三,明朝內部紛爭不斷,一旦僵持不下,他們必然會撤軍。到了現在……想必用不了多久,明朝就會找個借口,悄悄后退……”

林丹汗聽的直點頭,道:“那,我們要不要追殺一路,迫使明朝議和,再次給歲幣,或者互市?”

尼克魯沉吟一聲,道:“大汗,不管是沈.陽還是土木堡,都是不是輕易可攻的地方,我建議還是靜觀其變,后發制人,抓住他們撤兵的關鍵時刻,突襲!”

林丹汗立即就明白了,雙眸灼灼的道:“好,就聽你的!你們聽好了,給本汗盯著明朝的三路大軍,本汗要大快朵頤,好好的殺一殺那幫南蠻子!”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体彩排五近100期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5号 排列5开奖直播 福彩3d预测总汇大全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上海快3一定有 股票的涨跌怎么看 3d开机号近100 3d开奖结果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独杀 精准三头六尾中特默认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现场开奖 吉林11选5中十万 免费股票推荐微信群 天津快乐10分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