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瓠塌子

作者:杯具亭書名:夫君,用膳了類別:其它類型更新時間:16/11/23 08:26:42字數:8774

廚房仍然熱火朝天。

掌廚的婆子運斤成風,翻勺顛鍋,向上揚起時,菜品你離鍋翻身,她再接,便從鍋的邊緣滑落,火被引入勺中,忽地騰起熊熊的烈火。

而后,濃郁的醬香肉片的味道傳了過來,婆子收勺盛盤,至此一盤爆三樣做好了。

甫一做好,傳菜的丫鬟立刻端走,阿瑤來得及近距離看上幾眼。

丫鬟道:“姑娘,廚房這么忙,你就別添亂了。”

她提高聲音,整個廚房的婆子丫鬟不約而同看過來,先看見了丫鬟,而后目光挪了挪,才輪到瘦小的阿瑤。

好些人面露不喜,灶頭上的那幾個看幾眼就收回目光,火候至關重要,不跟小丫頭計較。

但案上洗菜擺盤的可不跟阿瑤客氣,“有些人吶,見不得人好,少爺明顯是厭煩了人,還要厚著面皮出現,非得給自己找不自在。”

“可不是,識相的就該麻利地走。”

阿瑤環視一周,對于那些奇怪的論調充耳不聞,徑直往角落無人的灶頭,開灶生火。

“姑娘,你想吃什么讓灶頭的大娘做,就別添亂了,你這么小,萬一傷到自己,我們可都擔待不起的。”丫鬟又添了把火。

那邊的大娘往阿瑤靠近,她們聽了丫鬟的話,也意識到阿瑤留在這,若出了事,誰都沒有好果子吃,對阿瑤更加不喜,就差讓她滾蛋。

阿瑤剛生起火洗了鍋,她人小,不代表好欺負,拿起鏟子舀起鍋里的水往丫鬟腳下潑,水潑到地面還冒著白煙,逼得她不得不提起裙子后退。

“你!”

阿瑤先聲奪人:“姐姐,你說廚房的師傅很忙,忙得只能給我做毋米湯,你十指不沾陽春水,金貴,不會做,如果我要吃,只能自己動手,所以我來了,我半只腳都沒跨入廚房呢,你就說我壞事,姐姐,你是在給我添亂,存心餓死我嗎?”

這番話直白得讓丫鬟憋紅了臉,“我沒有!”她內心還在盤算詞,阿瑤繼續開口。

“我在家也是做活的,之前還給裴大少爺下面條,關于這點姐姐不許擔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姐姐不是很討厭廚房,嫌棄這里又臟又熱嗎,快回去吧。”

仗著童言無忌,阿瑤使勁給丫鬟潑臟水。

誰讓她僅僅7歲,承受不住這些如狼似虎的婆子的眼神攻擊,誰拉仇恨,誰背鍋,她拒絕接盤。

逼退丫鬟之后,她靜下心給自己做晚飯。

案臺有瓠瓜,淺綠的顏色讓人心情舒快,沉甸甸的瓠瓜在手,腦袋閃過幾種料理瓠瓜的做法。

瓠瓜味道清淡,柔嫩軟滑,稍有甜味,很適合夏天吃,做湯制餡,與肉同燒都可以。

往后看,婆子大娘將食材往身邊收了收,一副防狼的模樣,鐵定不會勻她食材。

能用的……

她知道她該怎么做了!

瓠瓜擦成細絲,放入海碗,加少許鹽攪拌均勻靜置,另一邊她注意火候,小火烘著鍋,不時加少許水,防止鍋過干過熱。

過不了多久,瓠瓜絲殺出許多水份,她打了兩個雞蛋,雞蛋和瓠瓜絲拌勻,青中帶些微黃,這才加入面粉,作第三次攪拌。

那邊的大娘看了半天,在她打雞蛋就明白過來了,自然又是一番冷嘲熱諷。

“眼下我可還是你裴家少爺的客人,讓一個7歲的客人喝沒有米的米粥,自己動手還要被仆婦嘲笑,傳出去你們猜會怎樣?”

阿瑤往碗里淋下一勺香油,頓時香味就出來了。

燒熱油,一大勺一大勺的面糊倒在鍋內,攤成圓餅,面糊跟油接觸發出吱吱的聲音,瞬間逼出雞蛋瓠瓜的香味。

“塌子兩面煎得焦黃,軟乎乎,蘸蒜泥醬油吃,一定很好!”

阿瑤自言自語,她的瓠瓜絲特別多,面粉下的較少,吃起來松軟又清香。

直到把面糊全部用完,她弄了碗蒜泥醬油當沾汁兒,瓠塌子疊成一部辭海的高度,滅了火,端著這兩樣回房間。

“今天和明早的早餐都有了。”

要不是最近的伙食越來越差,她也不會選擇去屯糧,隔夜的食物除了隔夜米做的炒飯,口感都不太好。

裴朔要是不趕她走,她就厚著臉皮住下去,直到再過幾年她長大。

要是趕她走……那……

她心亂如麻,就連瓠塌子吃到嘴里是什么味道都不清楚,第一次,食不下咽。

“你在吃什么?”

忽然有道聲音插了進來。

阿瑤還沉浸在思索之中,咬著筷子隨口回答:“晚飯啊。”

眼底好像有影子掠過,接連的兵乓幾聲,落地開花迸發出一地碎瓷片。

“我的晚飯我的早餐!”她尖叫起來,青石磚上的粥水,粥水上軟乎乎的焦黃圓餅……

她一晚上的勞動成果就這樣毀于一旦。

裴朔聽見她的話也生氣:“你這些天就吃這個?你把我們裴家當什么地方?連下人吃的都不如!”

下人吃的都不如……

阿瑤悲從心起,野外逃命的驚惶,仁光廟的驚心動魄,寄人籬下的委屈,都在這一刻爆發,她自以為努力就能融入這個世界,但實際,她依舊是煢煢獨立的異鄉客,無法回去,也被這個世界排斥,她就是個孤魂野鬼。

她越想越悲觀,眼淚止不住地掉,一顆顆淚珠砸在粥水濺成一朵朵水花。

久不聽阿瑤的反駁,裴朔不太習慣,瞥眼她還蹲在地上一動不動,摸摸鼻子又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別院有的是廚娘,你想吃什么就隨便點,山珍海味都不在話下。”

他白眼一翻,繞到阿瑤面前也蹲下:“喂?你到底想……”

話到嘴邊自覺消音,他看到阿瑤雙眼發紅,淚水默默流淌,與縣衙那次不同,心慌起來,笨拙給她擦拭眼淚:“誰欺負你了,我去教訓他!”

這是他第二次見她哭,起初在縣衙,阿瑤的哭嚎雷聲大雨點小,硬是將他從知縣手下救了下來但這次情況好像不一樣,她仿佛把所有人都排斥在她的世界之外,誰都無法靠近她的心防,包括他。

哭得讓他的心也跟著揪著一抽一抽。

“別哭了,有什么委屈跟我說好不,我給你道歉,我不應該砸碎你的碗碟。”

他硬邦邦地說道,自他有記憶以來,他的認知里面不存在道歉這個詞,裴行知那種能屈能伸的,他見多了,但學不來,今天是他第一次跟人道歉。

阿瑤拍掉他的手,裴朔鍥而不舍。

“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能連飯都吃不上。”阿瑤舉起拳頭打裴朔,裴朔硬抗下來,打得手疼,她扁嘴,哇的一聲哭起來。“我想回家……嗝~”

哭得太過用力,結果打起嗝。

裴朔猶豫一會,慢慢把她摟在懷里,安撫地拍打著。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2020鼠年生肖波色卡 基金配资比例 广西11选5彩梦开奖 大乐透最近50期开奖 时时彩辽宁十一选五 太行水泥股东大会09年股票涨跌 深圳福利彩票什么时候开售 欢乐彩票代理 快乐8合法吗 腾讯分分彩如何快速刷流水 sg飞艇计划信誉盘 1分快3人工专业计划 广西11选五购买 广西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配资平台哪个好恒丰优配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