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初級法師學徒

作者:西瓜有皮不好吃書名:拜師九叔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19/11/13 16:52:01字數:5334

宿主:林天齊。

功法:武策【第三層...】;道典【第一層...】;魔力【一級法師】。

術法:殺生劍術【評價:低級長生級劍術,秉殺戮之力,承殺伐之意,攻伐無雙...】、雷法、風法、陰陽法咒...

神通:降神【介紹:以強大的魂力為基礎構建靈魂降臨法陣,以巨大的能量或法力為消耗打通空間通道,靈魂意志降臨他界新生。】

能量:210萬。

.............

這是此刻林天齊這具身體目前的信息面板。

修為上,《武策》已經到了第三層,武道修為達到蛻凡第一鏡巔峰,《道典》也剛剛突破到第一層,踏足凝魂達到蛻凡第一境,魔力按照這個世界的實力等級來算,也已經突破成為一級正式法師。

術法上,殺生劍術、雷法等無論是武道術法還是修道術法則都沒有什么變化,依舊是長生層次,既沒有減弱,也沒有增強,畢竟術法不是功法修為,術法主要是對于道與法的領悟和運用,一旦領悟,就是徹底領悟,不存在還有跌落的說法,唯一不同的就是修為不夠無法施展出來。

當然,這個施展也是相對而言,所謂施展不出來并不是完全無法施展,而是指無法完全施展出全部實力,比如殺生劍術中的殺戮劍意,還有雷法、風法中的真意力量,這些都是屬于長生境界的力量,這些力量以他現在的修為書絕對無法支撐施展出來的,但是削弱般的話,自然可以。

能量則是達到了210萬,相比之前增加了差不多100萬,這是這兩個月以來林天齊擼元素精靈的成果。

“兩個月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明天去申請初級法師學徒考核。”

意識從腦海中退出來,神色動了動,林天齊又心中作出決定,雖然法師學徒這些只是一種形式考核,但是在他如今實力還沒有恢復到巔峰不打算暴露之前,遵循這個世界的制度,適當的表現出足夠的天賦但是又不會太過的情況下,對他而言還是很有必要的,能免去很多麻煩。

“少爺,您回來了。”

回到洛英城莊園,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穿著粉色棉襖的米婭第一時間便迎了出來,并貼心的問道。

“熱水都已經燒好了,少爺要馬上洗澡嗎?”

“好。”

林天齊點了點頭。

“那我去給少爺您找衣服。”

米婭當即又快步離開。

老仆馬修和艾倫以及另外四個見習騎士也是紛紛上來恭敬的叫了林天齊一聲。

對于林天齊這么晚回來也沒有多問。

進入莊園,在米婭的伺候下,又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之后林天齊才回到房間休息,也沒有再做其他。

.........................

翌日,上午,法師學院,測試廣場,林天齊單獨站在廣場最中間的高臺上,顯得鶴立雞群。

“恭喜你,從今以后,你就是一名真正的施法者了,魔法的大門已經向你正式敞開。”

一個黑袍老法師走上臺對著林天齊溫和的笑道,手中捧著一套灰色法師長袍,親手遞到林天齊手中。

灰色法師袍是法師學徒的象征和標志,每個法師學院通過法師學徒考核的人都會被授予灰色法師袍,這是身份和修為的象征,而在剛剛,林天齊已經通過了初級法師學徒測試。

“謝謝法師。”

林天齊也是禮貌的笑著從老法師手中接過,老法師穿著黑色法師袍,代表著正式法師的身份。

這個世界的法師袍都是很有講究的,是一種實力和身份的象征,也被所有法師看做是一種榮譽,灰色法師袍代表著法師學徒層次,黑色法師袍代表著一到三級的正式法師層次,白色法師袍則代表四到六級的大法師,紫色或金色代表七到九級的傳奇法師。

至于更上面的禁咒法師,那個層次被譽為近神的存在,法師袍早已對他們失去意義,喜歡穿什么就穿什么,不穿都行。

廣場周圍,也是密密麻麻的聚集滿了好幾百人,有導師也有學生,幾乎聚集了整個法師學院中大半的人。

若是以往,一個初級法師學徒考核認證自然不可能吸引這么多人,但是林天齊不同,身上的天才光芒太過璀璨,從入學第一天就被無數人矚目,尤其是到現在,開學才不到兩個月,林天齊居然就來考核初級法師學徒,速度之快,簡直駭人聽聞!

須知在這之前,整個洛英公國立國以來,法師學院建立從入學開始學習魔法到成為魔法師最快的記錄也是半年。

而現在,林天齊緊緊兩個月,而且最主要的是,還通過了!

“這個家伙!”

人群中,雪莉爾貝齒緊緊咬住下唇,看著臺上的林天齊,小臉上滿是一種震驚和不甘,卻是在當初入學與林天齊約定打賭后不久她就找人專門給林天齊下了賭約,要比誰先成為初級法師學徒,因為她在入學之前就已經開始學習魔法并且已經成功冥想修煉出了魔力。

所以對于這個打賭雪莉爾也一直是信心十足,自信自己最多能在半年之內就將魔力修煉到初級法師學徒層次,絕對能超過林天齊。

原本還美美的打算著等自己贏了之后,專門半個月不洗腳然后再讓林天齊喝自己洗腳水,沒想到!

“差距,真的這么大嗎?”

另一旁的克里斯蒂娜則是止不住緊緊的捏了捏拳,然后又泄氣般的松開,看著臺上的林天齊只感覺一種深深的無力,從當初一開始在格林蘭測試看到林天齊天賦的不服,再到后來進入學校后立志要超過林天齊,現在,她感到的只有一種無力。

真的差距太大了,大到讓人絕望。

“卡爾·巴魯克,一時的領先并不代表永遠的領先,我一定會超過你的,我一定會證明,我,杜蘭克,不弱于任何人。”

杜蘭克則是在人群中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滿臉陰沉的心中道。

“我的天,兩個月就成了初級法是學徒,這個速度真是。”

“我當初可是足足四年才成為初級法師學徒啊,和卡爾學弟一比,我感覺自己真的連豬都不如了。”

“不然怎么有人會說,人和人的差距,有時候比人和豬的差距還大呢。”

“卡爾學弟真是太厲害了,兩個月就成了初級法是學徒,天吶,我已經不敢想象,卡爾學弟會多久成為正式法師。”

“從一開始修煉魔法兩個月就成了初級法是學徒,我們整個洛英公國的最短法師學徒記錄時間都已經被破了吧。”

“糟糕,是心動的感覺,怎么辦,我發現我好像戀愛了,喜歡上卡爾學弟了。”

“禽獸,卡爾學弟才這么小,有本事沖我來。”

“........”

其他人群中,也是一片騷動議論。

“表弟真是太厲害了,兩個月就成了初級法師學徒,我的天,我到現在都還只是初級法是學徒。”

伊凡和薇薇安兩個也在人群中,看著臺上的林天齊,薇薇安忍不住開口道,帶著一種止不住的興奮語氣,還有一絲絲的無奈,她天賦一般,只有中等精神天賦和低等水系天賦,到現在也才事初級法師學徒。

旁邊的伊凡也是差不多,有興奮,但是也還有一絲無奈苦澀,他的天賦算不錯,高級精神天賦,高級風元素親和,如今也已經是中等法師學徒,再有一、兩年左右成為高級法師學徒不成問題,但是和林天齊相比,就真的差太多了。

“卡爾的天賦真的太讓人驚艷了。”

另一邊,莫扎特站在倫道夫身后也是止不住開口驚嘆道。

倫道夫也來了,對于自己唯一一個看重準備當成衣缽弟子培養的學生,開學剛兩個月就來考核初級法師學徒,他怎么可能不來。

聽到莫扎特的話,倫道夫也是不由嘴角一揚,臉上露出一抹自豪的笑容,不過嘴上卻是不露聲色,一直沒有說話,看了一會兒才道。

“我們先回去吧。”

“是。”

莫扎特也是立馬應了一聲,同時眼角的余光打量著倫道夫的神色,看到倫道夫臉上若有若無的笑意,他就知道,自己這個師弟,是真的要被自己這個老師當成心肝寶貝培養了。

“這下倫道夫那死老鬼真的有的吹噓了。”

另一邊看臺上,看到倫道夫離開,一個灰胡子老法師則是立馬不爽道,正是法師學院的另一個副院長基諾,因為在以往的時候,倫道夫都沒有一個拿的出手的弟子,他收了查爾斯之后就時常借此刺激倫道夫,現在林天齊的出現,倫道夫接下來不拿來顯擺找自己找回場子才怪。

“可惜了。”

不遠處,一個身穿水藍色長裙,身段高挑出眾,一頭水藍色長發,看起來三十歲左右長相成熟美艷至極的女法師看著臺上的林天齊也是不由開口道,語氣中不由帶著幾分羨慕惋惜的語氣,正是法師學院中唯一的女性大法師,五級水系大法師安吉麗娜。

因為她知道,林天齊的水系元素親和天賦也是超等,這樣的弟子,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收為弟子,但是可惜,已經被倫道夫搶先。

實際上,和安吉麗娜同樣有這種心情的并不在少數,因為林天齊的天賦確實太出眾了,而且全能,七系元素親和,哪怕是最低的三系都達到了高等,幾乎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教導,這種全能又天賦極高的弟子,有幾個法師會不喜歡。

可惜,終究不是自己的弟子。

看著倫道夫離開,林天齊也已經通過考核,一眾其他不少來看熱鬧的法師也是當即各自離開,否則真的是越看越不平衡。

臺上,考核完畢,穿上法師袍后,林天齊也走下了高臺,準備離開。

周圍人見此大多也是各自散去,當然,也有少部分人沒有離開。

“卡爾·巴魯克。”

走下臺后,林天齊很快便被人攔住,赫然正是雪莉爾,后面帶著克羅夫等人,不過除了雪莉爾之外,其他后面的克羅夫等人此刻看向林天齊都隱隱帶著一絲敬畏甚至是畏懼,再無當初一開始入學時的囂張氣焰。

“原來是公主殿下,不知公主殿下有什么事情嗎?”

看到是雪莉爾,林天齊也是立馬含笑道,語氣平靜,不卑不亢,不過落在雪莉爾眼中,對于剛剛賭約失敗的她而言,就感覺林天齊這語氣神態有些得意像是在向她炫耀了,不由憤憤不服道。

“你,你別得意,不就是贏了這一次嗎,有本事我們再打個賭...”

林天齊則是立馬露出一副恍然之色,像是被雪莉爾提醒一下子想起來一樣,然后含笑的看著雪莉爾道。

“對哦,我們之前打賭誰先成為初級法師學徒來著,我輸了就要喝公主的洗腳水,但是現在,好像是公主輸了,不知公主打算怎么做呢。”

說著,林天齊就是似笑非笑的看著雪莉爾,一副你不說我都差不多忘記了的樣子。

“我!我!我!.....”

雪莉爾臉皮薄,雖然一開始氣勢洶洶的,但是被林天齊說到這里,卻是一下子就氣勢有些弱了下去,嘴巴張開半響沒說出一句話來。

“難道公主殿下輸不起打算賴賬不成?”

林天齊又似笑非笑的問了句道。

“胡說!”

雪莉爾聞言則是立馬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樣,頓時炸毛,一張小臉都一瞬間漲的通紅,然后又支支吾吾道。

“那你,你,你想讓我怎么樣?”

說完,又有些忐忑的看著林天齊,要說輸了賴賬不承認雪莉爾又感覺沒面子做不出來,但是認輸的話又有些害怕,擔心林天齊讓自己做出什么讓她羞恥的事情來。

雪莉爾頓時心頭忐忑起來,情緒都直接寫在了臉上,一雙大眼睛有些憤憤又有些忐忑像是害怕的看著林天齊。

克羅夫等一群雪莉爾的跟班則是在后面一個個更是不敢說話,自上次被林天齊叫進廁所之后他們就對林天齊有了心理陰影,尤其是現在林天齊成了初級法師學徒,還是倫道夫的得意弟子,就算是論背景,他們也一個個都要跪,這種情況下自然就更加不敢再多招惹林天齊。

“說吧,你想怎么樣,我雪莉爾愿賭服輸,你想要我做什么,但是事先聲明,不準太過分?”

看到林天齊半響沒說話,雪莉爾以為林天齊是在想什么壞招,當即又開口道,一副我愿賭服輸但是你也別太過分的樣子。

林天齊見此則是不由心頭一笑,他心中自然不可能真的有什么整雪莉爾的想法,當初和雪莉爾打賭也只不過是想著這群人能安分一點別煩自己罷了,只要這群人不煩自己,他自然也不會和一群七八歲的小孩子見識,看效果差不多達到,也就沒了捉弄的心思。

“卡爾。”

“表弟!”

恰好這時候伊凡和薇薇安也從不遠處走來,林天齊當即也是一笑道。

“好了,今天起就先這樣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至于輸的要求,就算了吧,只要公主殿下以后沒事別煩我就行了,就這樣。”

說著,林天齊又對雪莉爾揮了揮手弄了個告別的手勢,便向伊凡和薇薇安走去。

雪莉爾則是一呆,看著林天齊離開的背影半響沒回過神來。

她原本還以為林天齊會故意提一些什么刁難她的要求,沒想到最后卻是這么艱難,甚至完全算不上什么要求懲罰,這不由讓她一時間有些發愣,一開始時發愣,緊接著是松了口氣,畢竟自己想象中的被刁難難看的情況沒有發生,不過緊接著,雪莉爾又是突然感到有種被林天齊嫌棄的感覺。

什么叫做沒事別煩他!

“混蛋,我又這么討人嫌嗎?!”

雪莉爾也不知怎么的,這一刻,看到林天齊離開,她不僅沒有因為林天齊放過刁難自己而大松一口氣,反而是升起另外一種難言的不舒服感,不由賭氣般道。

“你說不要我煩你,我偏要。”

人很多時候往往就是這樣,有點賤,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輕易得到的卻又不屑一顧。

對于林天齊此刻雪莉爾就是這種情況,林天齊越是對她顯得不屑一顧,她反而就越想纏上來。

當然,這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足夠帥,否則若是一個丑逼,你看看有哪個會因為得不到而騷動。

所以說,世界無論是屬于老一輩的,還是屬于新一輩的,但是終究都要屬于長得帥的。

..........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