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面見

作者:我來自江湖書名:香火煉神道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19/11/13 16:56:25字數:3658

“總算是成了,我蓮花宗躲過了一劫。”

慧海深深送了一口氣,緩緩道,一股玄妙的氣息擴散開來,不在嚴守死閉,此刻方得半點輕松。

“區區天庭仙神還不是被我等玩弄與鼓掌之中。”

“還是師弟厲害。”

贊嘆聲不絕與耳,綿綿不絕。

慧秀的小臉略顯露出得意之色,隨后一道聲音也從其口中傳出,道:“恐怕此刻那天庭小神還真以為得到了一件至寶。”

“似真似幻,師弟的境界已經遠超老道。”

“這還要多虧了薊夢師妹帶來的經文,沒想到與那東西能夠完美的結合,誕生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一說道此處,人群之中一個作男冠打扮的清秀女子眉頭略微有些異動,也不動聲色的打量了大殿之中的一群人,內心略微有些嘆息,要不是徐渭當初曾言她的成道之機就在此處,也不會來到蓮花宗。

當日她手捧經文,歷經艱難險阻來到蓮花宗,將經文交出之后,便有了一個殿中的席位,至于經文落到何處,又有何人參悟,她也不得而知。

薊夢本身的悟性非凡,不過胸中五氣被閉,仙道根基受損,此生此世在仙道之上無望成道,經過在蓮花宗的這段時間的修養,法力也恢復到天師境界,在蓮花宗的地位不高也不低。

慧海聞言,目光也朝著薊夢投去,滿是贊賞之色。

那經文不知何人書寫,端是玄妙無比,與蓮花宗的功法氣息相和,卻有蘊含著無盡的道韻,更為的高端。

“皆都有功,不過今日過后,我蓮花宗在人族的地位破顯尷尬,諸位也知曉這段時日乃是我蓮花宗的關鍵時刻,需得謹記不得外出惹事,盡量的閉關不出,等那件大事功成之后,我蓮花宗將會是不弱于九大仙宗的宗門,為天下正宗之一。”慧海說著眼中充滿著金芒,還有一句他沒有說出,甚至天下正宗第一。

何為正宗,九大仙宗有成仙之道,更是擁有仙人坐鎮,便是正宗。

其余等等人間宗門皆都是旁門,從九大仙宗臨世以來,一些細微的劃分各改變也在天下悠悠眾口之中不斷的流傳。

正宗與旁門涇渭分明,昔日的大宗門包括蓮花宗在內都屬于旁門。

蓮花宗輕易度過此番神罰,慧海等人更是知曉那件大事要盡快的做成,不然再繼續下去,種族戰爭愈演愈烈,蓮花宗一直避而不出,總會讓人察覺到端倪。

蓮花宗一處冗長的通道,一行人屏氣凝神,神情肅穆,仿若朝圣一般朝著內部緩步而行。

通道兩旁布滿拳頭大小夜明珠,亮如白晝。

盡頭是一處寬敞的洞穴,中央是一處池水,靈氣氤氳,白色氣體不斷的翻滾,其正中是一朵金色的十二品蓮臺,包裹著一個裹在金光之中的身影,蓮花花瓣不斷的開合。

洞中所有蓮花宗的門人盡皆雙手合十跪倒在地,包括那蓮花宗宗主慧海也不例外。

盡皆神情肅穆,不斷的禱告。

隨著時間的推移,十二品蓮臺終于透露出圓滿的氣息,花瓣也終于全都張開,那金色的人影也終于顯露而出。

一個雙耳垂下,面容慈祥的中年面孔,雙目溫和,蘊含著眾生的玄奧,在其中不得的生死幻滅,一睜開眼,山洞之中的氣息更加的不一般。

“祖師可是功成?”

慧海大膽上去問道,如今的蓮花宗他的地位算是最高,也是明面之上的執掌人。

這一句祖師,便是說明了此人的身份,蓮花宗的傳承也有幾千年,可想而知此人究竟是如何活的如今。

“未曾,然如今也凝聚出一尊身軀,還要多謝你這小女子帶來的經文。”

那祖師言語溫和,微微頷首,多是贊賞之色。

“薊夢不敢邀功,愿祖師早日求得大道。”

薊夢平淡道,不偏不倚,中正平和,看不出悲喜之色。

“本座倒是遺憾,未曾知曉那篇經文是何人書寫,與本座的道不謀而合,讓本座少走至少萬年的彎路,在這大爭之世,片刻不得耽誤,算是欠下了一個大人情。”

那祖師仿佛自言自語道,對那人言語間頗為推崇,恨不得一見。

“一切皆有緣法,祖師心中有念,來日必定有所回應。”

“大善。”

“眾多門人弟子之中,你倒是最貼合我如今的道。”

此言一出,薊夢也感到身上多出不少嫉妒的目光。

要問此祖師是誰,聽聞是不弱于九仙的大人物,即使未曾證得長生果位,也能與今時重生,端是厲害無比。

在蓮花宗門人心中,此祖師一定會開創一個時代,帶領蓮花宗成為第十正宗門派。

“此次出關,明悟種種,終于參悟出長生之道,不過本座的道不一定適合你們,所以借助世人流傳的武道金身之法,參悟出金身之道,能另得長生果位。”

此言一出,蓮花宗的一眾天師高手,全都大喜過望,不斷的叩首道:“望祖師傳法。”

蓮花宗雖然也是煉氣修行,但是與九仙之道略微有些詫異,正是這一點,使得蓮花宗門人在天仙大道之上的進步緩慢。

如今長生之機出現,不得長生,自然是落了下乘。

“好生參悟。”

一道金光從蓮花宗祖師的手中射出,正是一個個卍字形狀,直接鉆入到一個個蓮花宗門人的眉心之處。

金光閃耀,一股玄妙的信息不斷的涌入到他們的識海之中。

阿羅漢金身。

卍字之中蘊含的信息正是金身之道,不比武道金身一瞬間凝聚而成,此阿羅漢金身反而要不斷的修持,一點一滴才能圓滿成就。

難度比武道金身的最后一關要小的多,但是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全是絲毫不少,一旦成就,絲毫不弱于武道金身,還能得享長生果位。

而這其中,香火念力更是關鍵,需要他們行走人間,不斷的積攢。

同樣的阿羅漢金身也會因人不同,參悟出不同的級別的金身。

而蓮花宗祖師卻是將此種子播散下去。

“不知祖師可否告知另外一道為何?”

薊夢大膽超前道,阿羅漢金身之道明顯與其修行之道有些不同,她參悟心經所得,更是知曉此阿羅漢金身之道絕對不算是上乘。

她得到徐渭的提點,自然知道此人不凡之出手,不然徐渭也不會讓其拜入其麾下。

“不可說。”

那蓮花宗祖師搖了搖頭,不在多言,揮手示意眾人離去。

薊夢本來內心充滿著不甘,隨即看到其眼中依舊是蘊含著無盡的深意,料想其中一定有著深意,不過此刻她尚未參透。

剛出了洞口。

薊夢便是被一群面色不善的蓮花宗門人圍住。

“薊夢師妹,你未免也太過于大膽,竟然敢頂撞祖師,讓我等得授大法的大好時機就這么匆匆的結束。”

領頭之人,正是慧秀,之前在洞中一言不發,甚是乖巧,如今的倒是顯得有些咄咄逼人。

“師兄多言,祖師行事皆有道理可循,不會因我一言改變,若是你等將其怪罪與我,想必是太看得起師妹了。”薊夢毫不客氣,她身居白云教和蓮花宗兩教之長,手段絲毫不弱。

“師妹別忘記了,你背后的白蓮教已經破滅了,這才來投奔我蓮花宗。”慧秀威脅道,“當謹記自己的身份,在眾多師兄弟之中,你還排不上號。”

“師兄所言,師妹謹記,若是師兄們沒有其余的教導,師妹想要回洞府參悟阿羅漢金身,不與諸位叨擾了。”

此言一出,眾人皆都再無心思質問薊夢,他們的修行境界與阿羅漢金身相差天壤之別,要想修行成功,也需花費不小的功夫。

慧秀一看眾多師兄弟皆都心思浮動,至少一揮手,便是將眾人驅散。

一道道遁光從那洞府外朝著四面八方而去。

薊夢心中想著阿羅漢金身之道,全部的心思都沉浸其中,此金身之道與武道有些類似,都是開發肉身的力量,不同的是,阿羅漢金身需要無盡的香火念力凝聚金身。

一旦功成,戰力驚人,實力非凡。

可是,這與她從經文之中參悟的力量截然不同,那種力量更多源自于內心的力量,不是靠著外在的力量,薊夢的修行境界不夠,也陷入到迷茫之中。

不過得傳阿羅漢金身之法,她也看出那祖師的深不可測,竟然能參悟出不止一種長生之道,雖然如今三界長生之道興盛,可是能參悟出截然不同以往的一種也是厲害非凡。

洞府之中

“我為現在,此世。”

那蓮花宗祖師自言自語道:“便名為現在光明佛主。”

他雙手合十,不斷的念叨,一道投影從虛空之中出現,一個面容迷糊的身影好似在虛空之中凝聚而出。

表象蒼老,面容褶皺,一出現,便是睜開眼道:“我為過去,曾號巫主,名為過去暮夕佛主。”

“道友你好。”

“大善。”

兩人一唱一和,隨后同時道:“還差最后一個未來晨曦佛主尚未歸位,不然憑借著三世佛之力,我等便能重見天日。”

“未來晨曦佛主之事,還需道友前去謀劃。”

現在光明佛主微微低頭道。

那一個蒼老的暮夕佛主也點頭道:“定然。”

說完之后,那身影好似從未存在過,消失在無形之中。

“阿羅漢歸位,我佛出世。”

說完這一句話之后,那現在光明佛主便是也消失不見蹤跡,沉睡在十二品金蓮之中,此番為了應變未來的變化,他是提前出世。

此人便是巫主,消失在時間長河之中,未曾留下半點蹤跡,一縷殘魂與先天靈根的金蓮糾纏,此番終于出世。

徐渭不斷推測,也只是知曉蓮花宗將會迎來大興,將會有一個時代主角出現,也知曉此人就是巫主,而這一個主角所行之道與前世佛道不謀而合,所以徐渭才費盡心機將薊夢送入到蓮花宗之中。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