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別有洞天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6 10:02:12字數:16

葉天也不知道拿出黑色圓石后,這里會發生什么變化,之前拷問三環金刀門那個女子修士的時候,他對著秘境還未能有現在這般多的了解,所以當時他也沒有顧得上問太具體。

比如他們如果真的找到了壓勝物,進入秘境內圍核心,找到了能修改秘境入口位置的陣法后,要如何去做。這些事情,那女子修士交代的時候,只說有壓勝物就可以讓這些事情成功。

現在看來,倒是自己那會兒想得過于簡單了。

但天下術法神通,大多萬變不離其宗,假如此地真是能修改秘境入口的陣法樞紐,那么黑色圓石就是類似陣眼一類的存在,不管怎么說,都值得一試。

“羅道友,接下來還需要你多為我護法,我要試試這壓勝物。”葉天思索了一番,拿定了主意,轉頭對羅素囑咐了一句,就才拿出那塊黑色圓石。

羅素知道事關重大,不敢大意,強忍著周圍壁畫對他心神的影響,盡可能的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葉天身上,忽略不去看那墻上壁畫。

葉天拿出黑色圓石,小心翼翼的將靈氣注入其中,一縷靈氣自他指尖注入黑色圓石,卻如泥沉大海,頓時無聲無息。

沒反應?

葉天思索了一陣,難不成是靈氣注入的少了,于是加大靈氣,再次注入其中,可那黑色圓石依舊是毫無反應。

深吸了一口氣后,葉天又細想了一番,干脆放開手腳,再次將注入靈氣擴大為最初的三四倍,注入黑色圓石,這一次,黑色圓石開始散發絲絲涼氣,但除此之外,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不對,方法錯了!”葉天撤去注入的靈氣,再思索了一陣,突然自言自語起來。

轉過頭,他又一次打量了石室一圈。這石室其實不算大,一眼可將里面盡收眼底,除了壁畫什么都沒,可有一點是葉天之前忽略的,就是那帶有水霧之氣的涼風。

方才在打開石門前,涼風還從門縫不停向外溢出,原本他還以為這里是跟外界通透的,不過在進了這石室之后,卻發現四周完全跟外界隔絕,莫別說是方才那陣陣涼風,就是一縷微風都不曾吹拂。

所以重點在那個石門?

葉天心念至此,再度走到那青磚石門前,仔細觀察了一番,頓時面露神采來。

“羅素,隨我出來。”喊上羅素,葉天重新走出石門,把石門關上,然后再次推開。

石室內還是空無一物,但方才那四周墻壁上的壁畫,卻是變了!

如果說第一次只是一堆復雜繁瑣、表面毫無章法的線條,那么這一次,這壁畫之上畫的,則是色澤鮮明、人物清晰的彩繪圖案!

不算石門這邊,另外三面墻壁上,分別畫著三尊完全不一樣的神像,頭至石室頂端,腳踩石室地面,身形寬大,披風掛甲,威風凜凜,就像是古代征戰的將軍一般,不怒自威。

而這畫壁之上,還有煞氣不停溢出,頓時就填滿石室。

這一次,羅素反應尤為嚴重。他都沒有去看那墻上壁畫,就被那溢出的煞氣刺得面如死灰,要不是堅持為葉天護法,他恐怕早就堅持不住了。

意識到羅素的不對,葉天急忙關上石門。

說來也奇怪,石門一關上,羅素方才的癥狀就瞬間好了,再無任何痛苦神色。

“葉道友,這石室好生古怪啊。”羅素擦了擦額頭溢出的汗珠,心有余悸的望向葉天。

葉天沒有吭聲,只是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黑色圓石,然后再次推開石門,見到仍是方才那三幅神像壁畫,就趕緊關上。

之后,葉天就不再遲疑的又注入進黑色圓石一股靈氣,隨后,再次推開石門。

這一次,石門內的石室墻壁上,壁畫又改變了。

三面墻上,有無數妖獸圖案,聚集在一起,卻顯得不是那么的雜亂無章,仔細望去,上面還有不少葉天熟悉的圖案。比如一開始進秘境后遇到的吞火飛蛾,又比如后來在那長河邊上遇到的純白巨鷹,把眾妖獸上空當做河水暢游的金色長魚,等等等等,妖獸種類之多,都讓人覺得是這壁畫有限,畫不完所有妖獸一樣。

有先前的經驗,這次開門,羅素就沒往石室里走,只在石門邊緣,做好隨時拉葉天出來的準備。

葉天好像明白了些這石室的情況,自己注入黑色圓石的靈氣不同,相應的,這間石室墻壁上的壁畫也就會因此而不同。換句話說,如果自己注入的靈氣足夠,是不是也能看到溪水河流的壁畫?

石室內帶水汽的涼風,說不定就是從這有溪水河流的壁畫中溢出。

想到這種可能,葉天再次關門出來,加注靈氣進黑色圓石,然后開門。

石室內壁畫果然又不一樣,這次,倒像是一副風景畫,是一片平原,風吹草地還有牛羊在其中散漫行走,到是一副秀麗風景圖。

葉天觀察了一陣,見這石室并非出路,暗自搖了搖頭,關門出來。

再次注入靈氣。

這樣來來回回十幾次,也看到了無數各不相同的壁畫團,直到葉天都快把丹田內靈氣消耗枯竭之時,石室里面的壁畫,終于有了特別之處。

這是一片參天森林圖案,本身沒什么特別,但在壁畫邊緣,卻有一排陡峭山壁,如壁壘一般將這邊樹林圍在其中,仔細去看,那一排如壁壘般的陡峭山壁腳下,和樹林銜接之處,還有一個個細微圓拱圖形,就先是洞府府門一樣。

這不正是葉天和羅素進來之前的那片森林和石壁洞府!

“葉道友,你可看出什么倪端?”這一次,葉天觀察石壁上壁畫時間過長,怕被壁畫影響而守在門外的羅素不禁有些擔心,就開口問了一聲。

僥是葉天手握那壓勝物黑色圓石,并不受壁畫影響,可如此仔細觀看每一寸壁畫,對他心神還是消耗頗大,他的額頭上,已經有細密汗珠滲出。

“這是我們之前進來的森林地圖,我得看仔細些,不能馬虎。”回了一句,葉天繼續觀察,直到把這石壁上所有細節盡數記在腦海里,這才長吁了口氣,退出石門。

“怎么樣?”羅素以為葉天有所發現,急忙問道。

“還要再試試才知道,”葉天沒急著說自己收獲,而是又注入一道靈氣,然后推開石門。

這次葉天注入的靈氣極少,所以墻壁內壁畫變化和上一次出入不大,不過在變化處,終于讓葉天找到了自己所尋找的目標所在。

壁畫上形如壁壘的陡峭山壁上向推移,山壁下面,竟然還有一層天地,雖然只有部分,但也有山有水,那絲絲帶著水汽的涼風,正是從此處吹來。

葉天伸出一只手,正是握著黑色圓石那只,將圓石舉在墻壁壁畫上。果不其然,他注入進黑色圓石內的靈氣像是有了牽引一般,活動起來!

一邊感受著黑色圓石內自己靈氣的變化痕跡,葉天一邊比對墻上壁畫。終于,讓他在兩者之間找到了一條相似之線。

伸出另一只手,以食指代筆,靈氣為墨,葉天凌空在石室地面上畫起來起來,所畫線條,正是他在黑色圓石與墻上壁畫兩者之間那條相似之線。

等到盡數畫完,葉天低頭一看,不禁笑了。地面上,已經由他畫出一道傳送法陣,有一塊塊地磚,都消失在這法陣中心,露出一個空洞旋渦來。

“羅素道友,快進來!”這時候,葉天趕緊叫上羅素,和他一起,站在這法陣中央那空洞旋渦正上方。

瞬間。

異象橫生。

這間石室就跟要坍塌了一樣,瘋狂震動起來,四面墻壁上出現道道裂紋,所有壁畫頓時毀之一空。而葉天和羅素也隨之心神牽引,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讓人異常難受。

好在這種現象也就只有那一剎,等所有異象消失,葉天和羅素就已經不在剛剛的石室里面,更不在那石窟當中。

這一切,恍若隔世。

兩人仿佛重新換了個田地,他們四周一片開闊,有奇花異草,香氣撲鼻,目光所及,還能看到一面峭壁瀑布,飛流直下的瀑水卷起無數水霧,繚繞之間猶如仙境。

看到如此景色,葉天心中方才的辦法定是成功了,就是穿過傳送陣法的后遺癥有些嚴重。

葉天這邊還好,這樣類似經歷比起從第一重天到第二重天,再從第二重天到三重天,經歷過不止一次,所以他也算是稍有適應。

但羅素就不一樣,他先是踉蹌倒地,頭暈目眩,又跟著開始嘔吐不止,一身元嬰靈氣修為,對抗這種空間的扭曲之力,竟是毫無作用。

“這就是那陣法樞紐所在?”羅素無暇環顧四周的環境,待稍微舒服了一些,就急忙追問葉天,他當下只擔心天劍門這秘境是否會被奪走,別的都不重要。

“羅道友,我終究是天劍門剛入門不久的弟子,我也不知道這里是不是,但我也只能說,很有可能。”葉天望了望遠處瀑布,又低頭看了眼手心里的黑色圓石,從其中感受了一下,然后才敢回答羅素。

“那我們就守在這?”羅素再次詢問道。

“這里這么地域開闊,守在這里,怕是也沒什么用吧?”葉天環顧了一圈,遲疑了一下說道。

他也不能肯定這就是那陣法樞紐所在,但總歸可能性很大,既然要守,還是找到具體的陣法樞紐才行。

那石室變化莫測,他們過來之時是出現在這里,誰知道要是別人過來,會出現在何處。

畢竟他現在手上有壓勝物,別人沒有,就算真有人能來,肯定用的也是別的辦法。

葉天再度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只見這里四下空曠,一望無垠,唯一不同就是遠處那處瀑布。

“走,去那瀑布處看看。”葉天指了指遠處瀑布,對羅素說道。

羅素自是沒有異議,跟在葉天身后,朝那邊瀑布走去。

才走沒兩步,羅素忽然心有所感,轉頭望向身后。

在兩人身后,有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羅素對這身影卻不陌生,當即大喊道:“李鵬!”

那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和他們一起卷入其中的天劍門元嬰修士李鵬!

葉天聞言急急回頭,正巧也看到那風度翩翩如公子哥般的背影,御劍騰空,正向遠方疾去。

“追!”葉天當下立做決定,和羅素一同,御劍而起,朝著李鵬追去。

可追了片刻,兩人非但沒有追上李鵬,反而還丟失了李鵬蹤跡。

“這是怎么回事,李鵬那家伙怎么跑這么快,沒聽到我們喊他嗎?”羅素見追不上了,不禁有些氣惱。

葉天面色一沉,忽感不對。御劍飛行,終歸是要有靈氣痕跡留下,可他們一路追著李鵬到這里,從未感受到任何靈氣存在痕跡。

都沒有靈氣存在痕跡,又怎么可能御劍飛行!

“那不是李鵬,只是一個幻影!”葉天想明白后,立刻意識到這幻影突兀出現,怕別有用心!

先前在二重天,葉天經歷過各種各樣光陸離奇的幻境,所以當下就反應過來。

這邊經過葉天提醒,羅素也是霎時反應過來,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后撤!

二人神色冷峻,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但四周仍是空曠寂靜,沒有任何變化。

而這時候,又出現了幾人身影,也都是那天劍門的弟子,這些人出現在他們兩人附近后,如同方才的李鵬一般,也都是曇花一現,一閃而過之后就急急遠去。

這回,葉天和羅素誰都沒有再追,因為那些人御劍離去,都沒有靈氣痕跡。

“全是幻象,看來是有個會幻術之人再次,葉道友還需小心。”羅素意識到能操控如此幻象之人絕非常人,馬上提醒了葉天一句。

“不要管這些幻象,我們還是朝瀑布那邊去!”葉天意識到,這些幻象是自他們決定朝瀑布方向前去的時候,才開始出現,或許他們的出現,只是為了阻止兩人前往那邊瀑布。

因為根據葉天先前的境遇,這些會幻象之術的,多是一些妖獸,即便是有修士會此法,多半修為都不高,例如先前在乾坤塔內的那九尾妖狐,雖然壽元極久,修煉了不知道有多少年,最終卻是讓自己一劍刺死。

所以,這幻象之術,終究為了遮人耳目,以假亂真,讓對方自亂陣腳,來彌補自身修為上的不足。

既然如此,那他們就更該先去瀑布那邊。

羅素點了點頭,干脆不再管身邊出現的任何幻象,和葉天一同,重新朝著瀑布方向,御劍而去。

只是葉天和羅素誰都沒意識到,在他們走向瀑布之后,剛剛兩人所在的位置上出現一道無形氣旋,從氣旋中,映射出一道虛影幻境。

虛影幻境內所呈現的一切,并非這秘境之內的東西,卻是秘境外的某一處畫面。

眨眼功夫,這氣旋又消失無影,那虛影幻境也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网赚的博客 北京11选5预测软件 管家婆精准四肖期期淮 福彩快乐8开奖官网 bb捕鱼大师赢了几十万 星悦福建麻将hd辅助 福彩3d死规律 哈灵麻将稳赢软件 德甲联赛最新排名 永利真人网投棋牌 吉林11选5推荐号下午 互联网营销 澳大利亚有快乐8吗 股票直播平台排行 娱乐棋牌网 广西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