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未必安全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6 17:01:58字數:16

再說天劍門的天靈秘境內圍核心處,在這不知明的小天地內,葉天和羅素御劍疾馳,朝著遠處那云霧繚繞的瀑布飛去。

在他們前往那瀑布的一路上,依舊時不時的會有人影幻象出現,一切有如曇花,只是轉瞬即逝,套路和先前一模一樣。葉天和羅素一開始還會注意一下,看出現的身影是誰,到最后,干脆連出現的是誰都不看了,一門心思直奔向那瀑布處。

直到飛至那瀑布附近,周圍立刻傳來了一陣波動,此地似乎有什么先天制壓的存在,只見二人身形搖晃,無法御劍飛行,迫不得已葉天和羅素只能放棄御劍,落回地面以腳力前行。

其實不能御空飛行倒也是無礙,先前在秘境之內的外圍,因為秘境本身的壓制,也是難以御空飛行,到了這內圍,突然缺少了這種壓制,葉天一開始還是有所詫異的。

待二人重新落下地面后,葉天和羅素才發現,這瀑布飛馳而下,以其問中心多出無數條粗細不等的長河,以扇形向外蜿蜒延伸,不管沿著哪條長河,都可以輕松走到瀑布最深處。

不過,越是靠近瀑布最深處,河邊的地面也變得越發不一樣。在最外面,還是青青草地,靠近瀑布,漸漸變成了堅硬石沙地,再往里,就成了瀝青色的光滑石板地,而且,當走到這光滑的瀝青色石板地面上時,每一腳下去,都有一朵靈氣生成的蓮花在腳下綻放,一閃而逝,十分神奇。

葉天中途忍不住暫停了一下腳步,蹲下身子在這瀝青石板地面上敲了敲,只是手指叩擊,就有鏗鏘金石聲,清脆動耳,處處透著不凡。

“葉道友,你莫非不知,你腳下的這石頭可是絕品水靈石,你沒仔細看宗門下發的秘境天靈地寶圖鑒嗎?”羅素對葉天的稱呼,漸漸已經從最開始的直呼本命葉天,再到葉道友,直到現在的葉小兄弟,心路變化,可見一斑。

他看葉天對腳下瀝青澀石板似乎很感興趣,又一副不認識這是什么天靈地寶的表情,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不過葉天本就是下界開天門而來之人,又是剛拜入天劍門不久,其對于三重天的事物的了解,即便是他才智非凡,想來也不會多到哪去。

“我之所以進秘境,只想著能否潛心修行提高修為,沒想多獲得什么天靈地寶,所以那圖鑒我倒是沒有細看。”葉天微微一僵,沒回答羅素,而是轉移了話題。

他還真沒仔細看那什么圖鑒,一個是他大致掃了一眼,里面天靈地寶復雜繁多,都是三重天特產,對他有幫助的卻少之又少。

因為先前在二重天,他就過度迷信天靈地寶對自己實力修為帶來的迅速提升,不過也正是因為先前如此的急功近利,他才結成了七品金丹。正如他自己所說,他此行的目的主要以修行為主,并非是尋找這些天靈地寶,哪怕是法寶之類的東西,都遠比這些東西要重要。

既然對自己有用的天靈地寶少之又少,所以也就沒有浪費時間去翻閱了;而且這圖鑒之內所記載的,也不能算完整,反正他有葉家先祖所留下的《五行鬼魈御罡術》,可以自動查缺補漏記錄自己所聞所見未知天靈地寶,隱于自己神識當中,比那什么圖鑒好用的多。

葉天所想,羅素可不知道,只是看葉天這神色態度,他如鯁在喉,半晌說不出話。

在羅素心中,葉天可不是懶得記那圖鑒,而是他覺得,葉天認為這圖鑒上的天靈地寶都不值得一記,畢竟在他身上,有一件可以讓他以結丹期修為,抵擋元嬰期修士全力一擊的稀世法寶。

至于他還有沒有其他沒有拿出來的寶貝,一切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此人畢竟開天門而來,定然手握二重天許多珍稀之物,現在回想起當初葉天面對姜玉坤時說的那些話,那姜玉坤有提升修為的法寶,這葉天說的話也未必是蒙蔽之言。

于是,羅素看葉天的目光,越發怪異起來。倒不是他心生妒忌,只是純粹的羨慕而已。葉天以結丹初期修為的,就能在二重天獲得到如此神奇的法寶,怎么能不引人側目。

“怎么了,羅道友,有什么問題嗎?這絕品水靈石到底有什么作用,還請羅道友替我解惑。”葉天被羅素目光看的有些別扭,瞥了他一眼,開口問道。

“沒有沒有,我沒什么問題。至于這絕品水靈石嘛,于普通煉氣修士來說,其孕育著至純至萃的水之靈氣,可以極易被吸收煉化,轉為自身靈氣,效果比得上許多上品仙丹。不過在我們這些劍修眼中,煉化水靈石中孕育的水之靈氣,純屬浪費,我們劍修更喜歡用其當磨劍石,淬煉劍心,像我這種已成劍丹的劍修,磨劍效果更佳。所以說,對于我們劍修來說,水靈石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寶貝,絕品水靈石,那就更加如此了。”羅素趕緊解釋了一句,不過他不解釋還好,一解釋葉天反倒更疑惑了。

這絕品水靈石對劍修既然有那么大好處,怎么不見羅素對發現這絕品水靈石有任何喜色。

似乎看出葉天的疑惑,羅素苦笑了一下。

“葉小兄弟你這就有所不知了,絕品水靈石固然是我們劍修可遇不可得,但也得我們帶的走才行。”羅素看了眼腳下一路向前的絕品水靈石,言語之中滿是遺憾。

葉天被他這一提醒,終于想起來,之前在圖鑒上掃到水靈石時,下面備注好像有那么一句,水靈石堅不可摧,需要特殊煉制之法,才可切割,如若在秘境內遇到成片水靈石,只要超過半人大小,建議直接放棄。

眼下這絕品水靈石可不是什么超過半人大小,而是直接覆蓋整個地面,一路延伸至瀑布底端,怪不得羅素看見也沒什么反應,因為帶不走啊。

不過葉天對羅素的話卻是信疑參半,決定親自用青決沖云劍試了試。

一劍力劈之下,腳下青石板路別說是縫隙,就是連一道火星都沒碰撞出來。

一切正如羅素所說,葉天有些尷尬的收回青決沖云劍,對羅素訕訕一笑,也不再繼續嘗試。終究這青訣沖云劍的煉化等級不過是初級,即便是劈不開這水靈石也沒什么大礙。

他只不過想嘗試一下這青訣沖云劍之鋒,既然是破不開這水靈石,也就證明了到了這三重天,這青訣沖云劍有繼續煉化下去的必要了。

這里畢竟是三重天,這天靈秘境的神奇之處,他一路行至這里,也算是有所明白了。眼下這里就有這水靈石這般的物質,那瀑布之處還不知會遇上什么。

二人一路往前,不停不歇,很快,葉天和羅素兩人走到了瀑布跟腳的深水湖潭前,半面蜿蜒出去的長河源頭,皆是這深水湖潭。更讓人眼前一亮的是,除了瀑布嘩嘩下墜的流水,還有一座半弧形紅玉石橋,橫在深水湖潭與各個向外長河的源頭交匯處。

石橋通體血紅,光潔如玉,仿佛一道天然禁錮,深水湖潭的石橋內部,水流湍急,瀑布落下而激起的水霧水花四下濺射,更有無數水波浪花卷起,肆意而散;不過在石橋外部,各個長河源頭自這深水湖潭涌出,卻是十分瓶頸,只能依稀聽到流水嘩嘩聲,與石橋內深水湖潭上的景色截然相反。

讓葉天感到詫異的是,此地靠近水源,靈氣充裕,卻是沒有任何妖獸蹤跡,連尋常的魚蟲都見不到,反倒只有那紅玉石橋上面,各個石柱橋墩之上,雕刻有栩栩如生,各不相同的妖獸圖案,且無一重復,那雕刻手法,如鬼斧神工,妖獸好似活靈活現一般,要不是在近處,站的稍遠些,被那水霧水汽一擋,朦朦朧朧之下,恐怕還真以為這里有許多正在酣睡休息的妖獸。

總而言之,這里風景獨特,讓人心曠神怡,只是沒有他們預想當中可以改變秘境入口的陣法樞紐。

羅素望向葉天,雖是沒說話,但眼神之中已是帶著追問意圖。

葉天則是陷入沉思,他沒想那陣法樞紐的事,而是在疑惑,這紅玉石橋上下雕刻的異獸,他在先前進來的那個石室的壁畫上都曾看過。當然,石室壁畫上出現的妖獸更多更全,而這紅玉石橋上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最讓葉天心有所感的是,是這石橋上,雕刻著先前在河邊遇上的那種金色長魚,但石室內墻上壁畫傷,但凡有金色長魚的地方一定有那純白色巨鷹,兩者就像是相生相克的天敵,互相存在。

但在這石橋上,只有金色長魚,并沒有純白色巨鷹。由此類推,不少葉天曾在石室墻壁上看到過的類似金色長魚和純白巨鷹這種互相對峙存在的妖獸,在石橋上雕刻的都只有其中一種,沒有對方。

另一點讓人疑惑的是,橋上石柱雕刻的妖獸,跟橋下石墩雕刻的妖獸,又有所不同,像橋下石墩,多是類似金色長魚這種水中妖獸,而橋身本體上雕刻的則是那種陸地上奔跑的妖獸,至于最上面橋體石柱柵欄,則雕刻的是那種可以在空中飛行的妖獸,三種不同妖獸雕刻的方位涇渭分明,這一點,和最先石室內壁畫上的靈獸大雜燴般一比,堪稱整齊明了。

這里雖然沒沒有妖獸存在,但這橋上突然出現如此多的妖獸雕刻,甚是詭異。

壓下心中念頭,葉天忽然抬頭,望向羅素。

“這里未必安全……對了,羅道友還請問一下,在天靈秘境當中,妖獸能否藏身在雕像當中?”葉天心中隱隱有股不安,連他自己也說不來是不是因為這紅玉石橋上的妖獸雕像所致,只是下意識想尋問清楚。

“唔……我天劍門這秘境里,并不曾發現有妖獸可以藏在雕像當中,但我曾聽說,像三環金刀門內擁有的一座中等天靈秘境里,就有妖獸可以藏身于雕像當中。”羅素微怔,不敢輕易回答,思前想后了一番,才回答了一句。

羅素這話一說,葉天頭皮發麻,心中那忐忑不安的的感覺更是變得愈明顯!

多年直覺告訴葉天,此地不可再久留!

“先撤!”

葉天來不及多想,拉著羅素就急急后退,力求遠離那紅玉石橋。

羅素不知道葉天發現了什么,但他相信葉天,葉天說撤他就撤,兩人這一撤,就是六七里地遠。

至少那紅玉石橋,在他們視線范圍內,已經若隱若現,不再清晰。

“葉小兄弟,你發現了什么?”直到這時,羅素才有機會,問向葉天。

葉天剛要開口,忽然身后一陣靈氣異常,霎時他和羅素同時轉頭,卻發現身后地面突兀冒起一道青光,青光過后,有三個身影,從青光中跌落出來!

“是吳師兄!”羅素才看清楚其中一人,就立刻喊了出口!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