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污蔑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7 10:01:25字數:16

這次出現的人影,不再像之前葉天和羅素一路趕來之時,路途上那些想要引他二人離開的那種虛無幻影。

青光過后,靈氣的波動十分明顯,出現的三人跌跌撞撞,還未站穩腳跟,一個個就哎喲哎呦地叫出聲來。

這三人,都是天劍門弟子,其中一人,正是和羅素相熟的天劍門元嬰修士吳應有,先前和葉天同屬一隊,歸寧素心叔叔帶領。至于另外兩人,葉天也不算陌生,一個是當初他幾乎已經把姜玉坤逼得就要主動離開時,第一個開口指責葉天不能放過姜玉坤等人的那一名元嬰修士,名為周晉,同時他也是天劍門另外一隊的帶隊隊長。

最后一人名叫黃旗,看上去倒是平平無奇,不過修為剛剛突破元嬰,得以被天劍門選中,入選這次秘境試煉。

別看大家都是天劍門修士,可羅素也只跟吳應有熟悉,叫也是只叫了他一人,至于另外兩人,羅素叫都沒叫一聲。

另外兩人好像也沒覺得奇怪,站穩身子后,見是羅素和葉天,才放松警惕。

“羅師弟,你也來到了這里啊!”吳應有看見羅素,自是十分高興,不過他的眼中,沒有葉天。

羅素正要說什么,可一見吳應有忽視葉天的眼神,突然怔住了,回頭看了看葉天,又看了看吳應有,目光微移動,卻是落在旁邊的周晉和黃旗身上。

吳應有不是會忽略葉天的人,這其中肯定有問題,而問題,只能出現在周晉跟黃旗身上。

大家雖然同為天劍門修士,但其實當中還有玄機,就拿進入天靈秘境的三只分隊來說,當真以為,大家都是隨便自行選擇組隊,參與秘境試煉的嗎?

秘境試煉,說是修行,其實主要還是尋寶,秘境所獲,除了允許私自留下一兩件與自己緊密相關的東西,其余大頭歸宗門統一收錄調控,分與門內各有所需的修士。小頭,卻是各自小分隊自行處理。若不與帶隊修士處好關系,最后分得功勞時,少分多分,還不是帶隊修士一句話的事情。

再加上天劍門內,宗主閉關多年,一應事務都由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三人共同承擔。三個長老,已經隱隱形成三排,每次入秘境的三個帶隊修士,也隸屬三位長老各自指派。

故而,參加哪三隊,也是天劍門修士暗中表示自己選擇那一派的一種表現。同時,每個隊伍當中,也會盡可能拉攏其余隊伍里的修士,加入自己這一派。

吳應有這是被周晉和黃旗拉攏了?

羅素壓下心中念頭,不再多想,拉著吳應有側了下身,小聲聚靈呈線,避開周晉、黃旗耳目,向吳應有問道:“吳師兄,你和周晉他們怎么會在一起?”

“羅素,現在這里就咱們幾個人,何必還遮遮掩掩的,故意掩人耳目!”吳應有都沒來得及說話,周晉就朗聲叫住羅素。

“周晉,你這話什么意思!”羅晉這些年一直跟著寧素心叔叔,脾氣壓下去了許多,但聽到周晉這話,還是忍不住怒氣上涌。

周晉眼神在羅素和葉天之間來回逗留,續而冷笑了一聲。

“你陰陽怪氣什么,有什么話,敢做就要敢說!”羅素可不吃周晉這套,指著他就差沒直接動手了。

“你們都敢做的事,我又有什么不敢說!之前對付姜玉坤的時候,這個葉天,公然和姜玉坤勾結一起,出賣我等,此舉形同叛門,你那時明明還有一戰之力,卻伙同他一起,處處幫他,直到現在了,卻也還和他一直待在一起,我倒還想問問你是什么意思!”

周晉開口,竟然就是倒打一耙!

先前與姜玉坤敵對種種,一切黑鍋,全甩到了葉天身上!

別說葉天沒想到,就是羅素,也萬萬沒想到會從周晉口中聽到這么一番話!

他都給氣笑了!

“哈,哈哈,勾結?哈哈哈哈……周晉,是你修行修壞了腦子,還是修行修壞了眼睛!當時要不是葉天及時出現,我們都要被姜玉坤一個人盡數俘虜,全軍覆沒,現在你居然好意思,過來指責我,指責葉天,同姜玉坤勾結一起,那大家是怎么被解救的?靠葉天和姜玉坤勾結一起嗎?”羅素真是沒想到,周晉會拿葉天發難。

“葉天不顧我們,和姜玉坤談條件交易,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家皆可見證,連你也知道,當時我們盡數落在姜玉坤之手,他葉天區區一個結丹期修士,憑什么來解救我們?恐怕這一切,原本就是他和姜玉坤的一個陰謀!”周晉厲聲色茬,言之鑿鑿,一副看穿了葉天的肯定神色。

“血口噴人!”羅素猛地轉頭,望向吳應有,“吳師兄,你該不會也信了吧!”

“不是我信不信,而是周師兄說的有道理,我們堂堂元嬰期修士,都拿那個姜玉坤沒一點辦法,怎么葉天一來,就讓姜玉坤畏手畏腳不敢輕易出手,況且,他對姜玉坤也未免太過熟悉了。”吳應有神色正常,語氣平緩,只是言語,十分扎心。

“你們真是倒打一耙,周晉,當時葉天已經逼得姜玉坤不得不離開秘境,三環金刀門謀取我天靈秘境的陰謀也就此破滅,偏偏是你,在被救下后,又強行召集大家圍攻姜玉坤,導致姜玉坤臨死反撲,若非如此,我們又豈會出現在這兒?”羅素實在聽不下去,葉天不出聲自辯,他也得先替葉天據理力爭。

可羅素不說此時還好,一說此時,就連一直沉默不吭聲的黃旗,也抬頭看了眼他,眼中閃過一道復雜目光。

“好了羅素,或許你也是被一時蒙騙,你好好想想,那姜玉坤能突然出現偷襲我們,足以說明我們當中出現內應,故而才讓他那么容易生擒我們,前后推斷,葉天身上的疑點,的確最大。”黃旗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卻堵死了羅素想要替葉天爭辯的所有話端。

不管羅素怎么說,一個三環金刀門內應,和姜玉坤里應外合的身份,都能結識。

老實人一直沉默不吭聲,這一吭聲,真是能直接把人噎死!

“葉天是內應?你們真是……真的是……”

一連好幾個真是,羅素都氣得說不出話了,也沒詞再說。

葉天對此,倒是不像羅素這般沉不住氣,他只是打量了幾眼周晉,心中也就多少有了點譜。

周晉當然不會平白誣陷他和姜玉坤勾結,這其中,可推敲的地方多了。

周晉話中,情緒最為外在表露的,莫過那句“他葉天區區一個結丹期修士,憑什么來解救我們”,這話一出,周晉的心思不難揣摩。

他是天劍門進秘境的帶隊修士,職責所在原本就重于別人,像被俘一事,另外兩隊帶隊修士,李金光,和寧素心叔叔,都不曾被姜玉坤俘獲,偏偏只有他周晉,成為被俘修士之一,顏面何在?

至于黃旗、吳應有的態度,更不難猜,看吳應有那話——堂堂元嬰期修士,這話都已經說的有多直白了?

其他人只要稍加引導,也會如此想。哦,堂堂天劍門統共二十來位元嬰期修士,拿一個敵門修士一點轍都沒有,你一個剛入天劍門不久的結丹期修士站出來,嚇得敵門修士不敢出手,然后還借機解救了大家,那這二十來位元嬰期修士的顏面,又該擺在哪里?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大家被救之后,挑頭針對姜玉坤,葬送葉天一切謀劃的,就是他周晉啊!

事后真要討論功過,他周晉無論如何都逃不過一個無能之罪!

換做葉天是周晉,現在恐怕不光是要污蔑自己,而且還一定要把自己的罪責擴大,好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過來,從而忽略大家被姜玉坤一人俘獲這丟人事實,尤其忽略自己的無能之罪。

實際上,周晉此刻,所做的事正是這點,污蔑葉天,并將事情擴大,好讓大家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葉天身上。

這類事情,曾經又不是沒有過。

當初在第二重天,三國大戰,最終他葉天,不還是成了三國修士眼中共同憎恨的敵人。

這點小事,放葉天面前,波瀾不驚,對他道心甚至產生不了一絲一毫的觸動。

“除了你們,其他修士呢。你們有沒有見到姜玉坤那些人。”葉天終于開口,問的,卻不是周晉和羅素他們先前所談任何一件事情,更不是為自己申辯,卻是問起了其他人。

“怎么,還想等大家到期,你這個內應好透露消息給姜玉坤,讓他再一次把我們一網打盡?”周晉忍不住,冷嘲熱諷了一句。

“周晉,我勸你好好說話!葉天雖然只是剛加入我天劍門,但也不是你能隨便污蔑的,等出了秘境,一切功過,自有宗門長老決斷!”羅素擋在葉天面前,厲聲再道。

“好,好好,一切功過,當然會由宗門長老定奪,但羅素,你現在舉動,我也會在離開秘境后,一五一十的稟告給諸位長老!”周晉眼中劃過一道兇光,他真是不知道這個羅素被葉天吃了什么迷魂藥,一個勁兒要替葉天擋事。

假如所有人,都和他站在統一戰線上,所有罪責往葉天身上一推,宗門長老即便知道葉天不可能是內應,那又如何,那么多元嬰修士,被三環金刀門一個眾所周知的紈绔弟子一網打盡,傳出去,天劍門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所以事到最后,宗門長老一定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葉天也是最適合的背鍋之人。犧牲他一個,所有人的顏面,包括天劍門的顏面,全保得住。

可這事怕就怕有人較真,非要給葉天表功,那宗門長老就算想把事情壓下,也做不到了。

葉天若是真立了功,大家的過錯,也就遮不住了,一切顏面,也都成了葉天立功的墊腳石。

這點道理,怎么羅素這個死胖子,就是認不清呢!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