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自辯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7 17:02:10字數:16

“隨便你!”羅素轉身走到葉天身邊,懶得理會周晉等人,當下以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

羅素全然不吃周晉這一套,周晉一點轍也沒有,他沉下臉,眼神陰森,一時沒再吭聲。

既然如此,那羅素此人留不得了!等下要找個機會,讓羅素半個月一個月開不了口下不了床才行,至于罪過,要么姜玉坤背,要么就是這葉天背好了!

周晉心想了一番,有了打算。

輕咳兩聲,周晉正要開口,葉天卻搶在了他的前面。

“我先前說過,姜玉坤和那三個三環金刀門修士,潛入這天靈秘境,是為了修改天靈秘境入口位置,如果你覺得這也無所謂,那我更無所謂,現在我們就在這僵持著,等到天靈秘境入口重開好了。”葉天先聲奪人。

周晉頓時啞住,黃旗和吳應有更是面色一變,一如之前羅素剛聽葉天說起此事時表情一致。

周晉倒不想承認葉天說的是真的,但身邊黃旗和吳應有也都不是傻子,天靈秘境內圍核心有一處樞紐陣法,可以修改秘境入口開啟位置,這事也不算什么秘密,只不過天靈秘境是何等存在,即便是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天靈秘境,其中內圍天地也是重重制壓,千變萬化,要想找到可以修改秘境入口開啟的法陣樞紐,談何容易。

按理說,這最核心存在的秘密,都掌握在宗門宗主手中。天劍門宗主閉關銷聲匿跡近千年,天劍門弟子也都近千年不曾聽聞這方面的消息。也就幾十年前,天劍宗還有一處中等天靈秘境,入口開啟位置突然改變,不知去向,從此這個中等天靈秘境,就徹底消失在天劍宗掌控之下。

你說葉天是內應也好,說他是叛徒也好,但這事一旦說出,任何知道的天劍門弟子都不能不當回事。

“姜玉坤他們到底有什么計劃,你一五一十全部交代,日后也算你將功補過,我會親自替你在諸位長老面前多說好話!”周晉思量再三,再次開口,迫不得已,只能改變對葉天的部分態度。

“先說你們來到這里之前,遇到過其他人沒。”葉天還是方才那個問題。

“沒有。”周晉只能老實回答。

“那么你們來到這里之前,也是出現在一片參天森林當中,然后走到邊緣峭壁下,從峭壁上的洞府而入,一路走到這里?”葉天又問。

黃旗和吳應有再次點頭,周晉卻受不了這談話處處被葉天引導,顯得他們低人一等,不禁拔高聲調:“讓你交代姜玉坤他們究竟有什么計劃,不是讓你在這對我們問東問西!”

“我區區一個結丹期修士,也就是抓住了他那三個元嬰期屬下,問出了點東西,隨后又逼得姜玉坤不敢對我出手,救出你們而已,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姜玉坤他們到底有什么計劃?閣下堂堂一位元嬰期修士,要想知道姜玉坤的計劃,不應該直接去抓住姜玉坤嚴刑拷問,又或者抓住他那三個元嬰期下屬,問我做什么?”葉天冷笑一聲,看似自嘲的一番話,一口一個區區結丹期修士,又一口一個堂堂元嬰期修士,話語中的嘲諷之意,字字誅心,不僅說的周晉臉色發青,就連吳應有和黃旗也是臉色一黑,聽不下去。

羅素替葉天說再多,效果也都不如葉天這會兒自嘲說的幾句話。

先以天劍門立宗根本的天靈秘境入手,再拐回頭替自己洗脫,效果遠比羅素那樣直接提葉天洗脫罪名,更有效果。

至少只要他們還想阻止姜玉坤真的找到秘境內圍核心出能修改入口位置的法陣樞紐,就必須得到葉天的幫助。誰讓葉天曾俘獲姜玉坤那三個屬下,知道的東西遠比他們更多。

當然,還有一點是周晉他們絕不可能知道的,那就是這個天靈秘境的外圍三層小天地的壓勝物,已經在葉天手中。

葉天沒主動說,羅素也被氣的沒來得及說,任憑周晉在這里怎么污蔑葉天,等出去后,葉天將壓勝物黑色圓石拿出來,即便黑色圓石會在秘境入口關閉后失去壓勝物的傳送作用,但作為壓勝物所特有蘊含的靈氣,做不了假。

這就會是證明葉天清白的最佳證據。葉天要真是三環金刀門的內應,他都已經得到了壓勝物,哪還需要有后面跟姜玉坤對峙那一處戲碼?

按照周晉的計劃,這事壓的下去,把罪名能推到葉天身上,那才能算是保住大家顏面。可要壓不下去,罪名也無法推到葉天身上,那大家配合他做的一切,只會更加丟人,也更加顏面無存!

黃旗和吳應有不是不知道這點,至少在葉天說出姜玉坤他們一行人真正目的后,周晉就有些壓不住這個局面了。既然如此,大家誰也不愿意把事做絕。

“葉道友,你莫動怒,很多事,我們都被蒙在鼓里,從我們的角度,懷疑你也不是沒有道理,既然你的確清白,那我們再懷疑也是無用。若果真如你所說,我們最重要的是阻止姜玉坤他們,而不是在這里內斗。”黃旗站了出來,一副老好人和稀泥的神色,只想把內應、叛徒這事糊弄過去,先齊心協力,解決姜玉坤等人的威脅才是。

“關于葉道友你之前問他,我們剛醒來后,的確是在那一排參天森林當中,那地方靈氣之充沛,天才地寶之多,遠超想象,如果我沒猜錯,那兒應該就是秘境的內圍核心處,至于黃師兄和周師兄,我們也是在走出森林到那陡峭山壁邊上的洞府門口碰到的。進洞府后,一直往前,就走到了這里。”吳應有點了點頭,同時也說道,順帶把葉天方才的問題仔仔細細回答了一遍。

“黃旗、吳應有,你們這是干什么!”周晉回過神,當即瞪了眼黃旗和吳應有,沒想到自己還沒解決羅素,身邊兩人就又改了注意。

吳應有和黃旗都沒理周晉,羅素在葉天身后看到這一幕,不禁在心里對葉天豎起了大拇指。

葉天對人心的把控,果然比他要強太多,如此一說,葉天都不需要和周晉爭辯任何關于自己是否清白的事,這一番旁敲側擊,就把該說的該做的以及雙方都無法忽略掉的某些事實點明出來,甚至替對方想好了立功的路子。

現在他們還在秘境,并且來了這里,那么姜玉坤等人必然還在秘境,而且很可能也在這里。阻止姜玉坤修改秘境入口位置的法陣樞紐,這一個功勞,就頂的上之前所有過錯。

這些點明之后,吳應有和黃旗到底是選擇跟周晉站起一起,詆毀葉天,還是選擇和葉天一起,阻止姜玉坤等人為天劍門立功,顯然易見的事。

拉攏了黃旗和吳應有,周晉一個人孤木難成林,又能掀起什么浪花?

連羅素都看明白的局勢,周晉又怎么會不知道。

他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已經是咬牙切齒,恨透了葉天!該死的家伙,還真小看了他,本身以為自己顛倒黑白一番說詞,就能說的葉天心神具亂,然后急于和自己爭辨清白。

清白這事,越辨就越不清楚,歷來都是各有各的道理,爭辯不清,就繼續爭辯,這里不清不楚,就到外面不清不楚,外面還不清不楚,就到宗門諸位長老面前不清不楚,可那個時候,周晉所有目的也就達到了。

但周晉萬萬沒想到,葉天壓根不自辯,只是說了下姜玉坤他們要做什么,然后自嘲一番,就讓自己好不容易旁敲側擊拉攏了一路的吳應有和黃旗兩人改了主意。

事已至此,周晉先前計劃統統作廢,只能暫時作罷,另想他方。

“那你問這些,到底是什么用意?和姜玉坤他們要做的事情,又有什么關系!”周晉強壓下自己心中真實想法,只得按照黃旗、吳應有的想法,先緊著阻止姜玉坤他們來。

“關系大了。”葉天本不想搭理周晉,不過看羅素和黃旗、吳應有也是不太清楚的樣子,只能費心解釋一遍。

“我們都是由姜玉坤最后搏命時制造出的那個黑柱吞噬,進到這里,醒來后也都是那片參天樹林。姑且確定這里就是秘境的內圍核心處,那么能改變秘境入口位置的法陣樞紐也就在這里某處。我不知諸位在那片參天樹林尋找搜索過沒,那片參天樹林里,只有各種天才地寶,卻沒有任何神通陣法的痕跡,反倒是森林外,如壁壘般封死森林的一圈陡峭山壁處,那一座座洞府入口,處處存在術法神通的痕跡。如果說著法陣樞紐就在這里,也能是在洞府內某處。”

“我們也是一路從洞府進入,來到這里,你們同樣也是,那么其他人,只要找到洞府入口,最終可能就還會出現在這里某處。換句話說,那陣法樞紐,也在這里某處。”

“我和羅素道友來的早,已經在附近找過,這附近沒什么特殊,唯一不同,就是前面那瀑布。不過按照我和羅素道友的想法,就是……”

葉天洋洋灑灑一大堆話,將現有情況分析的一清二楚,只是話到最后,還沒說完,周晉再次打斷了他。

“既然陣法樞紐很可能在瀑布那邊,你們干嘛往回走!”周晉好不容易抓住了一個可能是漏洞的問題,直勾勾盯著葉天。

畢竟,周晉和吳應有、黃旗三人出現的時候,葉天和羅素剛巧是背對瀑布方向,急速撤離。

葉天都還沒回答周晉的問題,瀑布那邊,忽然傳來一陣雜亂無比的妖獸嘶吼之聲,如奔雷滾地,震耳欲聾,就連腳下無堅不摧的絕品水靈石都隨之顫動起來,隱隱有震裂跡象!

這得是多少妖獸發威才能引起的天地動蕩!

霎時間,周晉、吳應有以及黃旗等人,面如死灰,身子更是本能后撤一步,隨時做好了要逃的準備!

這下子,都不需要葉天再解釋什么了。

“那邊是什么情況?”吳應有最先出聲,神色緊張。

“我也不知道!我和葉天走到那邊,只看到一個紅玉石橋,然后察覺到可能有危險存在,就再不敢靠近,只能先推出瀑布范疇,這不剛退沒多遠,就遇到了你們。”羅素替葉天回答了一句后,轉望向葉天。

他先前可沒察覺到什么危險,這等于是葉天又救了他一次,要是那時候葉天不在,他肯定不會離開,按照現在這會兒從那邊傳來的動靜,還留在那的下場,注定凄慘。

誰知道,葉天下一句話,讓幾人同時變了臉色!

“不好,我們得過去看看!”葉天望向瀑布深水湖潭那邊,沉聲再道。

“你沒聽到那邊妖獸嘶吼聲,光看這天地動蕩的異象,就知道那邊決不止一頭兩頭妖獸,恐怕數量絕不在少數,修為實力更是不俗!”周晉急急說道,這會兒他也顧不上算計葉天,沒立刻撤離到安全位置,就已經證明他定力還算不錯了。

“是啊葉小兄弟,我們現在再去,不是去找死嗎!”就連羅素也是同樣想法。

“先前我們在那,只有危險的感覺,但沒有這等異象發生吧?現在我們都離得遠遠的,那邊卻有了動靜,你們就沒覺得奇怪?”葉天雙拳緊握,渾身緊繃,他也知道,這種情況下還要過去,著實危險,但不去不行啊!

實在是因為這妖獸突然而起的嘶吼聲以及引起的天地動蕩,太過奇怪。

剛剛他和羅素都走到紅玉石橋跟前了,妖獸不露頭,怎么他們都退出老遠,又開始了?

黃旗和吳應有對視了一眼,誰也沒跟葉天過去的打算。

“那既然如此,我們在這等你,你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如何?”周晉冷哼了一聲,突然計上心頭。

葉天沒說話,只是望向羅素。

這等冒險的事,他的確不好讓人和他一起,所以去或不去,還需要其他人自己做決定。

“我去。”最終,也只有羅素一人,下定決心,依舊跟著葉天。

黃旗和吳應有沒吭聲,就已經代表了他們的選擇。

有羅素也就夠了,葉天原本就沒指望周晉或者是黃旗、吳應有敢冒這個風險。

轉過身,葉天和羅素就朝著瀑布那邊急速狂奔。

為了不引起過多注意,再加上這里本來就無法御劍而行,兩人盡可能收斂靈氣,純粹以肉身力量加速飛馳。

片刻之后,紅玉石橋近在眼前,葉天和羅素不由放慢了腳步,最終停下。

兩人互相對視一眼,眼中盡是驚詫。

越靠近紅玉石橋,妖獸嘶吼聲越是巨大,引起的天地動蕩異象也更為明顯,但目光所及之處,卻還是先前所見的那副景象。唯一不同,就是不管妖獸的嘶吼聲,還是天地動蕩異象的起源處,都是自紅玉石橋發出。

“葉小兄弟,你看那邊!”羅素忽然注意到一處,抬手指著石橋上面。

葉天望去,就看見石橋上有幾個身影,在水霧曼起如云的橋身上,朝著瀑布里面走,眨眼消失在石橋盡頭。

這下,葉天什么都明白了!

什么妖獸嘶吼,天地動蕩,都是假象幻覺,之所以出現,完全是因為有人上了石橋,再聯想他們出現在這方天地內時,時不時有人影出現,想要吸引他們離開,可謂是真相大白。

原來是要嚇走上了石橋的人!

“我們要不要回去通知周晉他們?”羅素問向葉天。

“來不及了。萬一橋上的人是姜玉坤他們呢?畢竟他們比我們更清楚可以改變秘境入口的法陣樞紐,所以他們才敢無視這一方天地內的幻象恐嚇,走上石橋!”葉天沉聲說著,已經大步邁出,直接朝著石橋走去。

羅素頓了一下,知道葉天所說在理,也就不再想周晉他們,跟著葉天朝著石橋走去。

等上了紅玉石橋,雜亂繁多的妖獸嘶吼聲更為劇烈,而且猶如真有妖獸在他們耳邊嘶吼一樣,只撼道心。

葉天道心經過第一重天、第二重天兩層淬煉,早堅固無比,不為所動,走在石橋上,不受任何影響。羅素情況少差一點,但他心思簡單,反倒有助于自己穩住道心,不受影響,故而腳步有些踉蹌,可也沒慢葉天一點。

一路走過石橋,追著方才消失的身影直到石橋盡頭,有驚無險。下了石橋,到深水湖潭里面,反倒沒任何妖獸動靜和天地動蕩的異象存在,而先前那制壓御劍騰空的禁錮,也仿佛解除。

在紅玉石橋外面看著瀑布和深水湖潭,沒多大感覺,可走過石橋進到里面,又不一樣了。

滾滾流水自九天落下,砸入深水湖潭,水霧成云,處處縹緲。

有一道水門,暗藏瀑布當中,將那落下九天的流水硬生生割開一道口子。

水門兩側,還有兩行秀氣至極的楹聯。

一行是天大地大,唯我獨大。

另一行則是天門靈門,唯聽我命。

乍一看,這楹聯還算工整,但經不起推敲,兩行楹聯,互相根本沒有什么直接關系,倒像是生搬硬套,只圖一個天大的口氣。

“就是這了!”

葉天忽然開口,并且拿出了那枚黑色圓石。

此時黑色圓石,不再周身發黑,而是變得通體透明,石面上,甚至還映出和藏在瀑布內相同的水門,就連水門兩側那兩行楹聯,也是清晰可見。

他們一直苦苦尋找的能改變秘境入口的陣法樞紐,就是這里!

“那接下來我們怎么辦?”羅素在葉天身邊,急急問道。

找到了當然好,可問題是,在他們之前,已經有身影從石橋走過,按理說會比他們先找到這處水門,可現在,瀑布前,深水湖潭之上,也就他和葉天兩人,再無他人。

“當然是進水門了。”葉天重新收回黑色圓石,根本不需要想,雙目直盯那扇水門。

先前的人來了又消失,在這里還能去哪,肯定不會潛入地下深水湖潭,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一個,就是這水門。

況且,水門大開,既然是陣法樞紐,里面估計又是一個小天地,而要修改入口,很可能也在就是這小天地內完成,不管怎么說,眼下唯一可行,就是進水門。

葉天和羅素說完,就不再猶豫,直接朝水門沖去。

羅素剛想讓葉天再小心一些,葉天都已經沖進水門,消失在瀑布之前。

見狀,羅素只得咽下已經到嘴邊的那些示警之話,跟著一頭,扎進這水門當中。

這一次,兩人誰都沒有感到太多異常,就又進入到另一小天地。

此處小天地,范圍不大,四顧好像就能看到天地邊緣,其中只有一處向上的山峰,山峰頂端,遙遙可見一座道觀。

葉天已經在山腳,后入水門的羅素剛剛出現。

四下一望就能看盡山腳下的所有存在,羅素跟著抬頭望向山巔道觀,心生感慨。

“這小天地,還真的是小。”

“走吧,上去看看。”葉天抬腿,邁向通往山巔的第一層石臺。

羅素緊跟其后,兩人登山前行,雙方極其默契的誰都沒有御劍,也沒有外溢靈氣。

就在這時,兩人走了還不到一半登山路,山巔道觀忽然出現一道巨大劍氣,如滂湃瀑雨,突如其來的直接覆蓋整座道觀!

轟然間。

道觀坍塌在這劍氣之下!

這般氣勢磅礴的劍氣,直沖云霄,如此一幕讓葉天、羅素兩人,獰不及防!

讓葉天、羅素兩人,獰不及防!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