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劍破牢籠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8 17:01:33字數:16

這一切幕后恐怕另有黑手基本已經可以確定,隨著之后來人越來越多,只會更加肯定。但是不是姜玉坤,葉天也是不敢肯定。

姜玉坤要真有這么大本事,何至于先前被葉天逼得差點沒落荒而逃。

再一個,葉天已經察覺,這山巔小天地,范圍小歸小,可似乎只能進不能出,反倒成了一個牢籠般的存在!

所有最終進到這小天地的,等于都被困在這牢籠當中。

實際上,也沒等葉天回答,旁邊的吳應有就突然指向山腳。

“又有人來了!”

山腳下,再次出現了兩個身影,還是天劍門修士。

等這兩人上來,眾人一問,這才知道,大家的經歷,基本一致,最后從瀑布水門進來,就到了這里。

陸陸續續,差不多在幾個時辰內,統共二十多名天劍門元嬰劍修,都來齊了。

葉天仔細數了一圈,排除自己,二十二名元嬰期修士,只有寧蘇醒叔叔,內應孫福祿等四名元嬰期修士和另外三個結丹期修士不在,正好是先前和姜玉坤對峙的所有人。

也不怪姜玉坤能偷襲俘虜這些人,大家齊聚此地,就這山巔巴掌大的地方,二十多人已經有些顯得擁擠,竟還三五成群,硬生生分出三個陣營,互相之間隱隱還有提防別人的意思。

畢竟這秘境之行,最后出來的收益按照小組劃分的,即便是同門,也難免會有所爭執爭奪,這次若不是因為三環金刀門姜玉坤的緣故,保不準這些進入秘境的幾組修士不會為了爭奪什么物品而大打出手的。

看來之前羅素所說的情況屬實,天劍門沒落除了宗主閉關失蹤,不理宗門內大小事務之外,與大三長老的各自縱容也有著極大關系。換做以前也許沒什么,但現在,這里面問題就極其嚴重了。

姜玉坤等人到現在都沒出現,不知所蹤,而這里發生的一切,又似乎是另有黑手刻意推動。

其目的不得而知,是否危險也就更加不得而知了,如果大家這時候還不能齊心協力,那別說姜玉坤,就是隨便在來個人,也能再一次逐個擊破,重現之前姜玉坤所做過的事情。

“葉天,你且過來!”

就在葉天打量眾人的時候,眾人似乎也有了想法,不過還是周晉出頭,負責質問葉天。

周晉也沒辦法,他之前和葉天的對峙說辭,早已經被吳應有黃旗告訴大家,想瞞都瞞不住,況且大家的確一開始和周晉有相同想法,只是大敵當前,這些東西只能先藏在心底,解決姜玉坤威脅才是重中之重。

這種時候,再有什么可能會得罪葉天的事,讓周晉來做,再合適不過,誰讓周晉早就得罪了葉天,正所謂虱子多了不咬人,多得罪點少得罪點,眼下已經是無所謂了。

說到底,這葉天終究是個下界之人,剛剛加入天劍門,資歷深淺,背后更是沒有任何家族勢力,雖然似乎跟寧家那幾名修士關系不錯,不過在周晉眼中也是泛泛之輩。

那寧素心雖然名為天劍門長老,主要還是因為其叔叔的緣故,其本身這個長老身份,在天劍門內,并沒有多少人愿意理會,只是明面上的尊敬罷了。

雖然這寧素心早早就練成劍心,劍丹也是隱隱快要結成,天資在天劍門中實屬不凡,但終究其本身的修為還是低了一些,僅僅是劍道之上有所成就,還不足為慮。

葉天望向周晉,一直觀察眾人的他,對大家的想法也是心知肚明。

“怎么了?”葉天大大方方站在周晉面前,一旁的修士,也以他二人為中心,立刻圍在附近。

”你先前說,你抓住了姜玉坤的那三個屬下,從他們口中拷問出來了他們此行目的,是要找到可修改我天劍門秘境入口位置的陣法樞紐,此事你可敢肯定?”周晉迎著葉天目光,再次問道。

葉天嘴角揚起,眼睛微瞇。

這件事他都已經重復了無數遍,可周晉現在當著眾人又一次提及,目的也再簡單不過。

假設最終大家離開秘境,秘境入口沒有被改,姜玉坤等人也都沒有被抓,留下把柄,那么秘境當中所發生的一切,姜玉坤肯定不會承認,而葉天所說之言,就會成為挑撥天劍門與三環金刀門之間關系的陰險小人。

再假如,姜玉坤等人還是被抓,留下了把柄。天劍門對待三環金刀門固然可以理直氣壯,但宗門實力畢竟擺在那里,天劍門式弱沒落,三環金刀門則日益漸強,為附近第一大宗。最后結果也只可能是天劍門討不回什么公道,還可能跟三環金刀門撕破臉皮,徹底交惡。

只要葉天在這里應下周晉那話,那么所有一切,就全是因他而起。到最后不管是那種結果,他葉天都是首當其沖的替罪之人。

當然,不管哪種假設,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能夠改變秘境入口位置的法陣樞紐,沒有被姜玉坤等人找到修改。因為一旦修改,萬事皆休,天劍門都再無倚仗必然落得被人吞并下場,那時候,誰還管他葉天是誰。

葉天心中也是清楚,這里面誰都不愿意出來趟這趟渾水,背這個黑鍋,自己這個下界之人,又是剛剛入門不久,毫無根基的人,用來當替罪羊是再好不過了。

眾人齊聚之后,商量出來的對策跟周晉一開始其實真沒什么不同,也許唯一例外的就是,只要葉天敢擔下這個責任,那大家就先暫時放下互相之間的種種爭執,齊心協力阻止姜玉坤找到能改變秘境入口位置的陣法樞紐。

羅素也知道這些,他挺想替葉天打抱不平,但被后來找到這里的李鵬攔下。

不是李鵬不讓羅素替葉天出頭,實在是不能出頭,因為這已經是目前讓大家放下成見齊心協力最好的辦法了。

眾人誰都不是傻子,又怎么會不知道這時候大家絕不能再分心內斗,唯有齊心協力,才能絕境求生。

不光是李鵬,和他們一隊的修士對葉天的感覺都還不錯,也不想葉天落得這一步,但眼下,他們也沒什么更好辦法。

葉天淡淡一笑。

他只覺得天劍門修士似乎忘了,自己從天門而入,來到這三重天不過短短數日,和三重天的任何修士都不一樣,對所屬宗門,并無太深感情羈絆。

天劍門也好,三環金刀門也罷,于葉天來說,不過都只是一個個修行路上的名字而已。

自己之所以愿意幫天劍門,也只是因為自己加入的第一個宗門,是這天劍門。

不管最后結局如何,他葉天都不在乎得罪于誰,更不在乎能否繼續待在天劍門中。這天大地大,哪里是葉天去不得的地方。

“當然,我敢肯定。”葉天當著所有人面,朗聲確定。

周晉松了口氣,他還真怕葉天看出大家意圖,再說些什么模棱兩可的話,把問題重新拋出去,那大家好不容易暫時達成的一致基礎,也就不復存在。

其實這個問題,真的很好回答,只要葉天強調這些都是他逼問那三名三環金刀門修士所得,自己也不能肯定真假,一句話就能把自己摘得干干凈凈。

以葉天的心計,這些人想把臟水潑到自己身上,怕是癡心妄想吧。

所幸葉天回答的異常肯定,大包大攬,不留任何余地。

“好!”另一位修士直接開口,轉過身,直接下命令道:“李師叔不在,我暫代李師叔行帶隊職責,李欣,曾不仁,李天,你們三人布通靈術陣!”

“是!”

“是!”

“是!”

被叫名字的三人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站出,領命之后,就在那光潔如鏡面的地上,分三處勾畫通靈術陣的法陣。

同時,那修士望向周晉、李鵬和羅素三人,再次開口說道:“此時宗門危機,大家當齊心協力,有些事,我也無需再多言一二。”

“那是自然!”李鵬第一個開口應下,轉過身,對羅素等人也是一番分工叮囑。和這修士先前下命大差不差。

周晉輕哼了一聲,似乎對這修士有幾分不滿,不過也沒說任何廢話,轉過身后,對一直圍在他附近的修士,也下了幾條命令。

二十多位元嬰期修士,頓時忙碌起來。

反觀葉天,倒成了眾人之中最悠閑的一個。

當然,葉天并非真的就此閑著,他細細觀察了一下眾人的方位,發現大家雖然分各不相同,但最后所結之陣法,可以合并為同一劍陣。

這劍陣雖還沒有成型,不過看起繁瑣的符文,大致也能推斷出來,此陣極具威力!

眾人齊心,就在沒什么阻礙難事,那劍陣到開始布局,直到成型,也只用了短短不過半個時辰而已。

主持劍陣的,正是最開始那雷厲風行的修士。看得出來,他的身份地位也不低,至少就連周晉,在劍陣結成前后,對他也很少頂撞。

“眾道友,助我成就天劍!”

劍陣最中心,他祭出自己飛劍,遙指頭頂,長劍掠空,劃過一抹驚鴻!

下一瞬,同為劍陣一員的其余修士,同時祭出自己飛劍,指向那抹驚鴻所在,山巔天空,仿佛被劍氣所染,融成一道炫彩巨劍。

看著劍陣初成的頭頂炫彩巨劍,葉天不知為何,突然有種奇怪感覺。

就好像,這劍陣所出的巨劍,他曾在哪見過。

按理說,這不應該,畢竟他也是剛加入天劍門沒多長時間,這劍陣顯然是天劍門壓箱底的東西,需要二十多名元嬰期修士聯手共成一劍,他又怎么會見過。

但……

葉天來不及多想,那主持劍陣的修士就已經掠空而起,借助劍陣靈氣,浮于半空。

就見他雙目緊閉,雙手結陣,上空炫彩巨劍,隨劍陣心意,轟鳴不已!

剎時,這修士睜開雙眼,眼中仿佛有劍光射出而出,精光閃閃,甚是駭人。

“我有一劍,敢問這拘我天地,可接否!”

他這一開口,再不是他自己聲音,而是組成劍陣的二十二名元嬰期修士共同發出,震耳欲聾,聲勢駭人。

天地毫無回應,只有腳下這座山峰,輕微搖晃,似是回答。

劍起!

精光四濺!

半空中的炫彩巨劍忽然扶搖直上,長劍破空,竟是欲要將這天幕刺穿!

哧!

巨劍破空消失,沒入天幕。

不過眨眼間,就有一道澎湃劍氣,自天而落。

看到這劍氣落下,葉天終于明白,自己先前的熟悉感究竟來自于哪里!

他和羅素,第一個來到這一方小天地,見到的那道摧毀山巔道觀威力十足,如同暴雨傾落的劍氣,可不與眼前這一道澎湃劍氣相差無幾。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