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冬雪妍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09 17:01:44字數:5362

一重天。

冬雪妍行至了一處無主之地,身姿沉穩的落在了地上,她先是四顧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此處乃是一處風景秀麗的山間,山間溪流縱橫交錯,流水潺潺,景色風水看似宜人,不過靈氣充裕程度只能算得一般,也無怪乎這樣的山水俱佳之地,是一個無主之地,沒有任何宗門在此開山立派。

不過只有周圍那些靈力似乎受到了外力所動,不過好像卻不是因為人為而形成的。若不是冬雪妍心思細膩,探查到了這細微的變化,怕是就會以為尋錯了地方了。

在得知了這個情況之后,冬雪妍隨即就放出神識查探。

在這一重天,能擁有神識的結丹期修士極少,所以冬雪妍外放的神識,倒是沒有絲毫的顧及。

這山間沒有任何外力所阻擾,她的神識很快就將周圍百里探尋一遍,這山間周圍有不少妖獸,還有不少修士也在這山間探尋著,不少人在途中與那些妖**戰著。

這里的靈氣并不充裕,整個山間也不似有什么天靈地寶的存在,竟然能有如此多的妖獸,想來是因為被什么東西吸引而來的。

冬雪妍原本還有些想不通,直至她的神識在這山間的一處地方,遇上了一層阻礙,那阻礙她神識之物,并非是什么法寶或是陣法,因為她先前探索過不少秘境洞府,神識被這些東西所阻礙之時,所傳達回來的感悟并非如此。

在這山間的阻礙之地,就好似硬生生的一堵墻,沒有任何外力,就好似神識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邊界一般,霎時就折返了回來。

冬雪妍結合那周圍靈氣的波動,就斷定這里就是天門的將開之處。

先前的天色大變,世間已經開始流傳是天門要開,冬雪妍得了消息,匆忙趕到自己來到一重天時的地方,在那里一待就是近十天,將這個地方里里外外探尋了個遍,卻發現根本沒有天門的蹤跡。

直至天色再次大變,冬雪妍才知曉自己竟是尋錯了地方,就順著那天色變幻的地方尋了過來,最終來到這么一處山間。

不過天見異象,聞訊而來的修士自是眾多,先前通過神識探查到了修士,不過是少數之人,修為也甚是一般。

冬雪妍斷定,這里的靈氣波動的定然會持續加強,這天色中的異象還會持續下去,直至這天門所開。

雖然冬雪妍自認在這一重天難遇敵手,但這世界之大,遠超她的想象,這天門一開,還不知道有什么暗藏的奇人異事又或是古修會伺機而來。

在一重天之行,冬雪妍已經算得上是修行圓滿,如今已經到了結丹期的她,憑借一重天的靈力,恐怕再想突破,已經是難上加難了。

若是如同尋常的修道之人一般,日復一日的吸納天地靈氣,固本培元穩步上升也是未嘗不可,不過時不我待,冬雪妍并不打算在這一重天浪費過多的時間。

先前,冬雪妍對于自己被下放到一重天一直有所不滿,但隨著時間過去,她有更多的時間去考慮此事,也是感到了家族似有什么難言之隱,才在無奈之下才做了如此舉動。

開啟天門本就并非易事,家族自上而下開啟耗費的靈石更是眾多,對于本就有些入不熬出的冬家里說,與其說是下放,不如說是一種賭注。

冬家在三重天的勢力日益衰落,到了冬雪妍這里時,已經是步履薄冰,雖然依舊是名號響亮的修仙世家,但實則是外強中干。

當時冬雪妍在比斗之時出手過重,重傷了一個修道世家的世子,對方原本就對冬家掌握的秘境有所窺竊,就以此接口來發難,冬家自是不能將冬雪妍交予對方,就只得出了一個下策,將冬雪妍逐出家門,并下放到了一重天,一絕后患。

對方見冬家如此壯士斷腕,將冬家年青一代天賦最為卓絕之人給下放到了一重天,也不好再因此生事了。

不光是如此,因為想將一個人下放到下界,乃是先前一個大能之士所想出來之法,那個大能之士建立了一個陣法,可以撕破空間的限制,不過完成此舉卻是需要耗費巨大靈石,并且下放之人能不能承受這個陣法形成的靈力反噬,還有空間扭曲的力量,并且能不能再返回,就完全不能得知了。

長此以往,無人從下界返回,這去下界的陣法,已經被不少人認為是一種騙人駁論了。

因此冬家對冬雪妍的所行之舉,在外人眼中看來,不過是冬家為了保存最后的顏面,做出的無奈之舉,因為這送冬雪妍去下界之舉,跟送死已經沒有任何區別了。

這天門之路先前還受一些外力控制,但自下而上之人開啟天門之人,已經百年未見了,眾人也一直無法探尋一二。

這也是冬家在葉天開天門而來之后,匆忙趕到后,急切地追問葉天的原因所在,不過當時葉天為了避免麻煩,告知了對方并不認識冬雪妍,頓時讓對方心如死灰。

畢竟隔絕了兩個空間的世界,消息完全閉塞不通,所以冬雪妍在想通了家族的用意之后,才十分迫切的想要回到三重天。

如今她收集了無數在三重天沒有的靈藥靈草,并將之挑選出來,覺得一些靈藥靈草在三重天的充裕的靈力之下,能吸收更多的靈氣,生長的更好,得以煉制出來更好的丹藥。

目前,距離她返回三重天的路途已經開始了,先前她被送到這里的時候,空間的扭曲之力險些要了她的性命,那時候的四周的靈氣也正如現在這里一般,被莫名的外力所振動,所以她才能如此肯定這里就是天門所在。

想到此處,冬雪妍就御空而起,朝著那神識無法探知之處飛行而去,忽然她察覺到身受的一處樹林中有什么細微的動靜,引得她的神識波動,就立刻警惕的落在了地上。

“不知是何方高人,從小女子一到此地就跟隨至此,還請出來說話。”冬雪妍對著身前的那片樹林冷冷的說道。

聲過無痕,眼前的樹林只能聽見蟲鳴之聲,再無他人之聲。

“客氣話我已經說過了,既然還要遮遮掩掩,那就別怪我抹平了這片林子,再來見面說話吧!”冬雪妍說罷,冷笑一聲,渾身的殺意頓時四散而來。

冬雪妍雖是女子,向來殺伐果斷,話語間所蘊含的殺氣,絕非尋常之人能夠相比,霎時就將那藏匿在樹林中的人給逼了出來。

“這位仙子莫要誤會,我不過是一介散修,在下名叫劉開,途經此地在此遇上仙子實屬巧合,絕無任何惡意,還請仙人多多見諒。”

說話的是一名貌不驚人的中年男子,穿著一身黑色道袍,筑基后期修為。

那男子面帶笑意,又再度給冬雪妍行了個禮,不過此人從一出現之時,眼神暗自地四處飄忽,好似在準備逃跑一般。

冬雪妍稍微打量了一番這個男子,就知道此人跟著自己定是不懷好意,那一身黑色道袍,想來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而且此人發鬢處有些壓痕,顯然他先前是帶著面罩來遮擋自己面貌的。

而且這男子的修為不過是筑基后期,但不知道為何自己的神識卻是探查不到,眼見這人身上并沒有什么法寶或是符篆來藏匿自己蹤跡,此人究竟是如何躲過自己的神識探知,也讓冬雪妍心中更加生疑。

“哼哼,好一個巧合?”冬雪妍冷冷的說道。

“我再給你最后一個機會,你若是不說實話,就拿命來說吧。”

冬雪妍此言一出,周身外彌漫的殺氣比方才更甚。

那叫劉開的修士頓時心中暗自叫苦不迭,他本是一名山野之人,靠著在山中尋獲的天靈地寶,才有了自身的修為,之后機緣巧合之下,他找了一處修士坐化后的洞府,在里面尋到了一本能夠屏息斂氣的功法,他之后就是靠著這套功法,襲擊一些落單的修士來發橫筆財,并且他還依靠著此舉,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筑基后期,也算是頗為不易。

原本這片無主之地甚少有人途徑,而妖獸也是極少,所以就成了他的盤踞之地,不想先前天色大變,此地妖獸變多,更是有不少修士也紛紛來此尋寶。

這劉開在這里生活許久,對于周圍環境自是十分清楚,見有修士來此尋寶,立刻就將這山中搜尋了一個遍,卻是一無所獲。

不過他頓時另有打算,準備偷襲那些落單的修士,或是那些被妖獸襲擊的修士,無論是妖獸或是修士,只要在雙方斗得兩敗俱傷之時,他就會突然出手,坐收漁翁之利。

這段時間下來,在這劉開手中遇害的修士多不勝數,直到他遇上了冬雪妍。

畢竟這冬雪妍能夠御空飛行,想來是個結丹期修士,不過富貴險中求,先前他也不是沒有在修為比自己高深的修士那里得手過,不然他這點天資,不依靠外力,怎么能提升到筑基后期。

原本他還是打算在這冬雪妍遇上妖獸之后,看一看其修為本領到底如何,再做打算,不料就這么早被其發現了。

“其實在下真的是誤入此地,因為先前這里天色大變,有許多修士都來此地探查,在下尋思這里會不會有什么天靈地寶,就也跟了過來,不過剛到此地,就被一只妖獸給盯上了,在下力不能敵,無奈之下就躲藏起來,先前在機緣巧合之下,在下曾習得了一門屏息斂氣的功法,才算是躲過了這些妖獸的追趕。先前看到仙子乃是結丹期修士,獨自一人來此,就想如果能有仙子照應,那些妖獸定然是不敢招惹的,但是唯恐仙子不允,就只得跟在仙子身后,躲避那些妖獸,在下真的是無心之舉,還請仙子贖罪啊。”這劉開說罷,直接跪在了地上,對冬雪妍磕頭求饒道。

這番解釋可謂是劉開竭盡所能,聲情并茂,說盡了當下所能想到的最好借口,話說出去后,就連他自己也有暗自佩服自己,居然能在轉瞬之間,將謊話說的這般圓。

“既然是場誤會,那我也就不為難你了,你且自行離去,莫要再跟著我,否則后果自負。”冬雪妍冷眼看了一眼那叫劉開的修士說道。

冬雪妍嘴上雖是這么說著,心中自是不會信了此人的話語,這般說辭,不過是她另有打算。

“仙子可是要尋那靈氣震動的根源,在下先前正好探尋那個地方,可以領仙子前去。”那叫劉開的修士原本見冬雪妍打算放過自己,頓時面露喜色,之后他轉念一想,好似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立刻開口對冬雪妍問道。

“嗯?你只需告訴在哪里就是,我不需要你指引。”聽了那劉開的話,冬雪妍眉目一挑,好似收獲了意外之喜一般。

那劉開見冬雪妍這般說辭,面上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只能將那地方如實招來。

冬雪妍在得知了消息之后,就立刻騰空離去了。

那劉開眼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狡猾之色,正當他準備去追尋冬雪妍離去的蹤跡時,忽然感受背后傳來一陣疾風,轉瞬之間,他就發現自己看到的是身后的場景。

劉開尚且心有疑惑,而在這時,只見一道血柱沖天而起,濺射的鮮血灑滿了劉開的臉上,滲入他的眼中。

而在無頭尸體之后,一劍斬下劉開頭顱的冬雪妍,看著劉開尸首分離的畫面,不免面露一絲冷笑,此人死有余辜,就憑這等小伎倆,也想欺騙她上當,當真是可笑之極。

不過此人既然喜歡偷襲別人,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是正好。不過此人想引她進入那天門之處,顯然是那里有什么危險之物存在。

之后冬雪妍就去翻取那劉開的儲物袋,只見里面靈石跟法器眾多,看來此人這屏息斂氣的功法,倒是真的得手了不少修士。

不過尋遍了整個儲物袋,這里面卻沒有這功法,冬雪妍頓感失望,不過她心中一盤算,從自身的儲物袋中拿出一個是石匣,將那劉開的頭顱裝了進去。

這功法雖然只是小道,但是既然能躲過神識的搜索,定然會有其用途,先前她沒有當場殺死此人就是對著功法有所打算,不過此人不知悔改,還想再將自己引入陷阱,那就不能怪自己不留情面了。

雖然這劉開已經身死,功法又不見,但只要此人的頭顱保存完好,到時候尋一個邪派修士,逼迫其煉化這劉開的殘魂,定能知曉這屏息斂氣的功法如何修煉。

日暮途遠,故這等倒行逆施之法,她冬雪妍也是不得不為之,如今三重天的冬家如今局勢如何,她完全不知曉,她只能用盡一切辦法,迅速回到三重天。

她要重振冬家,她收回那些被壓制的修為,她要成為冬家的家主,她要讓那些逼得她下界的真正之人付出代價!

就在冬雪妍這般思索之際,在這片無主之地的另一頭,一場廝殺剛剛停歇,由于雙方的動手很快,外加此地本身的靈氣波動,就連冬雪妍這里也是未能察覺到。

只見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樹下,倚靠著有幾具身體殘破的修士軀體,從地上的血跡來看,這幾名修士是在受了重傷之后,拖著殘缺的身體一路爬到了那顆大樹之下。

而這幾名修士顯然是剛死不久,殷紅的鮮血還在不停的向外滲著。

“這些人的儲物袋中可是有什么好東西?”一名容貌俊朗的男子,看著空中將要變幻的天際之色略微出神,有些漫不經心問道。

“回主人,靈石倒是有一些,余下的東西,卻都是一些上不得臺面之物。”一旁正在翻查儲物袋的那名紅衣女子聽了那男子的話,立刻轉頭恭敬地回答道。

“法藍宗的弟子,我當能有如何了得,不過都是一些窮鬼罷了,就是那法藍宗宗主破蒼天親自前來,這天門我也是勢在必得。”那俊朗男子聽了那紅衣女子的話,先是嗤笑了一番,之后躊躇滿志的說道。

“主人多慮了,那法藍宗宗主破蒼天在一重天或許還算是高手,但是到了二重天,以他的修為就算不得什么了,所以他若是稍有自知之明,是定然不會來的。”那紅衣女子眨著睫毛,悠然說道。

“即便如此,這天門要開啟之事,天下皆知,也不能有所怠慢,你只需好生配合好我就是,如若有機會,我定會將你一同帶入這二重天。”那俊朗男子一臉正色說道。

“是,一切聽從主人吩咐。”那紅衣女子見那俊朗男子這般說道,立刻喜上眉梢的回道。

之后那紅衣女子將那些法藍宗弟子的儲物袋搜刮一空,分類好后,這一男一女就徑直朝著那靈氣震動的根源之處行去。

夜幕逐漸低垂下來,這片無主之地卻是殺喊之聲彼此起伏,類似方才這樣的場景不停的在上演著,所有希望開啟天門之人,都隨著此處愈發強烈的靈氣波動而聚集在此地。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