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 天門開啟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10 17:01:59字數:16

冬雪妍抬頭看了看天空,天空中已經不見日月,天幕之上白夜相交,又有烏云密布,閃電雷鳴更是不絕于耳。

天際之上,已經匯聚成了無處塊時空裂痕,這些時空裂痕的出現,顯然是無法再繼續飛行了,莫說是以她結丹期的修為,就是元嬰期修士遇上了那些時空裂痕,隨時也會有被撕碎的危險。

但凡創造空間或者是改變空間這樣的極其耗費靈力的術法或是陣法,非化神期的修士不能施展。

即便是化神期的修士在施展此術之時,也要尋找空間力量相對薄弱的地方,不然稍有不慎,就會造成肉身受損的情況,若是那空間之力過于強烈,即便是化神期的修士也是承受不住,被卷入空間之中撕得魂飛魄散。

這番情景,也讓冬雪妍更加確定了此處一定天門所在之處,而且看天空的這般景象,怕是這天門很快就要開啟了。

冬雪妍繼續朝著那靈氣震動的根源之處前行,已經再未遇上其余的修士了,越是靠近這里,靈氣的震動就越發強烈,尋常之人只能依靠丹田之中的存余的靈力,因為這等狂涌不止的靈氣,即便是吐納到自身體內,只能損傷經脈。

更別說是那些四周隱隱作現的時空裂痕了,靠近著核心之處,這些時空裂痕已經不止出現在天空之中,就連地上之上,也因這些時空裂痕的出現,引發了強烈的山崩地裂。

山間的響動聲雖然依舊不絕于耳,但都是山石樹木崩裂跌落之聲,再也尋不見先前的打斗之聲,冬雪妍在習慣了四周的破碎之聲后,反倒是覺得周圍有些別樣的安靜了。

待冬雪妍行到一處斷崖之前,只見眼前的一間山峰從中斷裂而開,好似形成了一條狹長的峽谷道路一般,而那峽谷之下所成的道路,正是通往那靈氣波動的核心之處。

冬雪妍環視了一圈,只見周圍再無任何地方可以通往那核心之處,眼下以她的實力,抹平這么一座山峰自是不難,不過那天門開啟之后要面對上什么困難,而且會不會有人也能尋到此地,一切都是未知。

而且周圍的靈氣太過于狂涌,已經無法正常的吐納了,所以她必須留存足夠的靈氣來應對之后的未知之事,當下不由分說,就朝那開裂的峽谷之中奔去了。

這開裂的峽谷,隨著冬雪妍的深入,只見其直通地底之下,好似人為的一般,不過這越往深處前行,周圍的環境就開始變得愈發的陰冷潮濕,毫無生氣,根本不像有人來過此地一般。

到了地底之中,四周越發的黝黑起來,冬雪妍怕光亮引起身后來人的注意,就沒有點燃火折子或是照明珠之類的東西。

雖然神識先前以為靈氣的波動所阻礙,無法外放,但是在這狹長的地底隧道之內,還是能夠使用的,冬雪妍依靠著神識,倒是在這黑暗的隧道之中行的飛快。

沒一會兒,冬雪妍就見到了微微光亮,地面的震動越發強烈起來,看來她已經接近這靈氣波動的核心之處了。

冬雪妍催動靈力,用神識硬擠過周圍靈氣的波動,探知了一下四周,卻發現在自己的前方有一道不知道是物體還是陣法的禁制之物,將自己的神識給擋住了。

不過這禁制的陣法還是物體似乎有些薄弱,不知道是受了外力,還是因為年代久遠的緣故,其禁制的效果已經十分有限了,隨時都有崩壞掉的危險。

不過即使如此,也不是她的修為能夠硬闖而過的。

正在冬雪妍苦思破解這禁制之法的時候,卻猛然感到身后來了兩人,這隧道狹長,避無可避,只能正面相對。

來者正是先前屠殺法藍宗弟子的那一男一女,不過二人倒是不同于冬雪妍,沒有絲毫的顧及,大搖大擺的拿著一塊巨大的夜明珠行了過來。

“不想這里還能遇上法藍宗的弟子,看來那法藍宗的弟子也并非都是什么酒囊飯袋之徒。”那紅衣女子看見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冬雪妍,悠悠的說道。

“沒想到這法藍宗的弟子倒還是個美人呢,本少爺一向憐香惜玉,你若是肯跟在本少爺身邊,本少爺一定會網開一面,留你一命,那些法藍宗都是廢柴一群,你跟著那破蒼天怕是也學不到什么本事,不如拜入本少爺這里,學些雙修之法,到時候我帶你上共上著二重天。”

一旁的俊朗男子看見冬雪妍,頓時眼泛精光,露出一副死皮賴臉之相,貼上前來笑著說道。

“你廢話完了么?廢話完了就過來領死吧。”對于那男子的猥瑣之言,冬雪妍不急不躁,只是面色一沉,冰冷的說道。

“喲,想不到這美人是個潑辣胚子,本少爺就是喜歡你這種類型的。”那俊朗男子繼續嬉笑著說道。

“你這女子好生不識好歹,我家主人看上你,乃是你的福分,你居然還敢如此無禮,看來少不得多受一番皮肉之苦了。”一旁的紅衣女子也是調笑著說道。

冬雪妍深知這二人來者不善,能闖到這里之人,絕非輕易之輩,方才這二人所說的話語,顯然是這二人在行來的路上,殺了不少法藍宗弟子,可見其修為必定不凡。

當下就不再保留的催動其丹田內的靈力,渾身散發出濃濃的殺意來,對面那俊朗男子見了冬雪妍如此舉動,反倒是一臉興奮之色,目露兇光的盯著冬雪妍,仿佛冬雪妍在其眼中不過是一個尋常的獵物一般。

那俊朗的少年上前一步,雙手并攏,口中念念有詞,轉眼間,一道光圈在其周身涌起,形成一股純粹的靈力,直直朝著冬雪妍襲來。

冬雪妍卻是不閃不避,纖手之上,法訣變化,口中咒語而落,一道護體之光護在周身。

那道靈力固然純粹無比,威勢不錯,可是直接撞在冬雪妍身上的護體之光上,頓時就煙消云散,冬雪妍的護體之光不見任何抖動,方才那男子的一擊絲毫沒有引發任何波瀾。

不過冬雪妍倒是清楚,這不過是雙方的小試牛刀,這男子的實力并非只有如此,而且方才出手,他只是將靈力匯聚在一起,并沒有使用任何攻擊法訣,怕是也知道在這狹長的隧道中冒然出手,稍有不慎,就會引發時刻裂痕,到時候怕是神仙難救。

“能走到這里的人,果然還是有些實力的,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那男子看著冬雪妍隨意的化解了自己方才的一招,卻是沒有絲毫懊惱之色,反倒是神色越發精神起來。

那男子話音剛落,冬雪妍這邊抬手一揮,頓時一股靈力就環繞在其雙手之上,不僅如此,就連周圍那無法被駕馭吐納的靈氣,也隨著冬雪妍這么風輕云淡的一揮,匯聚在了一起。

只見冬雪妍手指一彈,數道無形的靈力就急速沖向那二人,這一男一女見冬雪妍居然能駕馭那波動的靈力,也是有些驚異,連忙起身避讓。

先前冬雪妍早已經想過,既然方才自己這里有所顧忌,生怕打斗的余波破壞了周圍環境,引發時空裂痕的出現,對方也一樣對此有所顧忌,不然方才也不會那般出招,當下就有了決斷,才用上了此法。

頓時隧道內傳來“轟”的一聲巨響,頃刻之間,那一男一女四周頓時被這數道靈力給轟開了數道時空裂痕。

那紅衣女子躲閃不及,霎時間就被這時空裂痕產生的強大力量給吸了進去,瞬間就消失殆盡。

說來也巧,這些時空裂痕就在那紅衣女子被吸了進入之后,就很快消失了。

那男子看見那紅衣女子被時空裂痕撕得粉碎,頓時面露怒容,看向冬雪妍痛聲說道:“既然你毀了我的爐鼎,那我就將你做成爐鼎就是!”

那男子猛然一拍掌,其腰間立刻生出了一把長戟來,手中法訣變化,那長戟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散發出鋒銳的氣勢,朝著冬雪妍迅速攻去。

冬雪妍一眼就看出這長戟是一把上品法器,在這一重天能有此物之人,倒是真的算難得,所以也是不敢怠慢。

冬雪妍當即將手一抬,就見她的面前的空間頓時生出無數砂石,這些砂石閃爍著各色的光芒,其上靈力明滅不定,一路席卷而上,竟是朝著那飛來的長戟轟然落去。

那男子顯然沒料到,冬雪妍還有這種本事,于是手中法訣再次變化。

只見那長戟忽然停下,長戟立在原地,好像一個人在凝實眼前砸落而來的砂石,長戟之上,鋒銳戟頭突然抽動,就見立在原地的長戟以戟尾為根,原地疾速的旋轉起來。

那些砸落而來的砂石,一時間竟是無法靠近長戟半分,每一塊靠近的砂石,最終都長戟抽碎,化作靈力徹底消散。

冬雪妍見此,秀眉皺起,纖白玉手指訣迅速變化停止,同時催動體內靈力,遙手朝著那男子的頭頂之上一指。

那男子的頭上竟然憑空出現一道水潮,那水潮激流澎湃,似有水靈一般盤旋在那男子的頭頂,頃刻間已經化成數條水龍。

“吼!”

數條水龍齊聲怒火,滂湃的水之力自有一股威勢,壓制著那男子錯愕抬頭,就見數條水龍直沖而下。

那俊朗男子不敢大意,水龍之上傳來的氣勢依然令他色變,那俊朗男子立刻錯身躲避那些朝自己襲來的水龍,一時間無法操縱那長戟的攻擊,致使長戟停滯下來。

就在這時,冬雪妍控制的綿延不絕的土系功法化作的砂石,立刻蜂擁而至,全部落在停滯的長戟之上。

“砰、砰…”

砂石落在長戟之上爆發出一陣撞擊響聲,而那長戟因為失去那男子的控制,自身靈力逐漸在砂石的撞擊下消耗一空,不一會,長戟表面已是裂痕密布,明顯受損非常的嚴重。

冬雪妍看到那長戟已經是強弩之弓,素手之上法訣變化,頓時身前的砂石大盛,無數碎小的砂石匯聚在一起,形成數顆巨大的砂石,全部砸落在那長戟之上,那長戟終于承受不住,頓時被砸的扭曲彎折,徹底失了靈性,變成一塊廢銅爛鐵。

那俊朗男子眼見法器被毀,確實無可奈何。這冬雪妍居然兩系的功法都能用得如此爐火純青,此時光是躲避那些水龍,就讓他有些疲于應付了。

冬雪妍毀掉長戟之后,看到那俊朗男子疲于用對水龍,自是絲毫不給這男子機會,再次招出無數砂石沖向那男子。

那男子已經疲于用對,此時看到無數砂石撲面而來,頓時臉色大變,雙手迅速掐動指訣,然而還沒等他的法訣完成,一道水龍已經擊在他的左肩,那男子手中的法訣頓時被打斷,滿臉絕望的看著鋪天蓋地的砂石。

正在這關鍵之時,忽然那禁制之處傳來了清脆之聲,冬雪妍頓時暗嘆大事不好。

這禁制之處原本就脆弱之極,原本這四周的靈氣波動已經讓其在破碎的邊緣,方才兩人的戰斗,更是引發了更大的靈氣震動,這禁制的陣法承受不住壓力,頓時破碎。

這幽暗的隧道之中,頓時白光一閃,四周的靈氣頓時開始暴虐起來,夾在著一股強烈的煞氣在空氣中彌漫開來。

遠處的核心之處,原本微弱的光亮,頓時涌出一團暗紅色光亮,這暗紅色光亮之中,還夾雜著不少別的色彩,彼此相互交錯的。

冬雪妍用神識對著那紅光之處一探,瞬間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