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魔修出現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11 10:02:42字數:16

冬雪妍剛從一片頭暈目眩中回轉過來,就又聽一聲巨響傳來,不禁面色微變,這禁制破碎之后,所引發的靈氣涌動,已經愈發的不可收拾。

她此時距離那核心之處已是十分近了,原本就暴虐的靈氣在此時變得愈發的強烈,不僅是不能用作為吐納之用了,就連肉身也開始被這靈氣給傷害了,整個狹長的隧道之中,更是引發了劇烈的地震。

四周的時刻裂痕更是因為這禁制的破開,瞬間形成了無數塊,將周圍的一切吞噬殆盡。

冬雪妍勉強用神識環顧了一下四周,眼下前后無路,退路被無數個時刻裂痕所阻擋,身前那禁制破碎之處,更是涌現出了一團暗紅色的光芒來。

冬雪妍思索了片刻,眼下別無他法,想要破壞這隧道另尋別路自是不難,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之中,如此動用靈力,只會形成更多的額時空裂痕,只得上前去尋那暗紅色的光芒到底為何物。

只是上前行了不過數十步,冬雪妍就被周圍的靈氣給壓制的難以動彈了,顯然以其現在的肉身強度,已是難以承受住如此暴虐的靈氣。

不禁是皮肉,連同皮下的經脈也是被這暴虐的靈氣給壓制的難以控制,體內流轉的靈力頓時受阻,基本的護體之法也無法運轉。

情況急轉直下,身前的那團暗紅色的光芒卻是越靠越近,而在她身后更是傳來的一陣響動。

冬雪妍回頭望去,先前那土系功法所招出來的砂石配合著水龍,只是將方才那男子掩埋住了,原本還要給予那男子致命一擊,卻是硬生生的被這禁制破碎引發的靈力震動給干擾掉了。

原本以為身后突然形成的眾多空間裂痕,已是將那男子吞沒,不想此人倒是命大,在這狹長的隧道之中,依舊能夠逃過一劫。

冬雪妍強忍著肉身的劇痛,將丹田內的靈力朝外突破,靈力每當經過一處脈絡,就會引發一陣鉆心入髓的劇痛。

冬雪妍緊緊是將一處靈力注入手臂之處,就已是滿頭大汗,面色蒼白。

手柄用了靈力加持,在這狂暴的靈氣之下才算勉強能夠活動,立刻從懷中掏出了先前所獲得的無數防御法器,當下不由分說,一股腦的就擲了出去。

這些法器雖然數量眾多,卻無一件是達到了法寶的等級,全部都是法器,而且品級都十分低劣,大多數都是下品或是中品法器,只有少數幾個上品法器,也都是冬雪妍跟人打斗之后所繳獲的,表面上已經有所裂痕,冬雪妍也并非耗費靈氣去為其修補過。

冬雪妍自打從三重天被下放至此,就對這世上有著種種不滿,覺得這世上的所有之物,都是低端的存在,這也是迄今為止,她與人相斗,從來不用兵刃的原因。

不過她的這般自負,也是在這個時候得到了報應,如若先前她哪怕修理一下那上品法器,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局面。

不過冬雪妍儲物袋中的存活著實不少,方才擲出那么多的法器,雖然是質量殘次不齊,但形成的屏障也算是勉強能阻擋住一陣前方暴虐的靈氣。

但終究這法器的品級有限,這靈氣的暴虐又是這般嚴重,不消片刻,那些下品法器就支撐不住,表面上出現裂痕,開始搖搖欲墜了。

冬雪妍心知時間有限,立刻轉身去尋那男子,要趕在這些法器形成的屏障徹底消失之前,一絕后患。

那男子也是感受到了四周暴虐的靈氣,頓時雙手一抬,周身之外頓時籠罩出了一層白光來。

周圍的暴虐的靈氣竟是絲毫不能進入那白光的范圍之內,那男子眼見當下無礙,就立刻面色一冷,朝著冬雪妍大步行了過去。

僅是從那白光所散發的氣勢來看,這男子的修為就已經在結丹期了,不過因為此地靈氣過于暴虐,冬雪妍無法用神識查探其修為究竟如何,不過方才與其相斗,看來這男子是有所保留的。

“你先是殺我爐鼎,又毀我法器,這般巨賬,本就要你來償還,如今這里靈氣這般狂暴,我只能將你采補至死,才能進到那天門了,不過倒是可惜你了這美人胚子了。”那男子面露猙獰之色,對冬雪妍說道。

四周的靈氣雖是十分暴虐,那男子的聲音在隧道之中卻是十分的清晰。

冬雪妍懶得理會這男子的污言穢語,不過他所說之話,倒是有一點是正確,以二人目前的修為,是斷然無法再繼續前進了,如若一意孤行,必將被靈氣所困,最終被時刻裂痕給吞噬殆盡。

想到自己苦苦等候這么久,才看到了這天門開啟,如今卻是功虧一簣,冬雪妍頓時感到大為不甘。

不過眼前的這男子來歷不明,身上也不知道身懷何等異寶,只要能立刻解決掉此人,也未嘗不是能從其身上搜尋到其余辦法。

兩人冷眼相對,立刻就要兵戈相向,不料冬雪妍身后又是傳來一聲巨響,整個隧道之內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若不是這暴虐的靈氣由內致外的向外涌動著,形成了一道劇烈的靈氣氣流,支撐著二人頭頂上的山石,只怕在這般狂烈的地動山搖之下,二人頃刻間就要被掩埋。

身后的那道暗紅色的光芒已是畢竟這里,已經能看出其形狀跟輪廓了。

那是一個巨大的時刻裂痕,但是卻能無憑無依的自行移動著,而那時刻裂痕四周閃爍不定的彩色光芒,好似一道屏障一般,似乎在阻止這時空裂痕向外移動一般。

不過這時空裂痕的不同于先前的憑空而現那些時空裂痕一般,似乎有外力在推動其移動,而且其本身還散發著暗紅色的光芒,看上去甚是詭異。

那時空裂痕之中原本是一片混沌之色,忽然從中伸出了從中出現了一人,不過那人說是人,卻是似人非人。

冬雪妍看了那似人非人之人,面色頓時一凜,那分明是個魔修。

到了一重天之后,他甚少聽過這些魔修的消息,在三重天這種魔修的消息卻是屢見不鮮了。

這些魔修并非來自這世上之人,卻都存在于另外一個空間,不同于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這般的上下界,而是跟整個世界完全迥異的一個空間世界,被三重天的修士稱作魔界。

這些魔修往往會在空間的薄弱之處,想方設法的闖入,即便不能,也要讓神識或者是魔界的靈氣滲透進來。

這些源自魔界的靈氣極為充裕,對于修為的提升極大,所以一些修士為求提升境界,對于吐納這些魔氣卻是絲毫不顧及,這就給了這些魔修機會,之后他們就通過修士,引誘那些修士修煉魔界的功法。

這些源自魔界的功法,也如同那魔氣一般,遠比這世上的功法修煉起來要快速的多,即便是修煉的方法有許多有違天和之道,但先前被魔氣侵染的修士此時怎么會顧及得了那么多。

一旦魔功修煉成功,這些人就會心智大變,為那些魔界修士提供幫助,來為其打開空間裂痕,讓這些魔修趁虛而入。

整個三重天的浩瀚無邊的秘境,相傳就是先前上古仙人跟魔界修士大戰之后的遺址。雖然三重天明面上見不到魔修,但這些魔修對于世人的影響,卻是無所不在。

不過這一重天,為何會突然出現這魔修?

這禁制之處,到底是為了封印天門,還是封印這魔修,冬雪妍一時間也不能得知,不過這天門開啟,靈氣波動肆虐,引發了無數時空裂痕,這些魔修倒是會趁虛而入。

這些魔修需要突破空間限制,往往要耗費巨大的靈力,即便是如此,先前在三重天的記載之中,那些魔修的修為水平,還沒有低于元嬰期的修士的存在。

冬雪妍當下立斷,身形隨意一揚,放棄了身前的男子,直沖那暗紅色的時空裂痕而去。

那男子看見冬雪妍的舉動之后,也沒有偷襲的打算,這男子對魔修之事也算有所了解。

眼前的這個魔修想要突破時空的界限,跨界而來,即便是他已經有了結丹期的修為,這等魔修,也不是他能招惹得了的。

這些魔修隨便就是元嬰期的修為,在如今的這個世界,怕是五個大陸也找不到一個元嬰期的強者,這個魔修降世,怕是立刻能將這個世界毀于一旦,到時候命都保不住了,還談什么天門之路。

不過方才那一聲巨大的爆炸,已經引發了更加暴虐的靈氣波動,身后的時空裂痕卻是更多了,眼下身后已經是沒有任何退路了。

后無退路,待在這里也不過是等死,聽聞若是投降魔修,那魔修要么會將人作為載體,直接附在其身上,被附身之人等于被元嬰奪舍,只是空有一個軀殼罷了,又或者是將其變成一個只知殺戮的怪物。

那投降之舉,怕是跟死也是沒有任何分別。

眼下左右都是死路,那男子干脆心念一橫,決議連同這女子先將那魔修阻擋住再說。

冬雪妍看見身后那男子還算有些心智,并非她在一重天先前見到的那些紈绔幼稚之輩,在這種關頭倒是能分得清孰重孰輕。

如果擋不住眼前的這個魔修降世,那還去談什么開啟天門。

想到這里,冬雪妍將先前阻擋靈氣眾多法寶一推,一道屏障立刻奔涌向前,在冬雪妍身前為其開路。

待其靠近那暗紅色的時空裂痕之后,卻忽然發現先前所阻擋那時空裂痕的彩光頓時一收,朝著自己靠攏而來。

冬雪妍頓時感到體內傳來一絲暢快之感,這彩光所蘊含的靈氣極其充裕純正,頓時將其全身受阻的經脈連通,肉身上的壓力瞬間。

“居然是仙氣!”冬雪妍感到那靈氣的真是來源,頓時面色一變。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