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開天門

作者:打眼書名:仙宮類別:武俠修真更新時間:19/11/11 20:03:19字數:16

冬雪妍此時修為已經恢復,元嬰境界帶來的提升讓她脫胎換骨,四周的魔氣對其肉身的傷害已是大幅減少。

只見其抬手一揮,好似風卷殘云一般,周圍的魔氣頓時隨之一散。

魔修見此,面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原本那冬雪妍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卻是修為大為提升。

那魔修對此滿腹疑惑,卻來不及去多想此時。

因為余下的時間,留給他的已經不多了。

以那冬雪妍方才驅散魔氣的手法來看,如若他沒能迅速撕開這時空裂痕,先前的努力怕是全部要功虧一簣。

頓時,那魔修面上閃過猶豫之色,似乎腦中正在天人交戰,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就見他一咬牙,隔著時空裂痕,就能看見其胸腹一陣起伏不定,呼吸變得綿長而有力,絲絲魔氣隨著他的呼吸從口鼻中噴涌出來。

這時,原本被驅散掉的魔氣,頓時變得濃郁起來,洶涌如浪的沖向冬雪妍。

魔氣忽然大作,時空裂痕也是瞬間漲大了不少。

萬里高空之上,正在關注時空裂痕的兩人,略顯發福的中年男子面色一變,當即就要俯沖而下,卻被容貌俊朗的男子攔了下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我二人只是負責開啟這天門,有魔修趁虛而入,本就不再你我指責之內,眼下這女子既然修為限制去除,交給她對付就是,倒時候貿然出手,沾染上了魔氣,復命之時少不得一番責罰。”那容貌俊朗的男子看著下放越來越大時空裂痕,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這魔修的道行不深,還能耐你我二人?這魔修既然想要進來,那就看他有什么本領徹底打開時空裂痕。”那俊朗男子面帶微笑的繼續說道,全然不將身下的事情放在眼中。

“你可知道,一旦……”

略顯發福的中年男子剛一開口,容貌俊朗的男子已經打斷了他的話,揮手說道:“這女子先前修為被外力所壓制,如今壓制破除,憑著她現在的實力,未嘗不能和這魔修一戰,甚至可能擊殺對方。”

“結丹突破到了元嬰期,直接跨越了一個大境界,也算得上是進步神速了,對付這個魔修倒是搓搓有余了!”那發福的中年男子看到冬雪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點了點頭贊同道。

同一時間,冬雪妍看到洶涌而來的魔氣,面不改色,雙手用力一揮,就見一道五彩斑斕的光點匯聚于指尖,只見她沖著洶涌而來的魔氣輕輕一點。

洶涌而來的魔氣,好似被戳破的氣球,聚而不散的魔氣瞬間一涌而散,不再受那魔修的控制,而周邊出現的時空裂痕,頃刻間,已是吞噬掉了大半的魔氣。

那魔修看到這一幕,面色也是一凜,雙手立刻催動其法訣來,緊接著口中一聲大喝。

“收!”

四處逸散的魔氣突然停滯下來,與此同時,那魔修忽然張開嘴巴,沖著眼前四處逸散的魔氣猛然一吸,那些還沒有被時空裂痕吞噬掉的魔氣,頃刻間全都進入了魔修的口中。

正因如此,魔氣突然變得稀薄,剛被沖開的時空裂痕差點瞬間閉合。

冬雪妍看到時空裂痕幾乎閉合,立刻去尋此處機會,揚身攻去。

只見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點擦著幾乎閉合的時空裂痕,卻是倒飛回來,落回了冬雪妍的手中。

時空裂痕之中,魔修見到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點被冬雪妍收回,不禁獰笑一聲。

魔修眼見冬雪妍未能得手,當下就毫不遲疑,張口噴出一股更加強大的魔氣。

這次的魔氣更為濃郁,已是漆黑如墨,遮蔽了冬雪妍在時空裂痕周圍的全部視線,洶涌如浪潮的魔氣,頃刻間就將眼前的時空裂痕徹底撕開一個缺口。

那魔修一躍而起,瞬間從時空裂痕中沖了出來。

此時,冬雪妍也恍悟過來,方才自己太過大意了,竟然被這魔修騙了過去,原本平靜無波的臉頰上浮現幾分怒意,再次揚起丹田內的靈力,直指這魔修。

只見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點,瞬間沖向這魔修的眉心。

與此同時,冬雪妍雙手立于胸前,雙手交叉,又是一番快速的變化,就見另一一股靈力繚繞其中,隨著冬雪妍的手臂揮舞,不斷的壯大、增強。

那魔修根本沒有注意到冬雪妍的法決,因為方才為了打開時空裂痕,一次噴吐出了太多魔氣,面色已經變得慘白,如今見到五彩斑斕的光點沖向自己的眉心,臉色變得更加凝重。

他早就感應到五彩斑斕的光點中蘊含了充足的仙氣,而這道仙氣,足以重創自己的魔體,所以他才會在方才假意收回全部魔氣,就是想利用時空裂痕的吞噬、吸引之力破了這道蘊含仙氣的一擊。

只不過,事與愿違,冬雪妍忽然及時收回這道五彩斑斕的光點,躲過了時空裂痕的吞噬。

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那魔修先前就被這仙氣所阻,自是知道那五彩斑斕的光點厲害,當下毫不猶豫的一掌拍子自己的心口,張口噴出自己涵養已久的心頭精血,瞬間用手指在面前刻畫了一個奇怪的符文。

鮮紅色的符文在完成的瞬間,爆發出璀璨的黑色魔氣,如同滔天升騰的氣焰,就連萬里高空之上的二人也是臉色大變,紛紛準備下來出手。

不過,那股滔天升騰的魔氣剛一接觸到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點,兩者之間立刻發出‘滋滋’之聲,就見滔天升騰好似被點燃的木炭,一點一點的燃燒,散發出赤紅色的火光。

與此同時,那道五彩斑斕的光點就像燎原的星星之火,一點一點的點燃、燃燒那股滔天升騰的魔氣。兩者僵持了不過片刻,五彩斑斕的光點和滔天升騰的魔氣最終一起消失。

那魔修一次性損失了大量魔氣,臉色變得愈發猙獰起來,不過卻已經是硬撐著的樣子,他那魔軀在這一刻霎時縮小幾分,顯然心頭精血的損失和大量魔氣的消耗,已經傷到了他的修煉根基。

這一重天的空間薄弱之處極其難尋,他此番尋獲也算是極大的機緣,不過卻被這么一名女修士阻攔了自己的去路,并且傷到自己的修煉根基,那魔修自是非常惱怒,正要準備對冬雪妍下手……

這時,早就枕戈待發的冬雪妍,手中剛剛完成的法決一掌拍向魔修的眉心,只見一股澎湃而又霸道的靈力猛然沖出,還不等那魔修反應過來,已經擊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靈力涌入魔修的體內,瞬間擊散魔修的經脈和丹田。

同一時間,魔修的七竅和各個毛孔,不斷的向外涌出絲絲魔氣,那股魔氣逸散出來,大部分都被即將愈合的時空裂痕吞噬。不過,正是因為這股不斷涌出的魔氣,導致時空裂痕遲遲沒有愈合。

冬雪妍凝視著魔修的軀體,除去散去的魔氣之外,明顯可以感覺到這魔修的魔軀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機。

不過,冬雪妍也不敢貿然靠近魔軀,不僅是這周圍的時空裂痕,先前這魔修使用的伎倆,令她無法相信魔修真正的死亡,而且,這魔修的魔軀之上還有魔氣逸散,難保其中不會油渣。

冬雪妍等到魔修的魔軀不再有魔氣逸散,才發現魔軀的軀體因為魔氣的逸散,竟然縮小了三分之一。這時,她才放心向前探查,確定這魔修真的死亡,方才松了口氣。

原本以為那魔修已經身死,不想突然那魔修的尸體傳來一陣異動,只見其尸體在地上猛烈抽動著,化成一道暗紅色的煙霧,竟是朝著那時空裂痕退了回去。

冬雪妍看見這等異象,不禁若有所思,這魔修的修煉手段,雖然跟修士不同,但是這般逃生之法,卻是如同有了元嬰的修士一般。

不過這魔修相比起元嬰的逃生之法,卻是更勝一籌,連同其肉身一起,都化成了一道暗紅色的煙霧,直接退回了那時空裂痕之中。

待那暗紅色的煙霧徹底進入時刻裂痕,那一品混沌之處,頓時浮現了一張面目猙獰的臉,滿目兇光的盯著不遠處的冬雪妍,之后就瞬間不見了。

之后那時空裂痕開始慢慢縮小,漸漸恢復平靜,直至徹底消散。

冬雪妍望了一眼四周依舊暴虐的靈氣,暗自嘆了一口氣,那時空裂痕消散錢最后露出的魔臉,顯然是那個魔修的無言之語,似乎是在告訴冬雪妍,他已經認準他了,遲早還會再回來尋她的。

不過冬雪妍對那魔修的威脅倒是絲毫未有放在心上,這魔修侵入世間的消息,自上古之時就未曾間斷過,

只是在這一重天甚少能遇上魔修罷了,如今自己的修為恢復,開啟天門回到三重天可謂指日可待,到時候遇上魔修的概率本就大為增加,又何必過于掛懷此事。

不過就在冬雪妍轉身的瞬間,忽見天際見出現了一道白色光柱,極其璀璨奪目,待光芒散去,卻事發現了兩個身影橫在了自己身前。

這二人正是先前在天空之上,看著冬雪妍跟魔修相斗的那兩男子。

冬雪妍看了一眼這兩男子一眼,就知道這二人并非此界之人,甚至都不一定是三重天的修士。

這二人但是面相,就是修道了不知多久之人,雖然相貌各異,但身上隱隱透著仙人的飄逸之氣。

此時她已經恢復元嬰期的修為,神識雖然在這暴虐的靈氣肆虐下,會受阻一些,但至少在方圓十里之內,她的神識還是能夠探知清楚周圍環境。

不過眼前這二人的修為,冬雪妍用神識是完全不能看出一絲一毫來。

而在方才,二人化成的那道白光,猶如長虹貫日,不過眨眼之間就來到了自己身前,顯然這二人應該距離她在十里之外,其穿越周圍那暴虐的靈力,也是絲毫未受影響,足見這二人修為之高深。

“請問二位道友,是從何處而來,為何要攔我去路。”冬雪妍拱手問道。

“在下乃是天門引渡使,敢問道友如何稱呼?”那俊朗的男子眼見冬雪妍生的年輕貌美,身段更是婀娜多姿,就立刻迎上前一步,開口說道。

“冬雪妍,這位道友,天門引渡使,為何我先前從三重天來到此界,從未聽說過有此事?”冬雪妍面露疑惑的問道。

先前她從三重天下來就沒有見過什么天門引渡使,而且在三重天也未曾聽聞過有這天門引渡使的存在。

“冬仙子不必多疑,先前天門被封,我等就暫時未有管理這等事務,如今也是接了上方之命,來接引能過渡過天門的修士。”那面貌俊朗的修士開口解釋道。

“原來是這般,先前你們可曾接引過一名叫做葉瞳的修士?”冬雪妍眉目一閃,突然想到了此事,就開口問道。

“葉瞳,從未聽過此人,冬仙子,我二人不過是剛剛受命來此,先前并沒有任何引渡使來此地開啟天門,我二人乃是近千年來的第一人,你所說的葉瞳,想必是還未入了這天門。”那俊朗男子聽了“葉瞳”的名字,開始思索起來,一旁的中年修士就開口替他回答道。

“哦,沒有想到他未能開啟天門。”冬雪妍自言自語的說道。

雖然她嘴上是這般說著,但是心中卻是十分清楚,那葉天當時消失的時間,天網城天空中的異象,跟現在如出一轍,顯然其開啟天門的消息不會有假。

不過眼前的這二人卻說先前從未有過引渡使來此接引過葉天,兩者前后沖突,相較之下,也是不能猜測其真假。

若是葉瞳開啟天門之事,這引渡使不能得知,那他的開啟之法,或者接引他的人,又是有何目的,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這葉瞳先前她就覺得并非凡類,不想背后居然還有這般值得探究之事,頓時讓她揚起了一些心思來。

“既然二位道友乃是天門引渡使,直接將我引渡至三重天即可。”冬雪妍一臉正色說道。

那葉瞳之事,自是需要冬雪妍去探究一番,不過眼下重中之中,還是趕緊回到三重天去看看冬家的情況。

“冬仙子怕是多想了,我二人只是一重天的引渡使,只能將你引入二重天,不能直接跨越兩界,一切正如冬仙子先前下界的那陣法一般,直接跨越太多的空間之境,會對自身造成壓制,輕則自身修為受限,重則身形俱受重創。”那俊朗男子淡淡一笑,說道。

“原來如此,那就請二位道友領路吧。”冬雪妍淡淡說道。

先前她就懷疑自己的修為被壓制,并非是家族之人施法所致,如今得了這引渡使的消息,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只見那兩名天門引渡使抬手一揮,空中就憑空而現了一道回廊來,冬雪妍順著回廊踏了上去,還不曾多走幾步,身前頓時如同波光粼粼的水面一般,蕩漾了起來。

冬雪妍周身之外,可見空間開始扭曲起來,四周的景色逐漸消散,最后盡數化成了一片蒼茫之色……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