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張寧的危機

作者:六爺別害怕書名:三國之大海盜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19/08/12 21:03:15字數:2117

吳雙也不知道這丫頭哪來的那么大火氣,張口閉口叫自己災星,便道。

“喂,小丫頭,我記得我沒得罪你吧,我這剛醒過來便被你稱作災星,災從何來?”

“你還好意思問,要不是你個災星鬧出這個大動靜,還半死不活的,我家小姐也不用趕來救治你,更不會被聽到聲響趕來的河盜李大耳撞見,這李大耳是出了名的色胚惡霸,殺人如麻,見了我家小姐仙人之姿,起了歹心,用全島人的性命要挾,要我家小姐委身于他,若是不從,咱們島上的漁民下水一個,他殺一個,這五天來,已經有兩個村民被殺了。你說,你是不是個災星。”

采兒憋了一肚子氣,見吳雙問道,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嘰里呱啦的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吳雙總算明白了災星何來,自己穿越時造成的巨大聲響碰巧被河盜聽到,為自己救治的張寧又被河盜看到,這才給張寧帶來了無妄之災,這么說來,采兒罵自己災星自己也只能認了。

“如此,倒真是我連累你家小姐了。不過區區河盜,究竟是有多少人,竟能威脅一整個島,我看這島上男人也不少啊。”吳雙疑惑的問道,一路走來吳雙觀察過這村子,這一片村莊少說也有兩百多戶,男丁估計有三四百人,隨隨便便組織起一百多人的壯丁不成問題。

“李大耳的人倒是不多,也就兩條船四五十人,若是上島來搶,咱們倒也不怕,一開始他們是上島過,被管叔帶人擊退了,還殺了幾個。所以他們才游蕩在島附近,以村民性命要挾。到了水上,咱們就不是對手了。李大耳縱橫江河多年,他們的船都是戰船,用的是機括搖槳,速度比我們劃槳的漁船快得多。”

“那你們不下水就好了。”

“不下水大家吃什么,這島上耕地又不多,大部分食物都是從水里來,還有油鹽,布匹之類的都是靠去對面集鎮上購買,前次被殺的兩人,都是去集鎮采購鹽巴的。”采兒白了一眼吳雙,說道。

“這李賊就是看準這一點,才要挾小姐委身于她,并且給了七天的期限,揚言七天之內若是不答應,他們就縱火燒島。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這五天小姐都夜不能寐,憂思苦勞,還要照顧你這個災星。嗚嗚嗚~”采兒越說越氣越覺得委屈,唔唔的哭出聲來。

“采兒你莫要哭了,既然是我帶來的麻煩,我一力承擔就是了,斷不會讓你家小姐受委屈。咱們且回村與大家合計合計。”吳雙安慰著采兒,一起往回走去。

二人回到村子中央那大屋,剛要推門進去,卻聽見里面傳來爭吵之聲,只聽見一個尖銳的嗓音叫道,

“你家小姐是人,我家男人就不是人啦?如今他冤死在大耳盜手里,尸首異處,留下我們孤兒寡母,可怎么活呀。”說話的婦人說著說著便當堂大哭起來。

“你家男人又不是我家小姐殺的,再敢說把我家小姐交出去的話,我老管一刀劈了你,有啥好哭哭啼啼的,這亂世里孤兒寡母又不是你一家,我老管這些年見過的孤寡,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一個粗獷的聲音吼道,

婦人被這兇惡的聲音嚇到,也不敢大聲啼哭,嚶嚶地小聲抽泣著。這時一個老者的聲音說,

“管將軍息怒,這王根家媳婦雖然冒犯了小姐,但是王根也確實死的冤,如今那大耳盜就是沖著小姐而來,水域被他們封鎖,大家遲早得餓死,管將軍空有一身武力,不也奈何不了大耳盜嗎?離七日之期就剩兩日了,難道,小姐你真忍心大家為你白白送死么?”

“唉,可恨,只可惜我老管沒有一條快船,不然我一刀砍了那廝如殺雞狗。”粗獷的聲音嘆道。

屋里眾人唧唧喳喳哀嘆起來,有抱怨張寧的,也有唾罵吳雙這個災星的,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大家不必爭吵了。”清越的聲音傳來,是張寧發話了,

“此事因我而起,我自會承擔,再說大耳盜指名要抓我,只有我跟他們走,大家才有活路,七日之期一到,我跟他們走就是。”張寧聲音平靜,似乎絲毫不懼怕被河盜強擄。

“也只有這樣了。”

“就是嘛,總不能為了一人犧牲全村人。”

“大家也是沒辦法,請小姐體諒”

。。。

眾人見張寧答話,紛紛附和道。

“小姐不可,我等深受將軍之恩,斷不可讓河盜辱了小姐清白。”粗獷的聲音傳來,情緒激動。

“呵,管叔叔放心”張寧慘然一笑,“不過一死而已,大耳盜休想辱我。”

門外吳雙聽得事情原委,再也按捺不住,推門喝道,

“區區幾十個河盜,就讓你們一大村子人束手無策,拿一個弱女子求和,我都替你們臊得慌。”

“就是,虧你們這么多年受我家小姐之恩,不思圖報就算了,還看著小姐往火坑里跳,你們一個個的哪個沒找我家小姐醫過病,還有你這婦人,你家王根前年得了傷寒,若不是我家小姐傾力相救,早就死了,如今被河盜殺了,也不過是還了我家小姐的恩情而已。”潑辣的采兒叉著腰,怒視著眾人道。

“嘿,是你這個災星,要不是你出現,小姐怎么會受這無妄之災,你還有臉在這猖狂。大家伙來,把這災星叉出去扔湖里。”眾人被采兒說的臉上羞臊,不敢面對張寧,卻見吳雙露面,還大言不慚指責眾人,當下矛頭都轉向吳雙。

“把我扔湖里就能救張小姐嗎?”吳雙直視眾人,跨前一步,把張寧護在身后說道,

“這么多男人對付區區四五十個河盜,還需要拿一個弱女子去求和,是爺們兒的,跟我去殺了這群河盜便是。”吳雙一激動,臟話都蹦了出來,張寧聽得臉上一抹羞紅,不過,被吳雙這么護在身后,張寧卻是沒來由的安全感十足,心中一陣感動。

“哈哈,你這話我老管愛聽,我老管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護小姐周全。”粗獷聲音的漢子說道。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玩法和奖金分配 体彩22选5开奖走势图 点点盈配资 广西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助赢飞艇计划软件下载 安徽快3预测 临沂配资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七乐彩出号绝密算法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 浙江11选五胆拖表 股票配资业务员自述 广东26选5开奖数据 福彩3d定胆杀号360 北海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