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風雨欲來

作者:鐘小發書名:無敵繼承人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19/11/13 16:53:35字數:16

正如陳勝天所猜,陳雄不過是急先鋒,大部隊在后方壓陣,最終的目的,一舉吞了陳勝天。

即使沒有陳子卿的死,也會有其他導火索被點燃。

隨著這個消息一出。

整個臨江府徹底躁動了起來。

作為臨江府頭,陳勝天可謂是德高望重,雖說對待家族內的某些事務,絕情到近乎無情,但在民生上面,卻是慷慨大度。

可以說,他深受廣大市民愛戴。

再者,在無數人的眼中,他就是臨江府的定海神針。

而今,竟有人大放厥詞,要蕩平整個陳家,就連普通市民也要遭受牽連……

這臨江府,堂堂一省之都,什么時候淪落到了這種程度?

一時間。

各種反抗,為陳家打抱不平,加油打氣的時聲音,喧囂塵上。

這個年,臨江府未曾寧靜過。

消息繼續發酵,陳家沉默不言,對方也沒了后續。

看似平靜,實則已箭在弦上。

三清觀。

陳長生與秦昊執子對弈。

歸來的老觀主,靜靜的站在一旁,認真的盯著棋盤,兩道眉頭時而緊皺,時而舒展。

陳露把外面正在盛傳的消息,詳細的匯報給陳長生,最后總結道:

“陳氏四大家族,老大老二重武,老三老四重商。現如今,老大已經吞并了老四,老二也將要吞并老三。”

陳長生感到好笑,這大家族的內斗,果真在哪里都存在。

蕩平陳家?還要殺了陳小藝?

這是要,拿整個陳家為陳子卿殉葬?

陳長生搖了搖頭,這有的人吶,難道就不懂,德不配位,必生禍端?

陳露接著道:“得到內幕消息,陳勝天已經把陳小姐的名字,從名單上剔除了。”

“哦?”

陳長生頗感意外,轉頭看向老觀主,笑呵呵說道:“前輩,你行事太高調了?”

“沒有!!”老觀主連忙擺手,“我只是借用了一下鐘乾的名號而已。”

陳長生:“……”

陳露:“……”

這,還而已??

這個老觀主,自從被陳長生重振了心境之后,除了修為突飛猛進之外,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脈,整個人都變了。

“經歷了這么多,陳勝天或許已經覺悟了。”老觀主道。

陳長生不在吱聲。

陳露笑道:“少爺,我們的目標需要換一下了。”

陳長生:“……”

既然陳勝天這老家伙知途迷返,自然也就沒有了下手的理由。

另外一幫人,卻要拿陳小藝開刀問斬,給陳子卿那個廢物陪葬……

呵呵。

這是把本少家主當成空氣了?!

“他們這次的核心人物是誰?”陳長生問道。

“陳子航,還有一個叫陳雄的老家伙。”

“他們這是尋死?”陳長生無心下棋,搖了搖頭。

“給陳勝天致電。”

輕輕一擺手。

陳露立馬拿的出電話,撥通陳勝天的電話之后,遞給了陳長生。

點上一根煙,拿著電話,站起身。

很快,電話被接通。

“哪位?”陳勝天沉聲道。

“來自那群人的威脅,你無需理會,一切有我。”

掛了電話,陳長生望著清源江方向,淡淡的說道:“在江上漂了這么久,差不多也該上岸了。”

風雨欲來。

偌大的陳家,氣氛壓抑。

后花園中,陳勝天握著手機,呆滯的愣在寒風中,凌亂不已。

來自那群人威脅,你無需理會,一切有我。

短短一句話,鋒芒畢露,自信滿滿。

片刻后。

陳勝天深吸了一口氣,深邃眸子當中,精光閃爍。

距離陳雄放出的消息,才過去短短半個小時,按理說,各大家族勢力,都處于一種靜觀其變的狀態。

畢竟事發臨江府,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然而,竟有人如此迅速表態。

但疑惑的是,這人,會是誰呢?

在陳家處于如此為難關頭,什么人會在第一時間跳出來支持?

“他的意思是,將為我陳家擋下一切?”

陳勝天詢問守候在一旁的陳英虎,陳忠。

陳英虎向前一步道:“老爺,我覺得,應該是他。”

“他?”陳長生蹙眉,“他有如此大的本事?”

陳英虎不置可否,接著道:“關于這一點,我認為大小姐最清楚。”

“而且,經過這么多事,老爺心里已經有了猜測,只是不愿承認罷了。”

陳勝天:“……”

的確如此,否則,也不會把陳小藝的沒名字,從名單中剔除。

只不過,面子上實在是抹不開。

鐘乾??

深吸了兩口氣,邁開步子,朝陳小藝的住所而去。

陳英虎與陳忠,連忙跟上。

服用了老觀主的小還丹,陳小藝徹底恢復,面色紅潤有光澤,坐在院子里單手托腮,跟父母閑聊。

此刻正在外面流傳的消息,并沒有給她帶去任何的影響。

陳勝天推開院門,開門見山道:“小藝,你老實告訴我,你在新北交的那個男朋友,到底是什么人?”

陳小藝皺眉,為何永遠都是這種質問的語氣?

“呃……”

陳勝天似有所感,悻悻一笑,重新道:“小藝啊,你都交男朋友了,作為爺爺,我總得知道他的底細吧?”

“知根知底,我才能放心把你交給他。”

陳小藝心生一股逆反心理,置氣道:“那你為什么等到今天才來問我?”

陳勝天:“……”

“小藝,跟爺爺好好說話。”陳儒林道。

陳勝天懊惱,心底嘆息不已。

這么多年來,他一心沉浸在恢復王族的美夢中,對于身邊的親人,的確是太過疏。

搖了搖頭,他問道:“小藝,你男朋友是不是叫鐘乾?”

“嗯,是有很多人這樣叫他。”

陳勝天拍了拍陳小藝的肩膀,目光復雜,轉身離去。

“爺爺……”陳小藝喊道。

自己的話還沒說完,他還有一個名字叫陳長生,是坤德夏家族少家主啊。

可惜,陳勝天已經不見。

院子外,三十年沒抽煙的陳勝天,問陳忠要了一根煙,猛抽了起來。

“陳雄那老東西,他是怎么威脅我來著的?”陳勝天突然問道。

陳英虎笑道:“他說,讓我們盡快交出大小姐,讓大小姐給陳子卿陪葬。”

“小藝是鐘乾的女人,我有什么資格把她交出去?”

陳勝天咧嘴笑道,“老夫倒要看看,你陳雄這次如何收場!!”

惹誰不好,你要去惹鐘乾的女人?

“……”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