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趙云來投

作者:西土瓦大神書名:三國之黃巾大道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1/01 00:26:14字數:2134

趙貴被張寶的氣度所折服,不自覺地伸手接過了包袱。

包袱入手,他頓時感到手里一沉。

心底不由得一驚。

因為此刻他已猜到了包袱中的東西究竟是什么了!

張寶見他接過了包袱,笑著拍了拍他的手。然后扭頭對趙雨道:“趙家小妹,我們這就走了!對了,你二哥如果回來請讓他務必留下,我改日定來拜訪.”

說完又對著趙貴點了點頭,直接帶著一眾手下上馬離開了。

趙貴和趙雨兩人站在門口一直看著他們走遠。

趙雨忽然開口問道:“大哥,那包袱里面是什么啊?”

“雨兒,先進去啦!到屋里面再看不遲!”趙貴擋開了趙雨的手,然后拉著她直接回到了家里。

“大哥,你這是干什么啊!有什么不能看的,難道還是什么值錢的物件不成?”見到趙貴小心翼翼的把門閂插好,趙雨又忍不住說道。

趙貴聽了小妹的話,苦笑著回頭壓低聲音道:“這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這根本就是一包袱的銀子!”

“絲~”趙雨聽了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一把抓住趙貴的胳膊,這才沒有因腿軟而摔倒。

“大哥,這么大一包袱,這得是多少錢啊!那地公將軍出手也太闊綽了!”

“哎,這錢我不該收的……”趙貴嘆了口氣拉著趙雨進到了屋里。

趙貴關上房門,這才將包袱放在桌上打開。果然里面就是成堆的銀子。

趙雨看著桌上的銀堆,頓時眼睛冒光道:“大哥,我們有錢了!有錢了!要是爸媽他們能活到現在,一定會開心死的。”

“是啊!”趙貴看著那桌上的銀子,臉色數變,最后頹然的坐在了一旁。

就在兄妹兩個對著一桌子銀子惆悵之時,正在返回縣城的張寶等人被一個傳令兵追上。

“地公將軍,天公將軍的軍令到了。”

“哦,在哪?拿來我看!”

“是!”傳令兵不敢怠慢,立刻把貼身的絹信拿出來雙手遞上。

張寶展開一看,原來是幽州刺史劉焉率軍前來攻打冀州黃巾,張角令他即可出兵北上抵御劉焉。

看過之后,張寶心里不由得一嘆,該來的總會來的。劉焉他并不放在心上,不過現在在他麾下的桃子三兄弟,卻是張寶的一個心結。

尤其是那關張二人,具是萬人敵,如今沒能將趙云收歸麾下,還有何人能抵住他們這兩個猛人啊!

想到這里,張寶不僅苦笑一聲,緊打馬匹率領眾人趕回了縣城之中。

就在張寶這邊準備的時候,張梁已派出了手下大將程志遠率軍直搗涿郡。結果大軍剛趕到涿郡,程志遠便被一個黑臉大汗一招斃命,黃巾軍隨即大敗。

張寶這邊剛準備好要出兵,便得到了探子送來的消息。他不由得苦笑著問道:“汝可知那黑臉大汗的名字?”

探子趕忙答道:“回地公將軍,那人名叫張飛,據說原是一屠戶出身。”

“哈,程志遠那廝以前還很狂傲,不想卻連這張屠戶一招都接不下,簡直是我黃巾軍的恥辱!”管亥聽了探子的話頓時不屑的冷笑道。

周倉亦撇嘴道:“地公將軍放心,此去我定要親手斬了那屠戶張飛,為我黃巾軍出這一口惡氣。”

“呵!”張寶一聽就氣樂了,撇了兩人一眼道,“你們兩個少在哪自以為是了,這張飛武力不凡,你們根本就不是其對手,更何況他還有一二哥,武藝還在他之上。此番前去,沒我的將令,爾等不得單獨出戰,違者軍法從事!”

最后一句說的很是嚴厲,管亥和周倉心中不服卻也不敢再說什么了。

就這樣大軍出發,直奔高陽縣城,張寶做好了打算,準備在此與劉焉的幽州軍來一場攻防戰了。

大軍用了三天就趕到了高陽縣城,此城之前亦被黃巾軍占領,張寶一到來直接便接過了所有的軍政大權。

一邊整修城防,一邊派出了大量的探子,前去探查劉焉大軍的動向。

很快就得到了探子回報:劉焉大軍此時已在涿郡集結完畢,不日即將南下直奔高陽而來。

眼看著大戰一觸即發,張寶命令手下眾將加緊練兵,務必要在劉焉大軍攻來之前,將新招的八千新兵訓練完畢。

轉眼間三天時間過去,劉焉大軍還沒攻來。但是高陽城早已實施了宵禁,城門若非有特殊情況,只會在白天開放兩個時辰而已。

這天傍晚時分,一匹老馬駝著這個年輕人就來到了高陽縣城的南門之外。

此人不過十八九歲的年紀,生的面若銀盆,鼻直口闊,一雙濃眉,一對虎目。讓人一見就知其絕非凡人。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再往前走我們就要放箭了!”城門樓上守城的黃巾軍對著此人喊道。

在看此人勒住了老馬,抬頭望向城門樓上的一眾黃巾軍,接著雙手抱拳道:“還請城樓上各位大哥幫忙通傳一聲,在下常山趙云前來求見地公將軍。”

“趙云?你等著!”一個伍長一聽他說要見地公將軍,頓時不敢怠慢,立刻就稟報了今日值守南城門的管亥。

管亥最近過得很不自在,他是標準的武癡,一日不與人動手渾身上下都覺得難受。聽到手下稟報:常山趙云來了!

管亥頓時大喜,自打上次張寶當面夸獎過趙云之后,管亥就很不服氣。憋足了力氣想要跟趙云打上一場。

現在一聽趙云來了,他一邊安排人去稟告張寶,一邊親自帶人就出了城來。

出了城門,管亥提著大刀催馬來到了趙云對面站定,先是上下打量了趙云一番。

然后他用刀尖一指對面的趙云,開口問道:“你便是那趙云嗎?可敢與我走上幾招?”

趙云看著他的動作眉頭略微一皺,語氣平淡的說道:“這位將軍我與你無冤無仇,如何能動手呢?”

見他退讓,管亥越發張狂起來,他狂笑著說道:“小子,你盡管放心我老管是絕不會傷了你的。”

言罷也不管趙云答不答應,手里的大刀一擺奔著趙云當頭就劈了下去。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白小姐精选四肖中一肖 河南快三计划 炒股培训 中国山西体彩11选5走势图 配股神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股市技术分析有用吗 北京11选5下载手机软件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有什么功能 安徽快三在线计划 体彩广东11选五玩法 安徽快三一定牛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加拿大快乐八开奖 幸运农场遗漏统计App 福建体彩36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