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理縣事

作者:方莫語書名:漢末之賈政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1/06 00:19:56字數:3465

三日前,一支忽然出現的朝廷車隊闖入城中,斬殺了縣令,當時,上庸城內是有些人心惶惶的。

不過,那位華服公子在當街斬殺那腦滿肥腸的胖縣令之前,卻是有當街責問他的罪行,而那縣令竟然一句都不敢抵賴,還試圖逃跑,那么這事大約是真的。

現在,胖縣令的頭顱就掛在城池的北口上,眼看著三天風吹日曬,反倒有些瘦下來了。

“二狗子,當心些,繞開了!”

一個到城里販完貨物的小貨郎連聲呵斥著跟著出來幫忙的小兒,讓他避開城門正中……

那個死人腦殼早滴不下來什么了,可是晦氣呀,怎么能從它下邊經過。

三天過去了,上庸城較之似乎沒有太多不同,只是悄然間換了個主人而已。

在城池的另一個出口處,東門,五騎人馬正在向賈政作別,領頭的正是公孫珣。

“公孫兄,真不能留下助我么?”臨到別時,賈政忍不住又提了一次。

這話在兩天前公孫珣提出去意時,他便已說過一次。

公孫珣牽著馬韁,向著賈政拱手,又復深深地鞠了一躬。

“賈公子,不……縣令大人!珣還是之前的答案,在下現今年幼無知,還是希望可以多番游歷天下,再定行止……他日如有所得,如有緣,當再來襄助大人!”

賈政嘆息了一聲,吩咐從人端來酒水,連斟數杯與公孫珣和那四名隨他一同游歷的少年一同飲了,隨后親手扶他上馬,朗聲祝道:“一路平安!”

公孫珣在馬上再度拱手,打馬轉頭,與那四人一同馭馬而行,漸漸去得遠了。

賈政也自打道回府。

這公孫珣性格大方,形象也好,人也聰慧,賈政是真的有心延攬,然而這年輕人就是想走,倒真是典型的到處鬧事后事了拂衣去的任俠做派,賈政無可奈何,也只好由得他去,只是臨別再來一番惺惺相惜做派,希望真的將來有再見之時了。

方才連飲數杯,賈政咂了咂嘴,確實味道頗淡。親臨這個時代,后世考證的唐前無高度燒酒,果然是真的,賈政心里生起了一點盤算,不過這還不是至關要緊的事兒。

回到縣令官署,賈政將自己現今的手下召集到了一起,開始議事。

從最初的的家丁隊,到聚合了三十幾個少年任俠,再到現在奪取上庸城……理論上這一縣,足兵也有千人了,賈政假假地也算是有了千人的兵力在手,而手下能商量事情的,則有管家賈仁,周倉,還有任俠中比較引他注意的二人蕭白狼、歸九,以及原來縣令的兩個佐吏李臣、左之。

說起來,原來那胖縣令王開的班底,便也只留下這兩個佐吏了,畢竟肩不能挑手不能扛,也就能出點餿主意,兼且日常文書還是理得,總算得是能應付瑣事的行政人才。不過,掌武事的左右縣尉兩個,本來就是酒囊飯桶,訊問一番日常也不過擺設,甚至還有貪墨的事跡,所以當日也是砍了,只是上不得臺面,便沒掛在墻門上吹風。

兩個佐吏李臣、左之兩股戰戰,不敢直視賈政,一五一十地把這上庸縣的人口、財賦、兵員等一干情況一一匯報。

“主君,這上庸一縣共六萬戶,人合計三十萬口……不過,大人想必知曉,縣中不少豪族,自黃巾作亂以來,修塢筑堡,自管自治,官府……官府是管不太得的,眼下該管之數,不過約莫八萬左右。而年入財賦,合計有糧四萬石,稅五百萬錢……”李臣翻著連夜寫就的一卷書簡,唾沫橫飛地說著,兩眼有些斗雞。

賈政皺了皺眉,說道:“那王啟年……王賊為令的時候,不曾整治過?”

“主君,那王賊在日,只求做個安穩縣令,豪右不與他為難,他就高興得很了,向來是相安無事的。”左之小心翼翼地答道。

“那這縣中兵士吏員的一應支出,又是如何?”

“敢言主君:縣中兵士,滿額該有一千人,左右縣尉各統五百,但實際不過三百人左右,且有三成老弱濫竽充數,以每人每月二石糧計,每年亦不過七千二百石糧,計入其他耗費,亦是一萬五千石糧以內;兵士武器甲胄等每人每年耗錢兩千,三百人亦不過六十萬而已。”左之從袖中也掏出來一卷書簡,顯然也為今日的問對做足了準備。

賈政沉吟一番,他算是明白了,便是這小小一個上庸縣,若是有心經營,其實潛力甚至遠比他原來估計的都要高得多。然而,就在這世道中,多的是人看得到到處的紛紛擾擾,看得到不知何日亡去不如及時行樂,又有幾個人有心、有膽經營起事呢?多的是像王開王啟年這等的庸碌之輩,滿足于魚肉一方,至于豪族,井水不犯河水便可。

固然,他們也有他們的道理:豪族霸于鄉里,當初世祖光武皇帝中興漢室,想核實田畝厘清賦稅,結果青、徐、幽、冀為首四州里的豪強紛紛抗命作亂,差點就又是一個亂世,弄得最后也是妥協了事,丟臉丟到了夜郎國去。世祖皇帝都認了的栽,后世官員自也是心安理得地認……畢竟除了有野心的,和坐上一方諸侯位而自然而然生出野心的,官員們所圖的不過是俸祿和官位上混得的油水罷了。

賈政自有一番考慮,望向了其他幾人,周倉首先說道:“主君,這王賊所遺的三百人,裁撤之后,能用的有百人就不錯了。屬下之前流落江湖,也有百幾十個弟兄可召來效命,若是主君信得過的話……”

“周倉……”現在周倉等人是正式拜了賈政做主君了,再像此前一般喊周兄有些失了規矩,但直呼其名賈政又感到別扭,于是問道:“你可有字?”

“屬下一介草莽,匹夫而已,不曾有字。”

“那么,今天起,你便取字謙信如何?”賈政嘴角含笑。

周倉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動,連忙跪下行個大禮道:“謝主君賜字!”

“武人往往一味爭勝求強,謙字,望你日后勝能不驕,為我前驅。信字么……老兄,我信得過你。”

說著,賈政扶起了他,說道:“我這邊初取上庸,荊襄劉表自守不暇,想來沒有威脅;但此地原來的上官,也是我等要討伐的米賊張魯,怕就蠢蠢欲動了……可謂用人之際。謙信,你可以去,只是及早回來便可。”

周倉在歷史上可謂一代信人,他這去多半便是招他的伙伴裴元紹和部屬了,不是本人去還真不行。至于取字謙信,除了滿足一點點惡趣味外,歷史上周倉不過一個隨從大隊長,就沒出過頭,也許這個字能給他改改運氣,也做個上庸之虎來?

兵貴神速,周倉這便退下去準備出發,剩下的兩人,蕭白狼率先開口道:“主君!我等屠那王賊啟年,比殺條狗倒還要更輕松些,這治下的諸家豪右,又能強到哪里去?再招數百如我等一般的少年為用,便可一一削平,奪取許多財賦,便又能再招精兵,冶煉好兵器,蕩平漢中,也不過是多殺幾條土狗一般。”

蕭白狼有些高鼻深目,身上隱隱有點熏人的體味,雖然衣著和漢人無異,卻顯然是帝國西邊歸化的蠻人,連思維也都有些粗線條。

老管家賈仁插嘴道:“招兵一事,似這次是每人三千錢,主君需得多多斟酌。”

“好,我理會得。”

賈政隨口應聲,又看向了歸九。

歸九身上有些酒氣,甕聲甕氣道:“主君,我也不懂什么謀略,總歸有哪些個直娘賊、骯臟潑才,你要砍時,我歸九的刀就是主君的刀!”

說罷,歸九打了個嗝,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只是別少了弟兄們的好酒好肉!”

賈政聞言,也朗聲笑了起來:“管夠!管夠!”

這個會議開下來,除了李臣左之兩人的匯報,賈政竟覺得沒什么營養。

“或許也該好好想想,這時能到哪里拐些人才來用……”

若是重生為謀臣如云,武將如雨的曹孟德,可該多好。

賈政略略意淫了一下,理了一番思路,便又復緊鑼密鼓地開始安排工作了。

日常的繁瑣行政事務,便交由李臣負責,并要求他每日申時行文匯報一次。

左之給他的感覺更有條理些,便讓他處理募兵事務。

“左之,這幾日著你就府內錢糧庫存,理一理,想好兵員耗費一等,擬個募兵條陳來。”

“諾。”

至于蕭白狼、歸九兩人,賈政也做了安排。

“你二人說說,想要什么職位?”

沒什么事的時候,賈政開始練習撲克臉待人了,以前他寫書的時候發現,上位者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喜怒不形于色。

蕭白狼嘿嘿訕笑幾聲,說道:“主君,您砍了那左右縣尉,不如我兩個就這樣頂上去?對了……那周倉若是回來,便做個中縣尉,也成。”

賈政和顏悅色地笑了起來:“縣尉太小了點,郡尉如何?”

這是在嘲諷了,賈政固然還沒撇下西貝欽差天使的招牌,但現下更多以上庸縣令自居……事實上這番豪賭能得到上庸已是血賺。那么,他一個縣令還要封郡級的官兒?

蕭白狼仍舊訕笑著,卻有些局促不安起來。

“只要好酒好肉,便是做主君身邊一護衛,那也使得!”歸九依舊甕聲甕氣的。

賈政笑道:“那也不行,本大人拳腳也打得三五十人,何須太多護衛。”

話畢,賈政又板起了死人臉:“蕭白狼、歸九,任五百將,分令原左右縣尉部曲……即日裁汰老弱病殘,三日后校場檢閱!”

“諾!”

(感謝酒鬼老爺的票票,歸九馬甲相贈……呃,字要不要自己起啊?也歡迎其他老爺,推薦票換馬甲喲。

想著隨意點寫書,到頭來下筆沒點資料還是沒底氣寫,隨意翻了翻資料,隨意估了估數字,看官們將就著看,謝謝)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七乐彩9个中4多少钱 658配资 浙江体彩6 1历史开奖号码 体彩分分11选五app 艾特广告消费理财平台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图 黑龙江36选7玩法规则 黄大仙精选平特一肖 上海快3计划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彩3d预测 配资公司赚钱不给提现怎么办 股票开盘时间 体彩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省体彩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