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開始習武

作者:風鵿書名:我爸爸是穿越者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6/08 16:46:01字數:2616

就在漢海王國上下為了一統南洋,探索漢安洋而準備之時。

太子少傅陳暢季已準備好為劉海興上第一節武備課了。

雖然早在兩年前,陳暢季就被任命為太子少傅,然而那時劉海興才兩歲,顯然還不適合練武。

那時候劉海興甚至連字都不認識,也不可能學習兵書戰冊,所以剛被任命為太子少傅的陳暢季并未立即教學。

如今劉海興已經四歲出頭,已經可以開始練習一些基本功了,于是陳暢季便早早做好準備,以便能更好的教授劉海興。

至于劉海興,早就聽過陳暢季的大名,對于這位已經五十出頭,最早跟隨劉守義打天下,如今漢海王國勛貴第一人,劉海興早已如雷貫耳。

更別說陳暢季在軍中多年,又是軍官培訓班的教官,如今漢海王國海陸軍上下武官,幾乎都在陳暢季手中效力過或者培訓過。

當真的軍中第一人。

這樣的人被劉守義派來教授劉海興習武,并學習兵書戰冊,自然是劉守義希望劉海興多與陳暢季學習,同時也是讓劉海興與陳暢季多拉進關系。

建威九年四月五日一早,劉海興便帶著趙德江,沈從敏五人,來到了東宮西面的演武場。

“太子,我可聽說少傅可比太傅恐怖多了”

趙德江向劉海興說道。

“那有什么,少傅可是帶兵的人,刀頭舔血過來的,自然有些殺氣,但也談不上恐怖吧”

劉海興看了看趙德江,笑道。

“太子,你就不怕嗎”

王翰訓也在一邊說道。

“是啊,我聽我父親說,在軍中少傅可是說一不二的,對部下極為嚴格,還有在軍官培訓班,要是有誰不聽話,可是會被嚴厲的制裁的,什么蹲坑,跳梁,倒立,跑圈都是家常便飯,恐怖如斯啊”

錢穆稟說完,身體忍不住顫抖一下。

“瞧你們那點出息,有什么啊”

劉海興不以為意,邊走邊笑。

眾人一臉無奈的看著劉海興,你是沒什么,犯了錯還不是罰的是我們。

六人心中想著,而劉海興確笑道。

“別怕,少傅雖然出生軍旅,然那都是為了漢海王國,絕無私心,而且只要我們不犯錯,少傅自然也沒理由體罰我們,放心吧,別緊張”

劉海興說完,眾人稍稍心安。

“太子,你說少傅會教我們什么武藝啊”

一邊的張望春說道。

“去了不就知道了嗎,具體的我也不知”

劉海興說完,眾人也沒有在多說,而是有說有笑的走向了演武場。

當六人有說有笑的來到演武場后,只見演武場內站著一位身著短衣短褲,看著極為威嚴,抱手站立的人。

此人正是太子少傅陳暢季。

陳暢季本是習武之人,氣場自然強大,而且隨著劉守義逐漸強大,漢海王國的建立,陳暢季也自發的學習起兵書戰冊,以求更好的帶兵。

所以陳暢季不僅武藝超群,而且也算熟知行軍布陣之人。

只是如今漢海王國各軍人才井噴,加上年事已高,所以陳暢季便從指揮的位置上退了下來,并在軍官培訓班里發光發熱。

“拜見少傅”

看著陳暢季,劉海興不敢怠慢,立刻帶領五人走去拜見。

“太子不必多禮,今日我也沒什么要教你們的,你們看好了”

陳暢季看了看劉海興,也沒有廢話,便將雙手雙腳展開,蹲了個馬步。

“太子看清楚了,今日先從馬步學起,以后再慢慢學其他基本功,打好基本功后,再學其他拳腳武藝,之后便是弓馬騎射,刀槍劍戟了”

陳暢季說完,便又站了起來。

“太子做一個給我看看”

陳暢季說完,劉海興先是一拜,之后便蹲了一個馬步。

馬步劉海興前世也是知道怎么弄,又看著陳暢季演示了一遍,自然知道怎么蹲。

只是如今自己才四歲,所以蹲了一會后,劉海興便覺得腰酸背痛。

“不要動,最少也得蹲一刻鐘的時間,以后每天如此,待熟練了再增加時間到半個時辰,什么時候能蹲一個時辰了,便足夠了”

陳暢季說完,劉海興只能咬牙堅持。

不久一刻鐘過去,劉海興癱坐在地上。

而陳暢季點了點頭。

“太子做得不錯,明日開始每次來都要先蹲馬步,之后再練其他”

陳暢季說完,又看了看劉海興。

“一會太子跟著末將圍著演武場跑步,跑到什么時候堅持不住了為止,在之后練習壓腿,手臂,腰腹等,末將會做出示范,太子跟著末將做就行,現在強度不大,還是很輕松,等以后太子年歲增加,強度也會增加,會很辛苦,不過絕不能偷懶,否則將前功盡棄”

陳暢季說完,劉海興站起拜道。

“小子定會認真學習,絕不偷懶”

劉海興說完,陳暢季點了點頭。

便帶著劉海興跑步,之后便開始練習壓腿,手臂等基本功。

一天下來弄得劉海興腰酸背痛,不過劉海興還是堅持了下來,陳暢季也非常滿意。

自此第一堂武課順利結束,不過劉海興知道,這僅僅只是開始,苦日子還在后面。

以后劉海興都會上午習武,下午學文,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除去過年和過節的時間可以休息,其他時間都不能休息。

真是苦不堪言啊。

但是劉海興沒有抱怨,既然是自己選擇的路,就必須堅持走下去。

不管再難,也要咬牙堅持。

……

……

……

就在劉海興每日學習之時,對南洋進攻的最后準備已經開始。

各軍已經調動到位,糧草,軍械也已提前準備完畢。

探索漢安洋的海軍三大艦隊也在六月十五日當天楊帆出海,駛入大洋深處。

而在各地建立行政管理,衛戍和警備的的各級官員,兵役營各軍也在六月底到達前線,各部院的工作隊也已組建完畢,隨時可以行動。

屆時陸軍在前進攻,工作隊在后安民,官員負責建立秩序,兵役營負責衛戍,警備,如此環環相扣,保證了南洋諸國不至于出現大亂。

不僅如此,兵役營也已調動了眾多負責勘探的人員加入了各部工作隊中。

哪里筑城,哪里修路,哪里有礦,哪里建港,哪里開荒,哪里需要燒林,這些都是兵役營的工作。

另外各地醫院也已組建工作隊,配合衛生部的工作隊做好各地防疫,對南洋吸納的百姓進行體檢,也就是測量身高,體重,同時看看有無生病等簡單事物。

總之,各項準備工作已經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而不僅僅是陸軍的準備。

而漢海王國如此大規模的動員,調動,自然也引起了南洋諸國的警惕。

紛紛調派大軍,守備。

至于能不能守住,南洋諸國心里都沒底。

八月二十日,離最后的進攻已不到一個月,所有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

這一天劉守義親自登船前往呂宋。

對南洋的最后一戰,進入了倒計時中。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五分赛车大小单双图解 幸运28预测官网 福建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禾百在线 广东好彩一开奖历史 股民配资炒股 快3开奖甘肃 河北快3预测 成都股票开户 河北体彩11选五有软件吗 盈牛配资 安徽快三单双有没技巧 陕西11选五任5最大遗漏 甘肃快三电子版走势图 股票推荐wa5577 最准确的两肖四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