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劉海興的見解

作者:風鵿書名:我爸爸是穿越者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6/20 07:20:20字數:2490

“母后有喜了”

劉海興看了看陳萍,一時不知道該是高興還是難過。

“是啊,這幾日母后身子一向不好,昨日找醫生看過,便查出是喜脈,有兩個多月了,我兒不高興嗎”

陳萍說完,劉海興笑了笑。

“孩兒怎會不高興呢,不瞞母后,孩兒正想有個弟弟或者妹妹呢,父王知道了嗎”

劉海興笑道。

“你父王自然是知道了,不過你父王最近很忙,這些事我也不想打擾他”

陳萍說完,劉海興拜道。

“那母后多注意休息,別太累著了”

劉海興說完,陳萍笑了笑,點了點頭后,劉海興便告辭了。

不管怎樣,至少以后自己也有弟弟或者妹妹了,所以劉海興心中還是非常開心。

但是開心歸開心,生活還當繼續。

劉海興還是過著每日上午學騎馬,下午學文學的生活。

數年的學習,劉海興也與趙德江,沈從敏等人結成了深厚的友誼,眾人也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雖然對外眾人還是恭敬的對待劉海興,但是私底下,眾人已成為了好友。

很快劉海興便體會到了騎馬的痛苦,馬上的顛簸,讓劉海興騎不了多久,便累得夠嗆。

特別是自己說來說去也就八歲,身體都還沒有長全,所以陳暢季每次讓劉海興騎一會后,便會休息,休息后便已槍棒等兵器為主。

如今通過訓練,劉海興的棍棒已經揮舞得虎虎生威,就算是長槍,大刀也揮舞得有模有樣。

不說武藝超群,至少在同齡人中也算佼佼者了。

之后只需要熟能生巧,穩步練習,別說一流,哪怕二流向上,問題不是很大。

除去武藝外,文學劉海興也沒有松懈。

四書五經劉海興已經背得滾瓜爛熟,算學,常學基礎也已學完,開始學習更高級的學問。

毛筆字劉海興也已能書寫自如,雖然還是有點龍飛鳳舞,但是基本可以排列整齊了。

只要勤加練習,劉海興便可書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

不過每次寫字的時候,劉海興都無比懷戀后世那種鋼筆。

當然除去讀死書,郭本鈺也按照劉守義的要求對劉海興教授一些時政,時要,每次教后,郭本鈺都會提問劉海興,聽劉海興的見解。

劉海興也是知無不言,將自己的想法都說了出來。

而劉海興的有些看法,也讓郭本鈺連連稱奇。

……

……

……

“太子”

放學后,趙德江上前拜道。

“怎么了”

劉海興看了看眾人,問道。

“沒事,就是我們幾個想去大同工業區看看,我們都還沒去過呢”

趙德江說完,沈從敏等人一臉期待的看著劉海興。

“這好辦,過段時日我跟父王說說,只要我父王同意,我們便去轉轉”

劉海興說完,眾人大喜。

而劉海興見此也就笑了笑。

自從上次離開后,也不知道現在大同工業區怎么樣了。

聽說蒸汽機已經研制成功,正在進行最后的改良,而簡化版的漢海式燧發槍也已經在三個兵工廠同步生產了,每月數千把的產量,第一艦隊和第一師也已經換裝完畢。

另外就是風帆戰列艦了,聽說現在已經建造到武勝級和晨云級了,四千料和六千料已經在船臺上開工打造了,八千料在等著木材烘干后,便可打造。

這些劉海興都想去看看。

何況在家里憋久了,劉海興也想出門轉轉。

所以其他人既然想去,那就一起去轉轉也行,想必父王也不會拒絕。

劉海興想了想。

“對了,太子,聽說大明那邊發生了個政變,以前那個皇帝又重新掌權了,之前那個皇帝被貶為郕王”

王翰訓出來說道。

“這是大明內部的事,和我們無關”

劉海興聽后,笑了笑。

“可是我聽說如今我們國內有人擔心,之前那位皇帝可不是善茬,怕其對我漢海王國不利”

錢穆稟也說道。

“沒什么可擔心的,大明去年大敗,元氣大傷,短期內不會對我漢海王國怎樣,我們到不必太過擔心,再說,那個朱祁鎮也不怎么樣,要不是有朱祁鈺在,就憑他一手造成的土木堡之變,大明早就亡國了吧,就算不亡國,北京定然不保,那時候大明北方半壁估計也不會在了吧”

劉海興笑了笑,眾人聽后也都想了想。

“確是如此,可惜那朱祁鈺挺好的一個皇帝,沒想到被政變趕下臺”

張望春看了看劉海興,說道。

“那倒不至于,想那朱祁鈺也非善茬,怎會如此容易就讓政變成功了,我估計朱祁鈺肯定自身有問題,聽說先前因為大明大敗而被氣得吐血,估計因此傷了筋骨,留下了病根了吧”

劉海興說完,張望春大驚。

“太子的意思是,那明皇病重,才會被政變趕下了臺,讓那朱祁鎮鉆了空子”

張望春說完,劉海興搖了搖頭。

“應該不至于,那朱祁鎮在南宮軟禁七年,以朱祁鈺的手段,應不會于百官有任何聯系才對,所以朱祁鎮應該是被重新扶上了皇位,而不是自己謀劃的,聽說那朱祁鎮重新掌權后,曹吉祥,石亨,徐有貞等人皆被大大的提拔,應該就是這些人策劃的吧”

劉海興笑道,眾人點了點頭。

“既如此那朱祁鎮不就賺到了嗎”

趙德江說道。

“我看未必吧”

劉海興看了看趙德江,笑了笑。

“太子為何如此說”

趙德江一頭霧水的看著劉海興。

“我聽說大明宣德皇帝就只有兩個兒子,一個嫡出的朱祁鎮,一個庶出的朱祁鈺,按理說朱祁鈺肯定沒法獲得皇位,可惜土木堡之變,讓朱祁鈺賺到了皇位,這也算是上天的照顧吧,可惜朱祁鈺的獨子朱見濟早死,朱祁鈺就此絕嗣,如此看來大明未來皇位只有三種可能,一是立朱祁鎮之子朱見濬為帝,要么從藩王中找人為帝,要么就是重立朱祁鎮為帝,而之前大明太祖早就立下了一個皇明祖訓,而且朱見濬,朱祁鎮都在的情況下,那些朝中重臣不可能迎立藩王之后,所以皇位要么朱見濬,要么朱祁鎮,沒有第三種選擇,而這兩種選擇都使得皇位回到了朱祁鎮一脈,所以我說這場政變完全沒必要,純粹多此一舉,從于謙等人被殺看,便可知這只是一場內斗而已,不值一提”

劉海興說完,眾人恍然大悟。

之后眾人有為此事說了一會,但眾人不知道劉守義早已站在門口,聽著劉海興的分析,滿意的點了點頭。

當晚,劉海興給劉守義說了前往大同之事,劉守義爽快的答應了。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20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北京pc蛋蛋28计划软件 私募股票推荐网址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青海11选5遗漏表 a股交流微信群 福彩排列7开奖走势图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 股票的开盘时间是几 3d过滤器免费下载 甘肃快三遗漏号码 金呈配资 山东十一运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