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忽魯謨斯

作者:風鵿書名:我爸爸是穿越者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6/22 07:02:33字數:3126

建威十三年五月十日,帖木兒帝國的忽魯謨斯依然如往常一般平靜。

然而海面上的一支龐大的船隊確打破了這樣的平靜。

忽魯謨斯位于波斯灣出口,后世霍爾木茲海峽北側。

當船隊出現在忽魯謨斯外海,港口內很快聚集了眾多人觀看,商議著。

“這船隊哪里來的”

“好龐大的船隊啊,這得有幾百艏船吧”

“難道又是土耳其人的海船嗎”

“這也不像啊,這倒是像東面大明的海船”

“大明的船怎么來了,大明不是很久沒來了嗎”

“這誰知道啊,有可能大明又來了呢”

“要是大明的船,那就沒必要緊張了”

“不對,看那中間五艏船型,那不是大明的船型,還有那旗幟,大明好像沒有這樣的旗幟”

“那不是一條龍嗎,大明不是也是龍嗎,有什么不對的”

“那那面藍色帶個海船的旗幟呢,以前可見過”

“或許新弄的旗幟吧”

隨著船隊靠近,海灘碼頭上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眾人指手畫腳的。

“不對,這好像是漢海王國的旗幟啊,東去的商隊也見過啊”

“漢海王國,就是那個強占馬六甲,收取五成過關稅的那個漢海王國嗎,他們來這里干嘛”

“這誰知道啊”

……

……

……

這時,在海船上,毛俊寅正用望遠鏡看著遠處的忽魯謨斯。

“這城還不小啊”

毛俊寅放下了望遠鏡,說道。

“這忽魯謨斯也算是西洋大城,無論是東去還是西來的船隊,都要停靠此地,或經商,或補給,可謂是一大交通要道”

張浦說完,笑了笑。

“聽說帖木兒的海軍也是這西洋的強軍,不知成分幾何”

毛俊寅聽后也笑了笑。

“具體不知,不過我等到此必然引起了轟動,不如先派人聯系一下,免得引起誤會,遇事也好保持主動”

張浦說完,一邊的吳興放下了望遠鏡。

“這樣也好,看那碼頭上的人潮,估計忽魯謨斯那邊已經知道我們來了,先派個人去告知一下,再靠岸詳談便可,而且按王上的意思,帖木兒這邊只要愿意通商即可,并不需要要地,建立據點,反而南方天方部落那邊的麻實吉要建立一個據點,所以我以為留下一個特遣隊和張司長前去即可,我們便掉頭往麻實吉而去”

吳興說完,毛俊寅和張浦也表示贊同。

“那好,就讓何友良先去碼頭聯系一下,我便率人靠岸詳談,你們便去麻實吉要地”

張浦說完,毛俊寅便留下了第三特遣隊跟著張浦,自己率領剩余船隊向南,往麻實吉而去。

而這時,碼頭上的人,越來越多,甚至驚動了忽魯謨斯城的城主佐法雅。

佐法雅聽說海面上有一支龐大的艦隊,立刻帶人來到了港口查看。

只見艦隊一分為三,一艏小船向碼頭駛來,身后龐大艦隊分出了大量的船只往南而去,剩余船隊則停留了下來。

“這一定是這支船隊的使者,派人去問問,他們從哪里來,來此何干”

佐法雅說完,一個侍從走上前去。

不久船只靠岸,何友良帶人走下了船。

“你們從哪里來,來忽魯謨斯干嘛”

侍從用本地語言問道。

何友良雖然不懂,但是何友良也會一些天方語,便用天方語對侍從說道。

“我是漢海王國的使者,我們外務司司長張浦帶人出訪忽魯謨斯,只為通商,貿易而來,還請讓我們的船隊靠岸”

何友良邊說,邊比劃。

侍從聽后,也用天方語回答。

“好,我立刻稟報城主,安排你們船隊靠岸”

侍從說完,便帶何友良去見佐法雅。

何友良在用天方語對佐法雅說了一遍。

佐法雅聽說是漢海王國的商隊使船,立刻命人安排船隊靠岸。

又過了一會,船隊靠岸,張浦帶人下了船,向佐法雅拜道。

“漢海王國外務司司長張浦,拜見城主”

張浦說完,佐法雅用不標準的漢語回禮。

“尊使免禮,你們漢海王國我們也聽過,商人也帶來過你們的商品,確實很精美,你們來此經商,我們自然歡迎”

佐法雅說完,張浦吃驚佐法雅居然會說漢語。

“城主居然會漢語,到是讓我大吃一驚啊”

張浦說完,佐法雅笑道。

“你們漢人也有商船前來,先前大明的三寶太監也來過幾次忽魯謨斯,所以我多少會一些”

佐法雅說完,張浦點了點頭。

“那就好辦了,我們漢海王國國內的商戶專門成立了一個漢海商盟,我們這次來,一是為了和帖木兒修好,而便是希望貴國準許我漢海商盟的船隊自由進出忽魯謨斯,自由貿易,不知城主可愿意”

佐法雅聽后點了點頭。

“只要是貿易,我們到沒什么不同意之舉,只是我聽說馬六甲海峽已被貴國控制,過往船隊都要繳納五成過關稅,不知可否減少一些”

佐法雅說完,張浦搖了搖頭。

“我們商船來忽魯謨斯經商貿易,不一樣要交稅嗎”

張浦笑了笑。

“這是自然,我并不是說不該,只是覺得五成太多了點”

佐法雅說完,張浦又搖了搖頭。

“我聽說你們帖木兒國的商品進入南洋一般都有數十倍的利潤,而從南洋返回,又可以獲得數十倍的利潤,我們只抽五成,并不多啊,而且你們忽魯謨斯本就是東西方大港,商稅龐大,有些船只甚至可以收到六七成,我們只有五成,一半的稅收,又如何能叫多呢”

張浦說完,佐法雅想了想。

“這樣吧,你們漢海王國的商隊來忽魯謨斯,我們就收三成的稅收,我國商隊過馬六甲你們也減到三成,如此雙方平等,貴使以為如何”

佐法雅說完,張浦想了想。

“此事是我王上欽定,我不好更改,不知可否容我十數日,讓我報之我王,在做定奪”

張浦說完,佐法雅點了點頭。

“這是自然,只是這幾日還請貴使約束部下,不可在忽魯謨斯生事,我愿等著貴國友好答復”

佐法雅說完,張浦拜辭。

見張浦走后,佐法雅本想下去休息,一邊的一位隨從走過來拜道。

“稟城主,我們還是不能太過信任他們啊,我可聽說他們在南洋搗毀真主的殿堂,屠殺真主的信眾,前段時間真主曾派出了船隊向東,打著土耳其人的旗號,想突入馬六甲海峽,被其逼退,之前他們還迫使印度那邊兩個真主國割讓了土地,每年還要上交三成賦稅,他們可是真主的敵人,絕不可輕信啊”

隨從說完,佐法雅搖了搖頭。

“可是他們是來通商的,并沒有敵意啊”

佐法雅說完,隨從再拜道。

“通商,這等謊話城主怎能輕信,其一路行來,哪里不是打著真主的旗號,看見他們那近百艏帆船嗎,那很明顯是戰船,誰能開著戰船來通商的”

“戰船,不會吧”

佐法雅說完,隨從又拜道。

“先前大明三寶太監來此,其船隊中也有這種船型,那便是那大明的戰船”

隨從說完,佐法雅大驚失色。

“那我們該怎么辦,他們不會進攻忽魯謨斯吧”

“屬下以為很有可能,不然他們帶戰船來干嘛,不如我們立刻上報大汗,請大汗調集水師前來,城主在將他們困在港口中,待水師包圍他們后,我們前后夾擊,剿滅他們”

隨從說完,佐法雅搖了搖頭。

“要是打不贏又能怎樣,他們還有一支龐大的艦隊去了南方,按方向應該是麻實吉那邊,要是他們返回了又如何,要是漢海王國派大軍西征又該如何”

佐法雅說完,隨從又拜道。

“城主放心,我帖木兒帝國乃是西洋強國,連蠻橫的拜占庭人,土耳其人,馬穆魯克人都不是我們的對手,我水師有十萬大軍,上千條船,還怕他百來條船,最多也就五六千人嗎”

隨從說完,佐法雅點了點頭。

立刻派人秘密前往赫拉特,上報大汗卜撒因。

卡撒因聽說后,立刻派水師將領納吉和侯賽因分別率五萬水師往忽魯謨斯而去。

佐法雅為了穩住張浦,不時命人前來請張浦赴宴。

數日后,佐法雅又派人來請張浦。

使者離開后,張浦陷入了沉思。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黄大仙精准欲钱料 幸运飞艇 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趋势与技术分析 排列五 北京快乐8全额提现能到账吗 股票开户网上能开吗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 七星彩玩法中奖规则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河北11选5最容易出的3个号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棋牌类游戏大厅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作为一种基准指标 福彩好运快三怎么样 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