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大漠系和東胡系

作者:風鵿書名:我爸爸是穿越者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6/23 07:37:06字數:2774

建威十三年七月,東宮。

劉守義如往常一樣對劉海興進行考效。

自從上次劉守義給劉海興看了那副世界地圖后,劉守義幾乎隔三差五都會拿出一些話題考效劉海興。

從古今興衰,到治國理政,從治民安民,到基礎建設,從憲法,律法,到古今法律法規,甚至開疆拓土等問題,劉守義都會一一拿出了,對劉海興考效一番。

每次劉守義都非常滿意,劉海興則一臉無奈。

心中大喊,父王,孩兒太難了。

每次劉守義打算考效劉海興的時候,劉海興都會一臉無辜的看著劉守義。

不知道劉守義會給自己出個什么題目。

因為每次劉守義的題目都會讓劉海興大吃一驚。

就比如前段時間,劉守義專門和劉海興探討了關于漢海王國的經濟商業問題。

如今漢海王國三大重工業基地已經有了十八家鑄幣廠,每個鑄幣廠日可生產新式漢海幣千八百多枚,十八個廠就是上萬枚。

而劉守義問劉海興的便是怎么發展,才能使漢海王國的經濟更加穩步的前進,一日需要產出多少漢海幣才能保證漢海王國的經濟正常運轉。

劉海興聽后,一臉黑線。

父王啊,你這是難為兒臣啊。

最后劉海興只能從士農工商的角度說明品評了一番,才勉強過關。

……

……

……

看著一臉無奈的劉海興,劉守義笑了笑。

劉守義對劉海興給予了厚望,自然希望劉海興能繼承自己的衣缽,將漢海王國發揚光大。

自然也想讓劉海興早日接觸一些,自己的思想。

看了看劉海興后,劉守義笑道。

“今日的問題便是問你,為何漢唐之時,北方匈奴,柔然,突厥皆不是中原王朝的對手,然而宋時無論契丹,女真還是后來的蒙古都能多次擊敗大宋,蒙古甚至入主中原,建立元朝呢”

劉守義說完,劉海興又是一臉黑線。

父王你又為難我。

如果按照標準回答,那便是漢唐尚武,而宋朝軟弱,重文輕武,又失去了燕云十六州作為屏障,使得北方騎兵可以肆意在中原橫行,這才是有宋一朝,對外屢屢敗北,最終滅亡的原因。

雖然勝率高,但是宋時的勝率多是防御戰,必須勝利,要是敗了,那就是亡國了。

自然不能和漢唐都是進攻型的相比了。

要是以前,劉海興肯定會這么回答。

不過多次被劉守義提問,心中頗為不忿的劉海興,打算給劉守義一個驚喜。

劉海興想了想,對劉守義拜道。

“稟父王,孩兒以為,漢唐尚武,而宋朝重文輕武,對外多以歲幣買和平,不修武備,又失去北方屏障,故而有宋一朝未能如漢唐一般楊威海外,最終被北敵所滅,這便是孩兒所想,不過孩兒以為這很片面,并不全面也”

劉海興說完,劉守義聽后先點了點頭,之后又看了看劉海興。

“哦,不全面,哪里不全面了”

劉守義說完,劉海興拜道。

“漢唐之中,曾有過一次五胡亂華,衣冠南渡,匈奴,鮮卑,羌,氐,羯五胡分別禍亂中原,分別建立政權,這便是東晉十六國時期,之后是南北朝,最終由隋文帝楊堅一統天下而結束,這五胡匈奴,鮮卑,羯都來自北方大漠,然而這三族中除去羯人被屠殺殆盡外,匈奴和鮮卑都最終融入了中原,匈奴好理解,自先漢匈奴被武帝擊敗后,至宣帝之時分裂為南北匈奴,五胡之時,南匈奴早已融入大漢二百多年,其民大多已漢化,最終融入也可以理解,然而鮮卑族為何最終會融入中原漢人呢”

劉海興說完,劉守義點了點頭。

“你接著說”

劉守義揮了揮手,劉海興拜道。

“其實孩兒以為,匈奴和鮮卑雖都來自北方,然而這兩個部族確有一個非常本質的區別,那就是大漠系和東胡系,匈奴來自大漠,以放牧為生,逐水草而居,居無定所,不事生產,以游牧而活,故而無法理解中原農耕王朝的運行方式,這就和中原王朝無法理解游牧民族的生活習慣一樣,所以后來無論是羯,羌,氐,還是高車,柔然,突厥,回紇等都屬于大漠游牧系,他們依靠武力,或許會如羯,羌,氐一樣建立政權,但是他們無法理解中原漢文化,中原王朝的運行方式,所以他們要么被消亡,要么被動融入,要么只能遠遁,不一而終,而且也正是因他們逐水草而居,使得他們和中原王朝對戰之時,無論是國力,還是實力都有天然的差距,這就如同大人打小孩一樣,怎么打都贏,所以漢唐之時,雖然北方都有強大的游牧帝國,但是這些最終都不是中原王朝的對手,這不僅僅是漢唐尚武的原因,更是國力上的碾壓,自然大漠游牧系便不會是漢唐的對手”

劉海興說完,劉守義先皺了皺眉頭,然后暗自點了點頭。

劉海興見此,也沒有停歇,繼續說道。

“而鮮卑和匈奴,突厥,柔然,回紇等雖然都是游牧部落,但鮮卑有個很本質的區別,就是鮮卑不屬于大漠系,而是屬于東胡,是東胡系,當年匈奴擊敗東胡,遷其民居于鮮卑山,這便是鮮卑的來源,而東胡系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們不僅是逐水草而居,而是過著定居的捕魚,采集,甚至農耕生活,所以東胡系有一個特點就是其又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部落,又是以定居為主的農耕部落,屬于半游牧,半農耕文化,也就是說東胡系可以很好的理解游牧和農耕兩種生活方式,最終讓這兩種方式在自己身上融合為一體,而這無論是大漠系的游牧部落,還是農耕生活的中原王朝所不能做到的,所以鮮卑在面對更先進的中原漢文化的時候選擇了完全徹底的主動融入,便可以理解了,而這也能說明為何后來契丹,女真和蒙古會給大宋造成這么大的困擾,因為這三個部族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東胡系,蒙古來自東胡中的室韋人,是蒙兀室韋的一支,契丹來自室韋人中的南室韋部,至于女真,則是東胡肅慎系的一支,包括隋唐之時給中原王朝制造極大麻煩的高句麗,其實也是東胡系,而正因為東胡系能夠很好的理解游牧和農耕,所以其完全可以建立一個融合了兩種生活的帝國,就如契丹人所建立的遼國,便建立了南北二院,北院管理游牧區,南院管理農耕區,正因為這樣,所以無論是契丹,女真還是蒙古,都融合了游牧和農耕的精華,融入了漢文化,華夏文明,而這都不是宋這一個單一的農耕王朝所能比擬的,漢唐又是國力碾壓,又是文化自信,文明自信,自然可以碾壓大漠系,然而宋雖然文化鼎盛,確敵不過同樣漢化極高的契丹,女真和蒙古,加上武備不修,軟弱無能,以歲幣換和平,又失去北方屏障,最終只能走向滅亡”

劉海興說完,劉守義一臉怪異的看著劉海興。

劉海興所言,已經顛覆了劉守義的思想和認知。

劉海興有這樣的見解,劉守義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決斷。

不過細想起來,劉海興所言也不無道理。

遠的不說,就說如今的東北女真三部,不就是過著定居的半游牧,半農耕生活嗎。

三部女真唯一的區別,便是漢化程度不同而已。

當然劉守義到不是覺得劉海興說的不對。

而是覺得劉海興的見解不僅超越了自己的年齡,也超越了這個時代。

劉守義想起了之前種種,一臉詫異的看著劉海興。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河北20选5走势图2结果元网 信质电机股票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安徽淮北快三开奖结果 海南4+1开奖 好运快三5分钟一期的规则 p2c投资理财平台 广西快三今天的走势图 暴风影音股票代码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软件 按天配资 福建31选7模拟选号 广东股指期货配资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三直 湖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秒速赛车彩票注册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