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真相

作者:風鵿書名:我爸爸是穿越者類別:歷史穿越更新時間:20/07/10 07:01:21字數:3151

建威十九年十二月八日,寧波城西肖府內。

“肖兄,多日不見,肖兄依然紅光滿面啊”

漢海商盟副會長李靜向肖荃笑道。

“李兄百忙之中,光臨寒舍,才讓在下受寵若驚啊,今日李兄可要多喝幾杯,否則讓我如何自處啊”

肖荃笑著上前拜道。

“好,好,好,今日我必要醉倒你府上,哈哈”

李靜捋了捋胡子,大笑起來。

“來來來,快拜見你肖伯父”

李靜對旁邊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人揮了揮手。

年輕人上前拜道。

“晚生李棟秉拜見肖伯父”

李棟秉對肖荃說完,肖荃捋了捋胡子,笑著打量了李棟秉。

果然氣宇軒昂,名不虛傳啊,真真的美男子啊。

“這便是小侄兒吧,都這么大了啊當真英姿颯爽,氣度不凡,帥氣逼人啊,想當年老父見他之時,還只有三歲吧,一晃十多年,小侄兒都已長大成人了,你我豈能不老乎”

肖荃笑道。

“肖兄謬贊了,你我多年至交,何必如此見外,先前三個女兒,老父老來得此子,倍感欣慰啊,如今你我兩家又結姻緣,真是上天眷顧,祖宗保佑也”

李靜揮了揮手,笑道。

李靜如今已經六十九歲了,而李棟秉則是自己已經四十歲時才得到的一個兒子。

早已將其視若珍寶,愛護有加了。

而且李靜和肖荃很早就認識,算是十多年的至交好友,無話不談。

如今聽說肖荃正在為自己的獨女找尋姻緣,正好李棟秉也并未婚配,所以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一開始肖荃覺得李靜地位,財力都比自己家高太多,有點高攀,想拒絕。

還是李靜軟磨硬泡,又找來一些好友多方勸說下,肖荃才答應下來。

如今鄰近新年,所以兩家商議就此把婚事定下來,等李棟秉年滿二十后,便舉行大婚。

“李兄抬愛,乃小女之福也”

肖荃聽后,笑著點了點頭。

“肖兄不必見外,我可早就聽說令愛知書達理,詩畫雙絕,而且亭亭玉立,天生麗質啊,犬子能娶到令愛,乃犬子之幸也”

李靜拉著肖荃的手,笑道。

“對了令郎和令愛呢,還不讓他們出來一會”

李靜看著肖荃和一邊的肖夫人笑道。

“在下長子去接二子回府了,令愛還在房中,一會就讓人去讓他出來,拜見未來的公公”

肖夫人說完,一邊一直不說話的李棟秉怒道。

“哼,誠兄之事,我也聽說了,此事皆是因為誠兄得罪太子而起,太子如此,大失人望,久后恐時我漢海王國未來蒙塵啊”

李棟秉說完,李靜和肖荃聽后大驚失色。

還好這是在自己家里,這話可不能亂說啊。

“胡說八道”

這時門外一陣聲音傳來。

“此事皆因我而起,是我太過自大,目無法紀,目空一切,才有今日之禍,太子此舉并不不妥,相反確是對我的考驗,我已對天起誓,久后必然重新做人,重獲天下人望,且我已拜托兄長,在興漢周報上刊登我的請罪書,一為太子,二為澄清事實,你是何人,休要胡言亂語,堵塞視聽”

眾人回頭看時,正是肖晟誠和肖晟梁二人回到家中。

肖晟梁還拿著一把掃把,一身單衣。

“你”

李棟秉被說得面紅耳赤,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這二位便是賢侄吧,果然皆一表人才啊,賢侄所言甚是,我等立言,立行,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家族興旺,為了國家繁盛,賢侄由此想法,真乃上天眷顧,肖兄,可喜可賀,可喜可賀也”

李靜笑道,肖荃也跟著陪笑。

“爹,家里來了客人怎么沒跟我們說起”

肖晟誠上前問道,而肖晟梁則哼了一句,返回了自己的房間洗漱去了。

“這位是你李叔,你們是見過,這位是你李叔家的小公子李棟秉,今日你李叔前來,是為秉兒與你蘭妹定親而來,禮品都已準備妥當,一會你可要多敬你李叔幾杯啊”

肖荃笑道,而肖晟誠聽后大驚。

“這,這么快,這不會太快了點吧,蘭妹還也才二七啊”

肖晟誠說完,肖荃立刻拉下來臉。

“好了此事由我做主,去,把你妹叫出來,拜見他未來的公公,我已命人備下酒席,一會一起吃”

肖荃說完,肖晟誠雖然還想說,但是看了看李靜和李棟秉,想了想后,便拜退了。

肖荃則招呼李靜坐下,攀談起來。

肖夫人也與一邊的李夫人攀談起來。

李棟秉則在一邊陪笑。

肖晟誠來到后院,肖晟梁也已洗好。

“這么快你就洗好了”

肖晟誠看了看肖晟梁,問道。

“水是早就兌好的,當然快了”

肖晟梁笑了笑。

“哥,那人誰啊,來我們家干嘛”

肖晟梁說完,肖晟誠上前說道。

“漢海商盟副會長李靜,這次來是為李家公子與蘭妹定親來的,娉禮都下了,這不,父親讓我把蘭妹叫出來呢”

“這么快,不是說等蘭妹及笄后再說嗎”

肖晟梁聽后大驚。

“誰知道呢,走吧,一路去吧”

肖晟誠說完,則與肖晟梁一起來到了肖蓮蘭的房間。

“蘭妹,方便嗎,我們可以進來嗎”

肖晟誠說完,屋里傳來一陣女聲。

“門沒鎖,你們進來嘛”

肖蓮蘭說完,肖晟誠和肖晟梁便推門走了進來。

“蘭妹,父親他……”

肖晟誠還未說完,肖蓮蘭確把頭扭到一邊。

“讓我出去見客唄,我才不去呢,要去你們去就行了”

肖蓮蘭說完,肖晟誠和肖晟梁對視一眼后便上前。

“蘭妹怎么了,這對你來說也是大事啊”

肖晟梁說完,肖蓮蘭站起怒道。

“我才不嫁給那個什么李棟秉呢,一看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樣,弱不禁風,爹是不是吃錯藥了,我干嘛要嫁給他,干嘛要現在定親,我還沒及笄呢”

肖蓮蘭說完,肖晟梁肖晟誠又對視一眼。

“好了,先坐下,這也沒外人,老實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肖晟梁笑道,肖蓮蘭坐下一陣臉紅,不好意思。

“哪有啊”

肖蓮蘭說完,二人笑了笑。

“哄鬼呢,這段時間你哪天不往外面跑,我都派人打聽過了,你經常去城北,還有臨港,挨著城北和臨港的中學都去過,說吧,看上哪家公子了,現在說還來得及,要是過了今晚,想后悔都來不及嘍”

肖晟誠笑了笑。

“是不是那個什么元甫兄啊,那個才學兼備之人”

肖晟梁也笑道。

二人笑著看著肖蓮蘭,肖蓮蘭低頭紅著臉。

“沒有啊,我只是覺得他詩比我做得好,算學,常學也比我好,才學也更勝于我,雖然我們只見過兩次面,但是他是第一個把我比下去的人,我只是想找他比試一番,勝過他就行了”

肖蓮蘭說完,二人笑著搖了搖頭。

“那你找到他了嗎,他是哪的人,要不我們也幫你去找找”

肖晟誠問道。

“應該是城北和臨港那邊的,他說他就讀臨港中學,但是我去過幾次,確一直沒找到”

肖蓮蘭看著二位兄長,說道。

二人對視一眼后,想了想。

“你還記得他的長什么樣嗎,要不你畫下來,我找人去問問”

肖晟梁說完,肖蓮蘭立刻站起,走到了一邊的抽屜邊。

“有,我給你拿”

肖蓮蘭找了一會,拿出了一幅畫像。

肖晟誠慢慢打開,肖晟梁則瞅近一看,立刻大驚失色,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臉色被嚇得極為蒼白。

“你怎么了”

肖晟誠看了看肖晟梁,問道。

肖蓮蘭也看了看肖晟梁,一臉疑惑。

“妹啊,你說的就是此人”

肖晟梁指了指畫上的人,問道。

“是啊,就是他,哥你認識”

肖蓮蘭一臉疑惑的看著肖晟梁。

肖晟梁定了定神,慢慢的坐了下來。

“妹啊,你知道他是誰呢,這么給你說吧,你嫁給那李棟秉對我們肖家來說就已經是高攀了,此人可不是我們肖家高攀都攀不起的啊”

肖晟梁說完,嘆了口氣。

“這人家世比李家還大,不會吧,我看他不像是大家出來的人啊”

肖蓮蘭聽后,還是一臉疑惑。

“他是當朝太子”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快乐十分湖南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论坛 股票*走势图平台 辽宁快乐12选5历史最大遗漏 11旺娱乐城网上百家乐 甘肃11选5中奖助手 体彩排列五200期 2018赌博家破人亡案例 北京快乐8开奖网站 君安在线配资开户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 海南飞鱼app 新疆11选5手机版 福彩排七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三期计划助手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