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僵尸世界:長生劫(10)

作者:太陽之外書名:泛無限游戲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20/08/05 14:29:41字數:2264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爭斗,方寒手持雷擊棗木劍這種鎮邪神物,哪怕發揮不出該有的威力,也早已不是一般鬼怪可以對付。

方寒用簡單的方法稍微清理了一下,就上-床睡覺了。

【恭喜玩家存活到第三天】

第二天一早,方寒還躺在溫暖的被窩里,房門卻被推開了。

方寒茫然的坐起身,雙眼無神地看著眼前這個身披道袍的大叔。

王道長看見從床上坐起的方寒,眼里滿是不可置信,他又快速地看了看四周。

方寒揉了揉自己的誰眼,打了個哈欠,懶散地問道。

“王道長,這大清早的就急急忙忙地沖進我房間有什么事嗎?”

王道長聽到了方寒的話,也是終于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然后了揮了揮拂塵,又變為高深莫測的樣子。

“貧道這是觀方少爺房間有些鬼氣,所以特地來看看。”

“那王道長看見鬼了嗎?”方寒問道。

王道長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那鬼已經消失了。”

聽見王道長這樣的回答,方寒卻是大聲笑了出來。

“哈哈哈——”

王道長卻冷下了臉,慍怒地問道。

“任少爺,你這是什么意思,貧道好歹也是擔心你的安全,為何如此羞辱貧道?”

“我可沒有羞辱王道長的意思,只是突然想起了高興的事情。”

“哼!晦氣!”

大罵一聲,王道長又揮了揮拂塵,轉過身向房門走去。

“等等王道長。”方寒突然說道。

“嗯?任少爺還有何事?”

王道長詫異地轉過身,看著方寒。

方寒不知從哪里掏出了一個玻璃瓶,里面盛滿了黑色的灰燼。

“王道長,這個你拿著,回去好好看看。”

王道長瞳孔收縮,差點連手里的拂層都掉在地上,不過他很快冷靜下來。

不動聲色地接過方寒手里的玻璃瓶,說了一句。

“貧道謝過任少爺了,這東西對貧道確實很重要。”

然后冷著臉走了出去,用力關上了房門。

方寒看著急忙離開地王道長,帶著微笑的臉慢慢冷了下來。

他和這個王道長徹底撕破了臉皮,昨晚的東西就出自于這個王道長之手。

而今早這個王道長就是來替他收尸的。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方寒活了下來,讓他大吃了一驚。

“他肯定想動作真格的了,不會向昨晚那樣小打小鬧,看來得提前作準備了。”

方寒起床用過了早餐之后,就帶著阿虎到了任府大院。

之前幾天,方寒一直都是避免與任府的其他人接觸,包括任母。

可是他發現他多心了,這些任府的人根本就沒有這層警戒心。

于是一大早,方寒就一路去了任府大院的藥房,因為他猜測這里也許有驚喜。

王道長也許今晚就會動手。

為了應付這種危險情況,方寒想要進階到道法二層,只有這樣才能調動雷擊棗木劍的威力。

不過這些都是方寒的第一層計劃,他還有第二層,就是找人一起干掉這個王道長。

鎮上的保安隊就是不錯的棋子,只要方寒許諾的利益夠多,方寒相信他們很樂意動手。

到時方寒負責牽制王道長手下的鬼怪,王道長就交給長槍利炮就行。

總歸到底,時代變了啊,這個王道長也是具備靈力的普通人而已。

管藥房的是任老爺的心腹任歸,見方寒需要一些上了年份的藥材。

他很熟練地就把一些滋陰補陽的藥材從庫存里放到了方寒面前,滿臉都寫著任少爺要的我都懂。

“放心少爺,這件事我保證守口如瓶。”

方寒看著這些藥材,都想從上去打這個任歸一拳,這都是什么玩意,他又不是腎虧,為什么這里的人內心都這么骯臟。

方寒咳嗽一聲,說道。

“老爺有沒有留下過什么珍貴的寶物放在這里,讓你轉交給我。”

任歸歪頭,作出一副正在回想的樣子,突然眼神一亮,說道。

“有的,少爺,老爺在死前對我囑托到,如果少爺來藥房,讓我把這這個轉交給你,我差點就忘了。”

任歸將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從柜臺的暗格里拿了出來。

方寒將盒子拿到手里,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經過這幾天的遭遇,方寒已經摸到了這個任老爺到底在想什么了。

今天到藥房,就是方寒的一次試探,想不到真應了他的想法。

方寒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讓阿虎守門,而自己則在房間打開了那個黑色的小盒子。

一枚黃色的小丹丸露了出來,里面還放著一張紙條,寫著:還靈丹

“嘖嘖,這任老爺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方寒不禁感嘆道。

然后一口將還靈丹吞進嘴里,盤坐下來慢慢煉化。

“靠,好熱!”

方寒感覺自己的胃里還想有一股火焰在燃燒,而且又擴大的趨勢,方寒有種預感,如果他不及時阻止,他可能會七竅流血而死。

方寒趕緊調動丹田里的靈力,沿著經脈,想要將這股火焰壓下來。

靈力如流水般,沖擊著胃里的火焰。

可令方寒沒有想到的,靈力的進入沒有讓這股熾熱消失,反而如熊熊燃燒的火焰加了油,燒得越來越大。

方寒突然明白過來,這還靈丹蘊含有巨大的靈力,如果用靈力鎮壓,這不是作死嗎?

隨即,方寒感進將靈力回調,順便把分布在經脈里的靈力都趕往丹田鎖死,讓靈力只進不出。

當方寒做完這些,熾熱感已經遍及方寒全身,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炸了。

“這就是想要作弊升級的代價嗎?”

方寒有些無奈,但已經到了這一步,說什么都是空的,方寒現在唯一的能走的就是挺住,慢慢引導那股巨大的靈力通往方寒全身。

這會對他的經脈造成巨大的負擔,可能會直接報廢掉。

可是方寒的慢慢引導,已經讓那股巨大的靈力有了暴走的趨勢,它不停沖擊著限制它的經絡。

方寒眼睛通紅,嘴角,鼻腔都有鮮血流出。

見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他咬了咬牙,狠下了心。

“管不了那么多了,拼了!”

方寒徹底放開了對那股巨大靈力的限制,瞬時,這股巨大靈力如開閘釋放的奔流一般,沖了出去!

方寒悶哼一聲,有吐出一大口鮮血,染紅了地面。

靈力沿著方寒體內無數條經脈逆流而上,沖擊著一切。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一定牛 股票怎么开户 广东11选5任八胆拖 保定哪期货配资做得好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广西快3开奖号码和值 燕赵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西11选5前三值选遗漏 天津时时彩号码查询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什么时间晚上什么时候 俩人玩扑克的新玩法 配资公司提供的账户安全吗 内蒙古快三玩法介绍 新疆福彩喜乐彩走势图 22选5最新开奖时间 3D试机号分析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