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僵尸世界:長生劫(12)

作者:太陽之外書名:泛無限游戲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20/08/05 14:29:41字數:2158

隨著方寒的咒語念完,那白色的雷霆落在王道長的院落里。

這是這個世界最純凈的力量,是天地元力。

隨著白雷落下,天地元力不斷匯聚在王道長的院落里的大紅棺材。

被不斷煉化的尸體慢慢睜開了雙眼。

方寒全身的靈力都在往雷擊棗木劍劍身匯去,處于空明狀態,他可不管王道長阻攔。

雷擊棗木劍的劍身已經通體發光,一道道電流環繞劍身!

滋滋——

法術完成,方寒大喝一聲,“去!”,一劍劈了下去。

滋滋——

雷光向外擴散,刺眼的亮光淹沒了整個房間!

轟——

屋外又是一聲悶雷,將漆黑的夜色點亮,如同一只沉睡的巨獸睜開了雙眼。

方寒眼前突然出現了一行白字。

【游戲進入最終階段,請持劍人做好準備!】

刺眼的雷光消失,方寒得以看清四周。

王道長依然不見身影,那幾只僵尸在地上留下了幾團灰燼。

方寒看著眼前小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這游戲怎么就進入了最終階段了?

“難道.......”

方寒回憶起了剛才王道長的話,若有所思。

方寒一拍腦門,吼出了聲。

“靠!中記了!”

方寒終于明白這個任老爺的布局,到底是為了什么。

方寒馬上對阿虎說道,“阿虎,你趕緊去鎮上找保安隊,讓他們將鎮子里的人帶往義莊!”

阿虎被方寒的話拉回了現實,他剛才被那股天威一樣的場景嚇得幾乎陷入呆滯。

“好的,少爺,我這就去辦。”

阿虎,兩腿帶風,跑出了房門。

方寒嘴角有些苦澀,他居然也被人利用了,而且是他主動跳進去的,這有些無法讓人接受。

說實話,他讓阿虎去通知鎮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擔心他們的安全,他只是想讓自己少些敵人罷了。

因為一直躲在暗處的任老爺蘇醒了,一切都是因為那句法咒,方寒引動了天地元力,注入到了一個怪物身上。

任府一個角落,王道長踉踉蹌蹌往前走著,一個不慎摔到了地面之上。

他滿臉恐懼,顫顫驚驚地望了望自己的院落那個方位。

王道長現在的腦海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逃!

逃得越遠越好,不能讓那個東西找到自己,哪怕自己是那個東西的締造者之一。

正當王道長想要起身繼續往前走時,他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東西。

王道長慢慢抬頭一望,只見一個穿著白衣但已經被血水染紅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手在滴血!

這個熟悉的面孔,王道長永生難忘,因為是眼前的這是奪走他摯愛之人。

“任....任老爺!”

“你....你.......”

王道長已經被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任老爺眼睛閃爍綠光,長著黑指甲的雙手全是血,他嘴角也被鮮血染紅,不時有血水滴落。

王道長渾身都在顫抖,他的心已經跌進了谷底。

“你..你把紅玲也殺了?!!”

王道長眼睛通紅,他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任老爺無動于衷,好像他的臉永遠都是這樣冰冷,他只是抬起自己血淋淋的雙手,抓住了王道長的脖子。

王道長想要掙脫,他調動靈力,施展專門對付僵尸的法印,拍在任老爺的胸口。

可是靈力卻在觸碰到任老爺的身體那一瞬間,直接潰散。

“怎么可能?!!”

不等王道長繼續想下去,任老爺按住了王道長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啊——

痛苦的哀嚎響徹在任府上空;

在不遠處的方寒聽到這聲慘叫聲,他往這個方向看了過去。

“這是王道長的聲音。”

任老爺的動作極為迅速,方寒在過道上,發現任府到處都是血跡,看不見活人,任府幾乎被屠戮一空。

而那些倒在地上的尸體已經化為一個個僵尸站了起來。

嗷——

張牙舞爪的向方寒抓去,方寒一腳就把撲上來的僵尸踢飛。

其實這些東西還稱不上僵尸,只是普通的行尸。

但要是它們吸足了血,就會很快化為白僵。

方寒灑出一把糯米,將周圍的僵尸擊退。

方寒趕緊趁這個空隙離開,現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趕緊離開任府這個危險之地。

但很不巧,方寒將一個行尸用雷擊棗木劍斬滅,一個紅色身影撲了過來,方寒一個翻滾多了過去。

紅影手上還抓著一具干尸,方寒依稀能夠從穿著認出來。

那就是王道長,他已經只剩下皮包骨了。

“任老爺!”

方寒大驚,這也太快了吧。

任老爺隨手一扔,王道長的干尸被丟在地上。

干尸落到地上,滾了幾圈,然后慢慢張開了嘴,站了起來,化為了一具渴望血肉的行尸。

任老爺襲擊方寒后,就站在那里僵直不懂,綠幽幽地瞳孔看著方寒。

方寒感覺自己全身發毛,他猜測。

這任老爺至少是飛僵級別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他能夠對付得了的!

方寒后背已經布滿了冷汗,拿著雷擊棗木劍的雙手都在顫抖。

任老爺站在那里就有一股巨大的壓迫力,讓人窒息。

這個任老爺之前已經吸光了任府除方寒,阿虎之外的所有人,而現在他又吸光了道行高深的王道長的全身血液。

等他消化后,恐怕實力還要在上一層樓。

方寒緊緊握住自己的雷擊棗木劍,讓自己的手不那么抖動,現在面對這樣的情況,已經超出了方寒的預料。

“又是這種必死的局面嗎?”

方寒喃喃自語,他還在細致觀察,也許還有逃脫機會。

方寒和任老爺就這樣對峙著,方寒沒有先發制人,他在等待任老爺的動作。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速度沒有任老爺快,他只能以不變應萬變。

但任老爺沒有繼續進攻,他面無表情,脖子左右偏移,發出咔咔的響聲。

過了一段時間,還是這樣。

方寒有些疑惑了,這個任老爺在等什么,為什么不繼續攻擊他。

方寒眉毛一挑,他試探性地移動自己的腳步,往后退。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秒速快三官 福建体彩11选5走势图1定牛 什么是股票融资 股票配资平台l选一直牛 理想论坛股票实战 安徽11选五遗漏数据 沪深配资正规吗 幸运赛车开奖网址 体彩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河北快3形态走势图带连线 深度理解股票 重庆快乐十分前三直走势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福彩3d近200期 山西快乐十分真准网 今日上海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