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一個滑鏟

作者:月下小白羽書名:九星靈寵店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20/08/05 21:30:13字數:2760

“這么垃圾的虎形靈寵我還是第一次見。”

“是啊,看起來還不如我隔壁家那條大黃,我感覺我上都能打得過。”

“我也覺得,等它跳過來我一個滑鏟,從它肚子下滑過,并用刀刀子把它肚子劃開。直接讓它內臟掉一地。或者直接原地后仰,把手里的長棍尖頭朝上抵住地面,老虎飛撲直接落地戳死。”

“確實,人與人是不能一概而論的,成人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可以打穿50m的鋼板,我小時候就打穿了20m的鋼板。”

看著這倆在自己面前比劃的初中生,以為遇見穿越同行的常韭忍不住問道:“小朋友你知道貼吧五虎上將嗎?認不認識艾瑞莉婭?”

“什么貼吧?艾瑞莉婭是游戲嗎?”

神農市大學城,龍尾區靈寵店門口,兩個初中生討論著艾瑞莉婭的名字毫無留戀的離開了。

在他們身后,正穿著白虎玩偶套裝招攬客戶的常韭一臉無奈。

現在的人都急功近利,渴望開局999,一小時精英級,而他店中唯一的靈寵卻是后期型,培育周期較長,現在已經越來越沒有市場了。

前世他的父母都是古生物學家,在他大學畢業時于神農架尋找神龍的蹤跡時不幸失蹤,只在神農架附近留下了一家負責救治收養受傷動物的寵物店,從此了無音訊。

直到五年后,常韭收到了由父母郵寄過來一顆神秘卵石,沒想到一覺醒來,就回到了自己大學剛畢業的22歲。

而且整個世界也與他之前所知大有不同,地球于五十年前發生改變,馭獸師超越科技成為了第一生產力,人類與靈獸簽訂契約,產生了超自然的強大偉力。

各個國家也于地球上的名山大川,奇域古跡紛紛興建特區。就像荊楚省現在經濟文化中心已經變成了神農架和咸陽。

在前世常韭迫于生計壓力,不得已將寵物店售出。而現在無論是彌補自己前世的遺憾,還是維護住父母存在的痕跡,已經飽嘗社會毒打,認為自己有能力經營一家寵物店的常韭,拒絕了校招決定將靈寵店經營下來。

只可惜時代變了,和前世的寵物店不同,靈寵店的等級無限拔高,基本就處于所有個體戶的頂端。

開設的難度,不亞于在平行世界中不禁槍的華夏開設一家槍店,除去申請者需要有強大的社會公信力不說,每個地區還有嚴格的名額限制。

也虧常韭父母在生物學界有著不小的名望,不然根本拿不到開設名額。

申請難,經營困難也不小,遠遠超出了常韭之前的想象。

就好比現在。

看著眼前的中年人,穿著白虎玩偶服跑不快的常韭被迫打斷思緒,陪著笑迎了上去。

“趙叔,再寬限一些時間,一個星期!糧食水電費絕對給您交齊。”接手三個月,處于旺季的常韭卻一單都沒有開。除去水電,就連自己和靈獸的伙食,都是賒保護區的。

“上星期你也是這么說的!這賬是公家的,保護區那邊催的嚴,我這也是沒辦法啊。”

常韭苦著臉,雙手合十彎腰請求道:“趙叔,您也不是不知道。我父母走了,我這也是剛接手還不熟悉,一星期我保證只要一星期,我絕對將欠的錢全部交齊。”

“唉,小常,這靈寵店真不是努力就能辦下來的,你看看龍頭區、龍脊區那些靈寵店哪天不風風火火日進斗金的?就你這龍尾區……

而且聽說龍尾區這邊又分配了一家靈寵店名額,馬上就要開了,到時候你生意更不好做。俗話說得好條條大路通燕京,年紀輕輕的又有大學學歷,去哪找不到工作呢?”

白虎玩偶中,常韭緊握滿是汗水的手掌,低聲道:“趙叔,我都知道。但這是我父母留給我最后的東西了。我想在試試。”

他前世在外漂泊了整整六年,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可心靈卻一直如同無根浮萍,對所在之地缺少歸屬感,現在他想要將根留下來。

“你這孩子。”趙河搖了搖頭,當初常教授在這里的時候,對他們保護區的工作人員都十分照顧,對他的兒子趙河實在是說不出重話。

“但是,靈寵店也不是你想辦就能辦下去的。”趙河猶豫了會,還是說道。

“什么意思?”常韭驚訝的抬起了頭。

“長痛不如短痛,還不如提前說出來,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靈寵店每年都需要進行考核,評定級別。只有達到標準才能維持級別,否則就是降級。而當靈寵店達不到一星標準時自然就要降級。”

聽到這,即便是在烈日下穿著密不透風的玩偶服,常韭還是感覺全身冷颼颼的。

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常韭問道:“趙叔,考核標準是什么?”

“一星考核標準,第一點,靈寵店中有一支能穩定繁育、血脈等級達到黑鐵的靈獸種族。”

聽到這,常韭松了口氣,自家的云霧藪雖然前期實力略差,但整體強悍,絕對達到了要求。

“第二點,靈寵店中需要有一名,實力達到精英期的御獸師!”

“這精英期的御獸師,該去哪兒找啊!”常韭頓時瞳孔一縮。現在靈寵店只有他一人,可他卻連御獸師都不是。天氣炎熱,略微有些脫水的常韭感到心力一卸,直接坐了下來。

嚇的趙河趕緊去扶,同時安慰道:“小常別那么倔。聽叔一句勸,別堅持了。現在靈寵店的名額十分珍貴,尤其是神農架這邊,如果你直接出售,也能換取到一筆相當可觀的錢財。”

“那我的房子能夠保留嗎?”常韭也不是頑固之人。如果努力就能解決的話他一定不會放棄,可御獸師需要天賦,沒有天賦再努力也不成。

“當然不行!”一名拿著折扇,身著唐裝,蓄著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生硬的加入了兩人的對話。他已經在遠處聽了不短時間了。

“靈寵店的資格是區政府特批的,同時綁定的還有地皮。這涉及到靈寵店升星之后的擴建。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同意將靈寵店出售,我一定會給你個滿意的價格。一百三十萬如何?”

“那算了,我沒興趣。”常韭冷冷的說道。

“一百三十萬,現在看起來確實多,但五年后夠買深城幾個廁所?”對于經歷過物欲橫流前世的常韭來說,錢這東西他還真不是很在乎,更沒必要為了錢去舔一些不給他好臉色的人。

精神上的缺失,往往不是物質能夠填補的。

“小兄弟,一切都可以商量啊。”中年男子眼神微瞇,以身居高位的氣場壓迫著常韭。

在他想來這種剛畢業的愣頭青在心神不穩的時候,遇見那么大一筆錢應該輕易同意的。

神農架保護區的靈寵店名額總共就那么多。雖然今年因為某些原因將會新開放數個名額,但無論是資格爭奪,還是相關審核,都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錢財。

直接拿下這個寵物店,將省去無數步驟,還能借著靈寵店擔保人常教授在當地的名聲,迅速打開市場,領先他們競爭對手數月時間。大幅度促進他們蛹恒集團的計劃。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常韭居然絲毫沒有反應,直接無視了他,轉頭對著趙河問道:“趙叔,離考核時間還有多久。”

趙河對唐裝男子似乎有些畏懼,躲避著他的眼神說道:“還有半個月,小常你好好考慮考慮,如果有其它想法隨時連續趙叔我。”

“嗯,我知道了。”常韭點點頭,對站在門外的唐裝男子說道:“抱歉,今天暫停營業。”

“砰。”的一聲,大門直接關閉。

唐裝男子手上的折扇也瞬間合攏,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而在門后,常韭則是驚訝的看著眼前閃過的串串文字。

“這是,系統?”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秒速飞艇最牛选号计划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浙江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三分彩开奖是一样的吗 有50万闲钱怎样理财k 深圳35选7大星走势图 北京快三走势图100图 幸运快3大小单双 快3二同号稳赚技巧 时时彩最好的平台排名 时时彩开奖最快的软件 深圳风采2011035期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中船科技股票行情 湖北30选5开走势图 双彩论坛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