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靈寵店寄養套餐

作者:月下小白羽書名:九星靈寵店類別:科幻小說更新時間:20/08/05 21:30:13字數:2177

“停手吧。”

看這女人連續扇了自己數個耳光,常韭終于不忍心開門道。

這下人群一下子就圍了上來,在白尾的威懾下才勉強保持著冷寂。

見狀常韭才道:“我理解你為自己女兒著想的心理,但這也并不能成為你侵犯他人利益的理由。”

說道這時,常韭平靜的看著人群外像是一株枯黃小草,含著淚水不知所措的小女孩道:“當然,孩子是無辜的。”

“對對對,孩子是無辜的。都是我的錯。常店長您看能不能送我,不。”看著常韭越來越冰冷的眼神,她才道:“賣我一顆。”

“周隊長,這幼靈丹的價格是多少?”常韭問道。

頓時眾人被噎的不輕,和這你買東西連價格都不問的嗎?這么豪居然不交水電費?這就是所謂的富人思維嗎?我要不要也不交水電費?

同樣滿腦子問好的周強干巴巴的咽了口唾沫才說道:“國內沒得賣,國外市場價的話,好像是1000美元。不過這是表面價格,還有有相應的購買名額總之絕對不止這個家。”

“嗯。”就在常韭準備想一個合理價格的時候,系統卻浮現了出來。

【警告:丹藥概不單獨出售】

【現推出黑鐵-青銅級靈寵寄養套餐:黑鐵單獨寄養收費每日600元,青銅單日寄養收費1200元;3日以上可選套餐一:增加12000元購買幼靈丹一顆;寄養套餐二:尚未開放】

【注:現開啟青銅級靈寵喂養套餐、黑鐵級靈寵喂養套餐;靈寵店食材區尚未開放,套餐食材需宿主自行購買。】

【注:一千元現金兌換一點靈緣值。】

【十點靈緣值兌換一枚幼靈丹】

常韭憑借滿減活動拼出來的數學智慧飛速計算,十秒后終于給出了一個合理價格道:“之前的寄養費,總共十五天按照兩百元一天算,總共是3000元。這個你沒有問題吧。”

“當然沒有問題!”張萍小雞叨米一般點頭,說不出的安分。

“那現在就是幼靈丹了。”

說道這個,在場的所有人基本上都側身豎起了耳朵。

“作為一家靈寵店,我的服務宗旨永遠是為大家提供最好的靈寵,最好的培育服務。而不是出售丹藥。所以本店一切丹藥概不單獨出售。”

“啊!”一片哀嚎。眾人像是被停了風的稻草,瞬間又站直了

“但是!”

兩個字一出來,東風瞬間又壓倒了西風,再次崛起了耳朵。

“現在本店推出寵物寄養套餐...”常韭迅速的將系統的套餐準則說了一遍。

“所以只要寄養三天以上,便可獲得幼靈丹購買資格。當然這枚幼靈丹只能讓寄養的寵物直接服用,概不出店。”

不過常韭話音剛落,人群中就有人嘀咕道:“還說什么不出售丹藥,現在好了直接來個捆綁銷售。整個神農架就你一家一星破店,就一個寄養服務,收的還比誰都貴!”

“是啊,其它店最貴的也就他一半的價格。”

“真就以為得到了幼靈丹就能為所欲為了唄,就這十顆,看他用完了怎么辦。實力不行搞這些歪點子,總有一天會倒臺。”

“不過話說回來,出這一萬五千多塊錢,換一顆幼靈丹也值了。國外黑市少說也得5000美刀,要是來電市場波動,價格都能炒到一萬去。這倒是。”

對于人群的討論,常韭不置可否,因為某些人就是得寸進尺滿足不了的,你就算不賺他錢,他還想你除去運費的進貨價,你就算給他進貨價,他還想你八折,你給了八折他又希望你白送。你不送最后他還怪你小氣,反正就是不會你的好。

他剛才也抽空看了一眼系統的套餐食材,黑鐵級靈獸一天所食用的基本就在500元,也就是說每天常韭才賺100元而已。前世普通寵物店寄養也就這個價了,可以說是相當良心。

“那我。”張萍糾結良久終于開口問道。

“你算特殊情況,直接付一萬五就能得到得到一顆幼靈丹,同時算清楚前面的賬單。”常韭道,他估摸著憑張萍的性格,她之前的好處費絕對不止一萬,所以也沒給她來個減免。

而張萍的境遇也確實在常韭意料之中,她當初整整得到了兩萬元的好處費。當然這不能表現出來,作為困難家庭演還是要演的。

但就在張萍咬牙切齒了一番準備拿錢出來的時候,人群中又有人叫道:“常老板,你那么有錢,這顆幼靈丹直接送人家得了,她也不容易不是。”

“剛剛這句話誰說的?”常韭劍眉倒豎,第一次對人群展現了憤怒的神色。

見狀人群如波浪般排開,露出了中間一名穿著國外潮牌的青年。

青年沒想到這些人這么不給力,只能梗著脖子道:“我說的怎么樣?”

“呵,想讓別人當好人?你自己總先得表示一下吧?”

“我哪有您有錢啊,開著靈寵店,買著幼靈丹。”青年就一鍵盤俠,那想自己出錢。

“那簡單,你不是看她們不容易嗎?今天我就陪你玩玩,你今天捐一塊,我就少她們十元錢,你能捐一千,我就少她們一萬元,你要是能捐一萬,我倒貼給她們八萬五!”常韭怒聲道。這真不是他有錢,而是他料定這小子沒種。

“我曹!常店長豪氣啊,小兄弟你這都不跟?”周圍人看熱鬧不嫌事大,紛紛起哄。

青年臉上頓時一塊紅一塊白像是開了染鋪,在張萍希翼的眼光中,只能狠狠說一句:“好,你給我等著,下次別讓老子給抓住了!”

常韭現在也才二十五歲,哪能讓他痛快的放完狠話,當下就接嘴道:“爺!別下次啊,我這不就在這等著嗎?還有您下次就別來了,我店中不歡迎,用不歡迎。”

青年人二十歲的人了那受過這氣,抹著眼淚泡開后就拿出手機撥打了個電話道:“姐,你弟弟我被人欺負了!”

另一邊的人也紛紛心滿意足的散去,覺得常韭寄養套餐不值的人吃飽了瓜,覺得值的人則回家準備寄養適宜。生怕名額被搶了。

張萍則將手中的錢點了又點,最后終于是交到了常韭手中。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云南11选5专家预测推荐 海南4十1历史开奖记录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快乐十分买法技巧 pc蛋蛋在线开奖工具 pk10北京pk拾 上海期货配资网 福建22选5规则 青海西宁体彩十一选五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 上海福彩时时乐开奖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晨光生物股票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稳赚 七乐彩百度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