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提醒木藍

作者:金鈴動書名:極品飛仙類別:玄幻奇幻更新時間:18/03/30 22:03:51字數:4290

求訂閱!

琴雙的身形落在了大地之熊的身旁,目光望向單封天和老一諾,心中就是一凜。

黃金后期果然不簡單,如果自己不動用儒道之術,根本不是對手。

“你們干什么?”單封天目光冷然地掃過那些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十幾個人。

那十幾個人從地上爬了起來,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老者,滿臉羞怒地望著單封天道:

“峰主,琴雙她一個新進弟子何德何能,帶著天丹峰弟子參加大比?參加大比也就罷了,憑什么要將天丹峰的資源完全傾斜給她?而且天丹峰的資源不夠,還要我們奉獻原本屬于我們的資源?

我們天丹峰什么實力,峰主你不知道嗎?

到時候耗費了大量的資源,只換來天丹峰的精英弟子都被打成了殘廢。剩下的天丹峰資源枯竭,和一些沒有天賦的弟子,你這是要毀了天丹峰。

我們這些人只是反對一下,就被你弄出一個什么上品長老和下品長老,大幅度減低了我們的福利,我們今天就是要看看那琴雙究竟是一個怎樣妖言惑眾的人。我們要教訓她。”

“是嗎?”單封天的臉色更冷:“你們可知道門規?即便是弟子的洞府,也不允許任何人,即便是門主,也沒有權力在為征得弟子的同意,擅闖他人洞府,一旦發生此事,必將嚴懲。”

“我們這是為了天丹峰……”

“閉嘴,規矩就是規矩,你們應該慶幸有這只大地之熊擋住了你們,更應該慶幸琴雙沒有在山谷內,沒有被你們所傷,否則,即便是你們是長老,在門規之下,也是定斬不饒。即便是如此,你們也要去回風崖面壁十年。”

“我們不服!峰主昏聵,天丹峰勢必要毀在你的手里。我們要脫離天丹峰。”

“好,你們的請求本峰主答應了。”單封天臉色鐵青道:“不過,我的懲罰在前,所以你們要在回風崖呆滿十年,才可以脫離天丹峰。”

“我們不去!”十幾個長老臉上現出慌張之色。

“砰!”

單封天的身形猛然奔掠而出,在空中拉出了一道模糊的殘影,耳邊聽到連續而密集的“砰砰”聲,隨后便再度看到那十幾個長老倒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每個人都口鼻噴出了鮮血。

單封天的身形重新落在了琴雙的身前,凝聲喝道:

“大長老!”

“在!”

“把他們押進回風崖!”

“是!”

老一諾望著那十幾個摔在地上的長老,陰聲笑道:“你們是自己爬起來走,還是我在揍你們一頓,然后用車推著你們走?”

“我們……自己走!”

十幾個人臉色灰敗地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的肌肉抽動著,一看就是被單封天傷得不輕。一個個不敢再違抗單封天和老一諾,而是將目光憤怒地瞪向了琴雙。琴雙冷聲道:

“你們幾個以后最好不要再冒犯我,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們。”

“哼!”

十幾個人既羞怒又不屑地看了琴雙一眼,轉過頭,在老一諾的押解下,向著天丹峰走去。

琴雙的臉色一沉著,伸手抓了抓大地之熊的肚子道:“謝謝!”

“嗷嗷……”

大地之熊連比劃帶吼叫,讓琴雙得知,這些人進入山谷,便大叫著要琴雙出來,而且還要闖進琴雙的木屋。這才激怒了大地之熊。那木屋連大地之熊都不讓進,沒有琴雙的允許,大地之熊自然不會讓他們進去,所以大地之熊便從山洞內跑了出來,和那十幾個人大戰了起來。

“琴雙……”

琴雙擺擺手止住了單封天,淡淡地說道:“那些人早就應該從天丹峰剔除,在我看來,都應該收回他們的修為,將他們從宗門中剔除。這樣的人只有自己,心中是不會有宗門的。”

單封天神色微怔,繼而陷入到沉思之中。

琴雙不再理會單封天,實在是在心中對他也有不滿,做事太不干凈,竟然能夠讓十幾個長老跑到她的山谷。陰沉著臉走到山谷口,腳步不停地地凝聲喝道:

“怎么?不用修煉嗎?”

“轟……”

浪不平等人掉頭就向著山谷內跑去,誰心中都知道琴雙今天心中不爽,可不愿意這個時候被琴雙當成了發泄怒火的對象。

琴雙走進山谷,便見到那些人都規規矩矩地站在那里,目光尊敬地望著她。這些人通過琴雙傳授給他們的九宮劍技第一式,便對琴雙再也沒有懷疑。那九宮劍技是他們生平見到的最厲害的劍技。

說句實話,如果沒有琴雙由淺入深,詳細的講解和親手演練,他們感覺只是這第一式,就足夠讓他們領悟幾年的。

琴雙站在他們的面前,也不廢話,直接開始傳授九宮劍技第二式。待傳授完第二式之后,便直接離開了山谷。而此時那老一諾也早就回來了,和單封天一起回憶琴雙對九宮劍技的講解。

琴雙離開了山谷,便直接去了和木藍相會的地方。見到木藍之后,在沒有傳授他暴風劍技之前,先是將今天發生在山谷口的事情說給木藍聽,然后對木藍道:

“如果你的山峰也有著那樣的長老,我看你不如找機會挑他們一些毛病,直接將他們趕出天器峰。否則,留著這樣的人在,會是一個麻煩。”

木藍思索著點點頭道:“我會注意。”

琴雙只是盡自己的一份心力,至于木藍聽不聽,她也不在乎,便對木藍道:

“我今天便傳你暴風劍技。暴風劍技只有六式,我今天傳給你第一式。”

待琴雙回到山谷的時候,琴雙心中的氣已經消了,見到單封天和老一諾還在山谷內等著自己,便知道他們在等什么,帶著兩個人進入木樓,便取出了筆墨紙硯。單封天急忙幫著琴雙鋪平紙張,而老一諾為琴雙研磨。琴雙便開始將九宮劍技謄寫出來。

九宮劍技只有九式,琴雙只是花費了不到兩刻鐘的時間,就將九宮劍技謄寫完畢。然后將紙張用針線裝訂成冊,在封面上寫下了四個大字:

九宮劍技!

求月票!求推薦票!

电玩城捕鱼达人千炮版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官方下载 _澳门百家乐策略 辉煌棋牌官网首页 陕西11选5怎么玩 现在做什么网站赚钱 甘肃快3助手 六肖中特期期准选一 王者码头手机打鱼 好运彩彩票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9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手机捕鱼微信 手机麻将下载 捕鱼游戏平台手机版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下载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